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房价上涨催生财富暴涨,全球新增520万名百万富翁

作者: 周智宇
放水粉饰了财富的实际变化。

如何跻身全球财富1%的行列?瑞信说,拥有超过100万美元净资产。

这大概是在中国一线城市拥有一套百平米住宅的水准。而在去年,拥有百万美元资产的人群新增了约520万名,达5610万人。

瑞信研究院在6月22日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中指出,去年全球各地政府和中央银行为了应对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采取各种 “放水”政策,使得全球财富在疫情初期下跌之后,迅速反弹,最终免于遭受冲击。

瑞信国际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官Nannette Hechler-Fayd’herbe指出,这些干预措施在取得成功的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代价。在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上升了20个百分点,甚至更多。公共部门对于家庭的慷慨解囊让家庭可支配收入一直相对稳定,在某些国家甚至有所上升。

只不过这场造富运动源于放水,随着美联储等主要央行不断放风收紧流动性,未来利率上升将成为压制资产价格的主要因素,届时潮水终将褪去。

瑞信统计的数据显示,在去年1-3月份期间,全球家庭财富总额损失了17.5万亿美元,相当于下降4.4%。

这一局面在6月底基本得到扭转:去年下半年,全球多个主要市场股市一路攀升,美国三大股指甚至在年底前创出新高;全球房地产市场也得益于整体乐观的情绪基调,以多年未有过的速度增长。

瑞信认为,来自计划外储蓄的意外之财和现行低利率让房地产市场于2020年下半年回暖。最终的结果是,大多数国家的房产所有者在这一年的净回报高于平均水平。

从全年来看,2020年全球家庭财富增加了28.7万亿美元,达418.3万亿美元。按现行美元汇率来算,财富总额增长了7.4%,成人人均财富增长了6.0%。

拥有资产的多寡成为去年这场造富运动的分水岭,贫富差距在去年这场全球放水中,进一步扩大。

瑞信指出,投资组合构成、收入差异是导致贫富差异加剧的两个主要因素,这使得拥有不同资产的人群在过去一年里财富增值情况出现差异。

举例来说,那些资产中股票占比较高的群体,例如中老年人士、男性和一般较富裕群体,其财富积累往往会更好。大多数市场的房地产所有者都因房价上涨而获得了资本收益。

同时,在许多高收入国家和市场,紧急福利和就业政策补偿了工人或企业的收入损失。缺乏收入支持的国家里,弱势群体受到的冲击格外严重。

最终结果则是,超高净值群体(个人资产净值超过5000万美元)人数增幅在各分级中增长最快,达24%,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从中国市场的表现看,截至2020年底,中国大陆拥有合计530万名百万富翁,占2020年全球百万富豪总人数的9.4%,排名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020万人。

而中国超高净值人士较2019年新增9830人,达28130人,也仅次于美国。预计到2025年还将新增23940名超高净值人士。

瑞信指出,在中国,房屋产权较多集中在高净值群体手中。

2020 年底,中国成人人均财富比一年前增长了5.4%,成人总资产增加了6.3%。瑞信指出,总资产增速超越净资产的原因在于债务增速超过了资产增速,从全年看,中国成人人均债务增长了14.6%。

报告起草人之一、英国经济学家Anthony Shorrocks也对这场造富运动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指出,如果抛开资产价格上涨的因素,全球家庭财富很可能已经下降。在金融资产较少的低财富阶层,财富趋于停滞不前,甚至在许多情况下出现倒退。

Anthony Shorrocks认为,一些基本因素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我修正。举例来说,利率将在某个时刻开始回升,而这将对资产价格形成打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