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大鳄九坤投资的600亿进击之路

作者: 孙建楠
六座城、十一个机构、逾六百亿

在中国私募界,九坤投资是很神奇的所在,他是量化投资机构的“四大天王”之一,但却走了和其他公司不尽相同的发展之路。

它由两位同在海外量化大厂工作的同事共同创立,两人几乎不分上下的持股了绝大多数的投资平台,这点也很不“海外”。

它曾先后有十一家投资机构(数量远远多于另外的“天王”机构),在六个城市注册,这点也很不寻常。

它近期还在协会备案了一家注册于海南的私募“合伙企业”,有望推动它们成为第一家进军海南的量化私募巨头。

但最有趣的还有它的身世,它的文化,以及它与量化私募市场相伴相生的成长过程。

一切就仿佛的它的名称,九坤,“亦中亦洋”,“亦古亦今”。

(下图为九坤的官网logo)

量化“尝鲜者”

2011年,在华尔街量化巨头世坤投资工作的王琛,萌生了在中国创业的念头,同时一起创业的还有他在世坤的同事姚齐聪。

两人依据易经的卦象为新公司命了名,“极竞天数为九 厚德载物为坤”,这家新生的量化投资机构定名了九坤。

这个当时默默无闻的名字,恰如同当年的量化投资策略一样寂寂无名。但日后却创造了超过600亿的资产受托规模,并跻身行业规模最大的几家量化机构之一。

王琛和姚齐聪两个人的简历也十分有趣。

王琛毕业用清华大学,仅用8年时间就完成了本科到博士的学习,而且是数学物理学士和理论计算机博士的学历,妥妥的学霸。

姚齐聪的毕业学校则是北京大学,他是数学学士和金融数学硕士,北大数院的天才氛围如今已名满网络,姚齐聪的能力可想而知。

两个并列国内超一流且互不卖账的大学的数学学士,却碰撞出来一个行业地位卓然的量化投资机构,不能不让人感叹“缘分弄人”。

海外“炼金炉”

王琛和姚齐聪所在世坤投资,在业外知名度平平,但如果提起华尔街鼎鼎大名的千禧年投资,知道的人就多太多了。

后者是海外知名的量化对冲机构,相当长时间是仅次于文艺复兴的天字第二大量化机构。而世坤投资的管理团队和千禧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关系。

总结起来,王琛和姚齐聪的量化认知,大概率是出自天禧年这一系中。

事实上,天禧年和世坤投资构成中国量化投资的一大流派,包括百亿级的量化机构灵均投资的总经理马志宇、星石投资副总经理郭希淳都早年都曾在世坤投资任职。

世坤投资的特点是善于搜集量化领域的alpha策略,它们雇佣最聪明的新兴市场的学生来帮助研发策略,然后由身处北美的基金经理来运用。这个公司一直走的是小而美的“精品店”路线。

这一切对于中国量化人才而言,或许都是冥冥中的注定。

上合“天时”

王琛、姚齐聪进入中国市场的2011年可谓恰逢当令。

2010年中国A股市场诞生了首张股指期货合约,这不仅意味着A股市场多了一项衍生品交易工具,更对本土量化投资有着难以低估的深刻影响。

衍生品的出现,令得中国投资市场套利对冲的操作空间陡然丰富,更让海外成熟的量化投资策略得以有了用武之地。

细查可以发现,中国目前的主流私募机构绝大多数成立于2011年~2014年,这是中国量化投资界的“天时”。

而就在“天时”将将打开之时,王姚二人创立的九坤投资来了。

在此之前,单纯投资股票的权益多头私募机构,占据了国内私募版图的绝对主角。

但此后,这个市场里出现了一个用计算机程序来“收集”市场阿尔法的量化机构。这个改变市场生态的程度,这就如同在白垩纪早期引入了食肉的迅猛龙。

开启百亿进化之路

王姚二人的投资基因是量化投资,九坤投资的英文名字Ubiquant一词,就有着“量化无处不在”的含义。

或许是因为早期的策略实在太好了,九坤投资早年走的是自营投资之路,它们以自有资金进行投资,也试验了诸多量化模型,并完成了初步积累。

低调发财的背景还有一个,2015年之前,基于主观选股的策略太出风头了,投资者、代销机构忙于挖掘牛人和牛基金经理,大家没有太多动力来认识新的策略。

这个情况在2015年后得到了改变,在老策略“偃旗息鼓”之后,包括银行信托在内的理财资金着重选择风控好且有一定收益的产品。至此,量化产品正式走上前台。

2016年,王琛和姚齐聪做出决定,全面开启募资业务,他们拿出量化对冲、指数增强、CTA等全产品线产品。

这其中的一个切入点就是CTA商品期货策略,受益于当年及其后几年黑色系品种的高波动行情,九坤旗下的CTA产品业绩大爆发,一举带动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上了新台阶。

收益瓶颈和再起步

2017年,九坤投资和许多量化机构一样,经历了“量化小年”。背后原因可能同期货资产的相对偃旗息鼓欧冠。

但这一年,A股“核心资产”成为行情引爆点,A股迎来了一轮价值投资风潮,大票表现优异。

但这对量化资产是很糟糕的局面。

风格的极致化和行情风格的陡然切换是量化投资的软肋,以至于王琛当时也曾发表评论:“2017年对中国量化私募是最艰难的一年。”

他当时还称:2016-2017年,即使有20%的超额收益,由于市场负基差严重,每年要反过来倒贴10个点的对冲成本,再算上股指期货较高的保证金,产品想做到正收益难上加难。

“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喝不上”,2017年的考验对量化机构而言可想而知。

2018年,九坤投资迎来“翻身战”。随着量化模型快速迭代,加之市场散户出现大量冲动交易,王琛、姚齐聪又亮出了看家的高频策略,九坤重拾投资业绩。

业内的头部量化机构也迅速拉开差距,市场上更是出现了“北九坤,南幻方”的说法。

业绩突出,引来大量追逐的资金,九坤的管理规模迅速突破80亿元。

但客户资金的汹涌而来,显然会让投资策略处处承压,九坤投资迅速启动“封盘”——不再接纳新资金。并等待新的策略完善后再行开放。

Alpha+Beta

2019年开始,A股的蓝筹行情开启,九坤为代表的量化巨头,调整主要策略,转而通过指数增强型产品大规模吸纳资金。

这意味着主力的量化巨头开始在alpha之余,收割市场的beta收益。

这是一个重要的转身,也是量化投资机构自己发掘到的中国式成长之路。

不管分歧和争议怎样,但在过去几年里,这个方案赚钱效应显著。量化巨头的规模不断“滚雪球”。到了2021年,九坤投资的管理规模接近600亿元。

此后,九坤再次启动封盘,暂停了旗下股票多空、指数增强的新资金申购至今。

平分股权“据点”众多

任何资管机构的发展都离不开创始人和治理机构的考验。但九坤似乎,奇迹般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解决方案是,“均分”股权。

据天眼查,九坤投资在六个城市先后注册过11个公司。其中绝大多数公司的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是王琛

包括:海南垂云私募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坤比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海南坤鹏科技有限公司、青岛九坤韬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九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玖宽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比特智汇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坤泰九方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青岛坤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但叠加九坤的11家公司中,有10家公司的股权安排为王琛与姚齐聪平分,或者持股比例完全一致。这种持股模式在私募行业中极为少见。

从上述机构名称中,九坤投资旗下有三家科技机构,比如海南坤鹏科技有限公司。

资事堂最新获悉,这家机构作为出资人,最新备案了一家私募——海南垂云私募基金。

这家私募办公地址在海南三亚。

梳理发现,九坤投资的办公据点从北京已扩至上海、深圳、淮安、青岛、三亚多地,这在百亿私募更是罕见。

今年年初,九坤投资曾强调自身定位为科技公司。中国本土量化投资规模已破万亿元,各家头部私募正在冲击千亿量级,九坤投资启动如此多的“据点”,究竟意欲何为?

这或许是下一个十年它们需要回答的问题。

想了解更多内容欢迎进入资管读者群交流,加小编芝士糖好友入群(微信号:cpt20180918)。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Joyning
举报

什么是量化投资? 简单讲就是 短线 概率 博弈, 就是 一毛 一毛的赚, 只要频率高,业绩就高, 但是一遇到大行情,转到的100块瞬间 赔进去还不止。 价值投资呢对冲的时间轴。一毛钱进去,可能几天还是一毛,然后几年看过去后,变成了10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