耶鲁投资大师史文森,改变整个资管行业的男人

作者: 方凌
他是高瓴资本张磊的导师,也是“机构中的巴菲特”。凭借一手开创的“耶鲁模式”,放弃华尔街高薪的他带领耶鲁大学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学校之一。他是怎么做到的?

2021年5月6日来自耶鲁大学的一则消息让全球投资圈都感到惊讶和悲痛。掌管耶鲁投资办公室数十年的首席投资官、被许多人视作“机构中的巴菲特”的投资大师大卫·史文森在前一日因癌症逝世,享年67岁。

耶鲁校长Peter Salovey在声明中宣布了这一消息。他在开头写道,在与癌症进行了长期且勇敢的斗争后,大卫·史文森在5日晚间逝世。就在周一,史文森还和他的老朋友兼同事Takahashi讲授了投资分析这门课这一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他们两人共同执教这门课已经长达35年的时间。

他是一位杰出的同事、一位亲爱的朋友、也是许多人敬爱的导师,后人将受益于他的奉献、才华和慷慨。

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大卫·史文森还有一个为人熟知的身份,那就是高瓴资本张磊的导师。

张磊在纪念文章《传奇永不落幕 —— 纪念大卫·史文森》中提到,这位全球机构投资界的传奇先驱已经与癌症斗争了九年。

也正是在张磊的文章中,让世人了解到这位享誉全球的投资大师拥有的宝贵品质:豁达乐观的心态,让他在长达九年与病魔缠斗的时间里保持了决心和信念;对事业充满激情的热爱,支撑着他在人生最后时刻还在为学生上课,耐心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回忆里的大卫,永远如最初那天见他的样子,在阳光下,在自己深爱的大学走廊上,与年轻人一起开怀大笑。

人生的转折点:领导耶鲁捐赠基金

大卫·史文森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他在耶鲁主导的“耶鲁模式”,这也是现在许多大学和基金会奉行的标准。

正如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所说的那样,大卫革新了机构投资的格局,他的思想也在耶鲁之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视作“机构投资中的传奇人物”。

回顾他的传奇人生,史文森和耶鲁的缘分始于1975年。

耶鲁大学校友杂志2005年的一篇文章写到,史文森作为一名经济学研究生在1975年来到耶鲁时就爱上了这个地方,他表示自己从未遇到过这么多热爱思想的聪明人。在耶鲁期间,史文森跟随两位经济学家学习——分别是诺贝尔奖得主James Tobin以及经济学教授William Brainard,并遇到了他一生的挚友Takahashi。Takahashi在1986年加入耶鲁投资办公室,也就是史文森加入的后一年,两人一起开创了知名的投资模式“耶鲁模式”。

1980年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先后就职于当时华尔街知名的两家公司所罗门兄弟和雷曼兄弟。在所罗门兄弟公司期间,史文森主要为公司和公众客户提供财务建议和服务,与此同时他还提出了掉期市场的概念(swap market)。1982年,史文森加入雷曼兄弟担任公司财务的高级副总裁,并指导掉期市场子公司,到1985年该业务规模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

不过在华尔街工作了6年之后,1985年,31岁的史文森毅然决定放弃华尔街的高薪,领导耶鲁投资办公室,管理其数额庞大的捐赠基金,这意味着他要减薪80%

当时耶鲁捐赠基金正需要一位新的基金经理,时任耶鲁大学教务长的Brainard向史文森伸出了橄榄枝。当时史文森从未管理过机构投资组合,Brainard回忆道,“尽管这看起来是一个奇怪的选择,但是我对此并不担心”。

毫无疑问,史文森的能力能让他在华尔街赚得远比在耶鲁多得多。

对于自己的这一个选择,史文森曾表示,“我喜欢华尔街的竞争,但是——我不在这里做价值判断——那不是适合我的地方,因为最终的结果是人们试图为自己赚很多钱,那不适合我。”

1985年4月1日,史文森正式开始了自己在耶鲁捐赠基金的投资生涯。在他的带领下,截至2020年6月30日,耶鲁捐赠基金总额达到312亿美元,较1985年管理之初的10亿美元大幅增长。

根据耶鲁投资办公室官网,耶鲁捐赠基金过去20年来的年回报率达9.9%,居于市场领先地位;过去30年的年回报率更是达到无与伦比的12.4%。

捐赠基金的大幅增长也使耶鲁大学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学校之一。1985年时,捐赠基金提供的资金仅占耶鲁支出的十分之一,而到了2019年占比已经提高到了三分之一。捐赠基金不仅覆盖了耶鲁教职工的薪水,还为半数以上的学生提供经济支持。

重振耶鲁捐赠基金

在耶鲁大学前校长Richard Levin看来,鉴于捐赠基金的表现,史文森是耶鲁大学历史上最大的捐赠者,他的影响也远远超出了耶鲁大学的校园。

如果说数字仅仅是史文森巨大影响力的一个证明,那么他的投资思想更是宝贵的财富。

史文森的竞争对手和挚友、哈佛大学捐赠基金的前负责人Jack Meyer这么形容史文森:“大卫是第一个意识到,积极的多样化投资、对经理人的深入研究和耐心是有回报的”。

理解史文森的出色表现必须先了解一个背景。

史文森曾在《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中专门用了一个章节来解释捐赠基金的目的。对于美国众多大学来说,捐赠是其重要的来源,教育机构将捐款积累起来成立专门的捐赠基金,作为相对独立的收入来源,可以使高等学府保持独立性、增强稳定性并创造优越的教学环境。

拥有最大捐赠基金的学校会变得更加富有,因为它们的相对回报和绝对收益往往都要更好。

但是史文森接手时,耶鲁捐赠基金管理不善已经有一段时间。1968年至1979年期间,当时处于高通胀和股市表现不佳的时期,它的购买力下降了45%,开支冻结、耶鲁成立的一家管理捐赠基金的外部公司被解雇了。

在史文森看来,要成为一个出色的捐赠基金管理者需要有两个目标,一个是要关心保持投资组合的购买力,另一个是尽可能多得为运营预算提供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耶鲁大学将超过四分之三投资于美股、债券和现金。在史文森看来,这样的投资组合多样性显然是不够的:把太多的钱投入美股和债券,让耶鲁承担了太多的风险,也错失了太多的投资机会:比如外国股票,房地产、石油、天然气、木材等实物资产,PE,绝对收益等。

在《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中,史文森写道,另类资产类别可以提供强大的工具,帮助投资者通过充分分散化的组合降低风险;具体而言,绝对收益策略和实物资产投资可以作为分散化手段,而私人股权投资具备提高组合回报的潜力。

这种分散组合的能力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中尤为突出。

彭博2019年的一篇文章提到,在耶鲁大学截止2000年6月的财年中,即纳斯达克指数达到峰值的时候,该校的捐赠基金投资组合回报率为41%,是当时捐赠基金平均回报的三倍。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接下来12个月,随着股市暴跌,耶鲁的分散投资组合获得了9.2%的回报。

史文森投资生涯中的最大考验可能是金融危机期间。

截止2009年6月30日的财年,耶鲁捐赠基金的回报率为-24.6%,当时全球股市下跌近30%。根据耶鲁投资办公室2009年的年度报告,基于56亿美元的投资损失、12亿美元的运营预算分配、2亿美元的其他调整费用,捐赠基金价值降至163亿美元。最终耶鲁捐赠基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回到危机前水平。

参考资料:

Yaledailynews(2021年5月),“David Swensen, Yale’s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dies at 67”

华尔街日报(2021年5月),“David Swensen, Yale Endowment Chief Who Changed the Course of Institutional Investing, Dies at 67”

彭博(2019年9月),“How David Swensen Made Yale Fabulously Rich”

Yale Alumni Magazine(2005年7月/8月),“Yale’s $8 Billion Man”

高瓴资本(2021年5月),《传奇永不落幕 —— 纪念大卫·史文森》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