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旧经济的复仇(II)

作者: 卜淑情
OPEC+意外增产的真正原因,或许正是为了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高盛认为,过去十年的低投资造就了今年的商品牛市,而旧经济的供应短缺远未结束。

随着奥密克戎变体加剧市场恐惧情绪,上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遭遇了自2020年4月以来的最大规模抛售。

在能源价格持续受挫的同时,旧经济的供应短缺远未结束。

高盛全球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ff Currie团队于12月2日发布报告,称原油价格继续下滑会直接抑制供应,中期来看供不应求的局面将会重现。

另外,随着短期内奥密克戎的风险增加,以及长期缺乏投资,大宗商品风险溢价到年底仍居高不下。

基本面受挫,结构性供应短缺问题还将延续

随着各国加强入境限制,以等待更多奥密克戎变种相关的细节公布,石油基本面受挫。

Currie团队表示,此次奥密克戎的出现导致需求方面相当于3个月没有飞机飞行,其受到的打击比Delta时期还大。

但是,欧佩克并没有因为最近需求走软而选择减停增产,并计划将在明年1月份增产石油40万桶/日,这使石油市场情绪和基本面再次面临短期打击。

消息一出,国际油价齐跌超3美元或逾4.5%,跌至8月下旬以来最低,美油下逼62美元,布油一度跌穿66美元。

尽管如此,该团队认为,原油价格继续下滑会直接抑制供应,因此中期看供不应求的局面将会重现,大宗商品价格将大幅上涨。

高盛此前表示,对布伦特原油2023年均价85美元/桶的预测存在“非常明显地上行风险”。

闲置产能下降,页岩石油产量走低

随着继续增产,OPEC+的闲置产能将持续下降。另外,最近油价大跌,奥密克戎的传播也削弱了石油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OPEC+选择继续增产?

Currie团队认为,其背后的原因有三:首先,缓和其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其次降低与伊朗达成协议以恢复石油出口的紧迫性,第三,较低的价格可能会促使北美勘探与生产(E&P)公司在2022年采取更加谨慎的支出计划。

进一步来看,OPEC+的决定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

该团队表示,油价较高位时下挫超15美元/桶表明了市场可能反应过度,并认为OPEC+增产40万桶/日将使油价仅仅能使油价下跌1.5美元/桶。

OPEC+的决定巩固了其看涨预测。Currie团队称,如果OPEC+闲置产能加速恢复正常,页岩石油产量增长将放缓,如果2022年不能与伊朗达成任何协议,将反过来推高油价。另外,如果页岩石油生产商反应迟缓,抑制石油产能,届时将进一步推高油价。

Currie团队指出,大宗商品风险溢价到年底仍居高不下。近期,奥密克戎风险提高了参与大宗商品投资的门槛,长期投资不足也增加了大宗商品的风险。值得一提的是,在出现抛售之前,大宗商品是今年迄今为止表现最好的资产类别。

一个长期缺乏投资的牛市

Currie团队称,在长期缺乏投资的背后,是过去十年的低回报、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新机遇,以及甚至在奥密克戎出现之前混乱的宏观前景预测。

Currie曾在10月份为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时表示:

“为应对2008年后的经济停滞,政策制定者通过央行量化宽松来支持复苏。结果是:收入较低的家庭面临着实际工资增长缓慢、经济不安全、信贷限制收紧以及越来越难以负担的昂贵实物资产。另一方面,高收入家庭则受益于量化宽松带来的金融资产通胀。这种结果上的差异严重打击了旧经济。

随着大宗商品需求的减少,旧经济部门的回报也随之减少。较低的回报导致长周期的旧经济资本支出减少,而有利于技术等短周期“新经济”领域的投资。”

在过去十年中,在上一个周期的高峰期做多的投资者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累积回报为负,直到今年牛市开始时才实现收支平衡。

他还写道:

“2015年油价暴跌后,市场受够了财富的毁灭,对旧经济的投资大幅下降。

根据Rystad Energy的数据,2010年至2015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勘探支出(不包括页岩气)平均每年约为1000亿美元,但在原油价格暴跌后的几年里,该数据平均下降至500亿美元左右。”

根据Currie团队的报告,基金机构将大宗商品从其可投资资产类别清单中剔除后,提高了重新引入这些商品的门槛。在2021年年初至今的股票基金流动中,2975亿美元流向了以ESG为重点的基金,而只有15亿美元流向了商品基金。

该团队表示,虽然从季节性角度来看,年底大宗商品投资下降是合理的,但今年投资缺乏的现象比基本面所预期的还要广泛,并认为大宗商品投资不足将持续到22年第一季度。

“波动漩涡”正在重塑市场

Currie团队称,当投资不足、低库存和基本面剧烈波动相结合,很可能就产生“波动漩涡”,即价格将遭遇更加剧烈的波动。

这种波动性使投资者不太愿意投资大宗商品,从而造成资金流动性下降,并将对手方风险集中在愿意进行对冲交易的掉期交易商之间。

投机者希望在基本面背景的转变(例如奥密克戎变体)中推动价格上涨,但最初的抛售压力由于石油生产商进行对冲交易而加剧,反而可能拉低油价。

波动加剧还抑制了市场的长期和短期投资,降低了资金流动性,并反过来加剧了波动性,进一步形成恶性循环。

该团队预计,从8月份开始,从抛售原油扩大到欧洲天然气,未来几周石油市场波动性将大幅增加,流动性下降的风险越来越大。

更多阅读:高盛:旧经济的“复仇”(I)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simonwell
举报

有意思的文章,跟土耳其降息抑制通胀异曲同工。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