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吃八块钱肠粉的大佬,还未上岸

作者: 周智宇
从玩资本到做实业,很难成功。

过去几个月里,我们看到了部分房企爆雷。而创始人、实控人的所作所为,深刻地影响着投资者,是否对这家公司还有信心。这是决定公司命运的关键所在。

如果老板们都不想救、不爱自己的公司了,那还指望谁跟你一起同船?

华尔街见闻推出“危机中的大佬”专题,将目光聚焦在那些爆雷房企的实控人身上,构成观察房企和行业的另一个视角。

深圳西丽,一家装修简陋的小店,几把红色的塑料凳子,一个穿白衬衣的中年男子,正埋头吃着一碗不知道什么口味的米(肠)粉。

很难相信,这个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上班族的男人,会是那个掀起万宝之争风云的“野蛮人”姚振华、姚老板。

有人从中看出了励志:大富豪也这么拼,有人则看出了落魄,姚老板的日子真的不好过了。

2015年,姚振华携巨资撞开万科大门、让王石也栽了跟头,最后套现几百亿顺利离场;2017年开始投身实业,造车、造手机, 没想到今年翻了船,四处欠债,已经违约了。

7月开始,宝能系接连爆出裁员、供应商讨债、理财违约等,资金危机逐渐公开。姚振华也从一个身价百亿的富豪,变成了一个欠债不还的老板,宝能系的资金缺口预计超200亿。

姚振华自认是个“知识分子”,想成为实业家。但过去20多年间,他的声名均来自资本运作、加杠杆冒险。然而,从一个资本狙击手变身实业大佬,这个高段位的游戏,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

杠杆加得多高,跌落就有多深。深陷债务危机的姚老板不知何时才能上岸,他的实业梦想,也被无限搁置了。

欠债难还

人生犹如过山车,姚振华肯定体验深刻。

清仓万科A套现数百亿才一年半,宝能就陷入了资金链危机。

今年7月,宝能汽车的供应商在前海人寿总部门口支起了帐篷,上面写着:宝能还钱。宝能的困境浮出水面。

多位前宝能员工告诉华尔街见闻,在此之前的半年,宝能其实就已经裁员、拖欠供应商资金,遍布汽车、物流、生鲜等多个业务板块。

10月下旬,上市公司中炬高新在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函》中,将宝能集团的负债情况公之于众:截至9月底,宝能集团有息负债合计1927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

目前,已经发生了债务违约,宝能被法院执行19笔,金额180.31亿元。

此外,宝能近期理财产品兑付合计83.49亿元,工程款等需要支付26亿元,部分紧迫的经营款项及到期本息约85亿元,流动性资金缺口约200亿。

其中,理财产品投资人的兑付要求强烈。11月23日,宝能投资人代表大会提出要求,宝能的兑付资金要和核心资产的处置及销售收入挂勾,处置资产不低于30%、销售收入20%优先兑付投资人等。

宝能的其他机构投资者早已闻风而动,从年初起,银行和信托等机构就已与姚老板周旋,希望宝能方面能尽快还款,或者增加抵押物,姚老板则希望机构给他更多的时间、寻求债务展期。

为宝能汽车收并购提供资金的机构人士称,从去年9月起他们就发现,宝能经营出现问题,“在西安等地的资产能抵押的都抵押出去了”。

事实上,过去这一年姚振华一直在“找钱”,包括发债、引战投等。钜盛华从去年9月起陆续发行多只债券,但金额不大。2021年新发6只债券合计存续总额不过35.28亿元。

宝能系也不得不通过卖股“回血”,接连减持华侨城A、华海药业、东阿阿胶等上市公司股份;宝能汽车还计划引入战投,6月份和广州开发区签了个战略合作协议,但到现在也没下文。

最终姚老板也不得不变卖资产了,包括深圳宝能中心、前海人寿股权以及香蜜湖地块在内,都被摆上了货架。

一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姚员外“已是四面楚歌,以至于那些熟悉他的人,从一张吃米粉的照片中,读出了落魄气息。

宝万之争

陷入困境的姚老板在6年前,可是无比风光。

2015年7月,姚振华突然出手,通过旗下的钜盛华和前海人寿,设立9个资管计划,三度举牌,持续增持,至2015年12月万科停牌前已持股24.26%,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是万科15年来的第一次大股东易主,也是A股资本市场罕见的控制权之战。姚老板一战成名,全国瞩目。

有熟悉宝能的人士说,当时姚老板举牌,有着多重考虑。万科本身公司质地很好,宝能一直渴望有大的地产平台,加上当时华润与万科的关系处于一个微妙时刻,在“高人”指点、多路金主支持下,突袭万科。

同时,前海人寿自身的保费收入也快速增长,短短三年里,前海人寿的总资产从2012年底的17.3亿元,增长至2015年底超过2000亿元,用三年时间,完成了中国平安16年走过的路。

集结各路人马、筹集数百亿资金后,蛰伏已久的冒险王一击得手,还差点罢免了王石、郁亮;2016年,姚振华也成为地产富豪榜窜升最快的人。

时间再拉长,在成为那个让王石“大意失荆州”的男人之前,姚振华和他胞弟姚建辉在A股早有声名,许多上市公司闻听“姚氏兄弟”,无不心生寒意。

宝能系最核心的公司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宝能投资”)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3亿元,由姚振华个人独资;2002年,姚又成立了钜盛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华”),由宝能投资控股,成为他一系列资本运作的关键平台。

同年7月,宝能地产的前身,深圳市太古城实业也成立了。但可惜,宝能在地产业务上一直未有大的发展,到2014年连百强都没进。

显然,相比地产,姚老板更擅长资本和金融。通过钜盛华等平台,“姚氏兄弟”深入资本市场,比如三度举牌深振业,被称为“A股步入全流通时代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举牌”。

2012年成立的前海人寿,是姚振华另一个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他不久便卸任了宝能地产董事长兼总经理,将地产业务交给了弟弟姚建辉。

此后,大姚的资本动作更加凶猛,在2015年的下半年,前海人寿陆续举牌了南宁百货、中炬高新、韶能股份等公司。现在回头看,这些举牌只是“洒洒水”。姚老板的高光时刻,无疑是震惊全国的“宝万之争”。

不过,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随着险资监管的深入,姚振华梦想入主万科的剧情只能掐断。

过去三年,姚振华一直黯然减持着万科的股份,直到去年中报,钜盛华彻底退出了万科A前十大股东的名单。

姚老板还是赚了不少的。通过循环股权质押、保险产品、资管计划和银行资金等,宝能系在收购万科中动用了约452亿元资金,至退出十大股东名单,剔除资金成本后,这一仗明面上的收益在275亿元以上。

押宝汽车

是什么让姚振华从万科赚了钱之后,又开始缺钱?答案是造车。

在万科被敲打之后,姚老板似乎变了个人。

他开始“脱虚务实”,进入汽车、手机制造领域,尤其是向汽车砸下重金。

在目前宝能系的资本版图当中,宝能投资是资本运作、投资业务的主要载体,由姚振华持有100%股份,并控股钜盛华;保险及金融业务则以前海人寿为代表,姚振华通过钜盛华持有其41%左右的股份;宝能汽车、宝能手机、宝能生鲜等业务,也是宝能投资直接或间接持有。

宝能控股则是房地产业务平台,由注册在香港的中国宝能持有100%的股份,早在2014年,宝能控股已经交给弟弟姚建辉负责。

姚振华又在2016年末,成立了宝能城市发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宝能城发”),作为他产城梦想的新平台。

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是为造车设立的平台。2017年3月,宝能汽车成立,宝能投资持有99.99%的股份。同年底,宝能汽车耗资66.3亿元拿下观致汽车51%的股权,此后一路增持至63%,合计耗资81.9亿元。

此后,宝能系的地产与汽车联动发展,以造车名义在全国大肆圈地。据华尔街见闻不完全统计,过去几年,以宝能汽车名义拿下的地块就有18宗,总面积合计494.48万平米,大多为工业用地,耗资超过32亿元。

但不善实业经营的宝能,在拿下观致后,长期陷入销售不佳、资金短缺的境地。

观致汽车2017年全国销量不过1.55万辆,2018年底通过内部消化,销量达到了6.32万辆,但2019年、2020年销量仅为约2.27万辆、1.36万辆。今年一季度,观致汽车大概只卖出了700多辆。

与此同时,四年过去了,宝能汽车圈下的大部分基地,都没能按时开工生产。

这引起了有关方面的警惕。去年底,国家发改委开展相关调查,特别要求各地详细报告恒大汽车、宝能汽车的情况。

“杠杆”跌落

最令姚振华引以为傲的是,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取得双学位,是个学霸。他曾公开表示,“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干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事”。

但纵观宝能系过去20多年的商业轨迹,他并不是一个走寻常路的生意人,他擅长的,始终是资本运作,辗转腾挪,而非踏踏实实地做实业、运营。

当年宝万之争,王石拒绝姚振华的理由,是他“信用不够”,用万能险炒股、杠杆收购等行为,都非常危险。

据财新报道,宝能系收购万科的资金,至少包含在不同金融市场的四层加杠杆动作,真实杠杆累加超过10倍。

姚振华造车,也是通过汽车子公司股权质押、将还未开工的汽车产业园拿去信托融资等,这同样是一场大冒险,风险也随着产业园的扩张不断积聚。

这是个颇为讽刺的事情,当年姚老板的无往不利正是来自资金的错配,将短期的万能险用来做长期的股权收购。当下,却因为想要做产业这样长周期的事情,短期的资金捉襟见肘了。

上市公司、机构人士提起宝能,也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羡慕他富贵险中求,对他过高杠杆的模式却很难认同。

最新的债券报告也显示,钜盛华有大量的应收账款来自宝能投资等关联方,对关联方的担保也占对外担保总额的88.84%。

在评级机构和金融机构看来,这些都让宝能的信用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可靠。

最近,各家机构、投资人正与宝能、姚振华密切沟通。理财投资人要求,姚振华等宝能、前海世纪相关高管的个人资产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姚老板个人向企业注资,缓解企业流动性困难,以及姚建辉也应承担部分兑付责任等,都指向“信用”。

但如今有个麻烦,前海人寿保险的资金被掐住,姚老板手里优质、可供抵押的地产项目大部分也给了弟弟姚建辉。

地产板块在宝能整个版图中处于关键地位:除金融板块外,地产是宝能为数不多的盈利业务,拿下地块后再抵押,也能提供流动性。

然而,在大姚投身汽车的几年里,小姚与哥哥发生了严重分歧。今年初,姚建辉在宝能内部宣称,他与姚振华“经营观念不合”,将彻底退出宝能系。

姚建辉带走了宝能最优质的地产业务——宝能控股,并更名 “华莱控股”。在这个新立的平台下,有宝能系不少升值空间较大的广深旧改项目。这正是当下姚振华最缺的“抵押物”。

有熟悉宝能的机构人士表示,在他们内部看来,这是两兄弟进行了一次“风险隔离”,为未来的失败,留下了条后路。

但同时,这也让理财的投资人、其他机构的投资人在维权时更加艰难,姚振华已经没有什么资产可供变现。

面对理财投资者的愤怒和焦虑,姚振华承诺,还款时间最晚在2022年6月30日;宝能已拿出包括前海人寿在内的十余大核心资产抓紧处置,在十五天内拿出具体的兑付方案。

姚老板认为,短期这关还是过得去的。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宝能投资(集团)称,集团正在推动加大房地产业务的销售,同时推动8项重大资产出售,这些回款能够解决目前较为紧迫性的流动性压力,预计3-4个月内,回款约200亿元。

早上7点,在宝能太古城楼下小店吃米粉的姚振华,看起来已经不再意气风发。吃完,他匆匆赶去办公室。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这一次,姚振华能否上岸,就要看他和弟弟等人,接下来的进一步行动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3 条评论
逐浪高
举报

成王败寇

0
回复
pangjiaming1980
举报
回复 逐浪高:

人生

0
回复
Robin
举报

在“高人”指点、多路金主支持下,突袭万科。这位高人高啊。。。。

2
回复
时间无言3
举报

不务正业

2
回复
MobileUser5314
举报

玩资本敢去做实业,这点很佩服。

7
回复
二级市场的巨大韭菜
举报

吃八元钱肠粉的人,才是真正懂肠粉的人!

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