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从“资金为王”到“资产为王”到“交易为王”

来源: 覃汉
对于国内纯债策略而言,面对“高收益资产供给不足”与“低利率、低波动、低利差”的复杂环境,可能需要淡化对中期趋势的判断,专注于利率波段思维,才能“柳暗花明”。

我们此前在《对利率波段交易的进一步思考》系列报告中论证过,研判国内利率趋势变得更加困难,国内做债券投资已经进入“痛苦”模式,也对海外机构债券投资应对“卷”的经验梳理过,本文我们试图从机构行为的角度来补充一些新的思考。

除了经济和政策自上而下的天然影响,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管理行为始终是影响债券资产价格的关键变量,而且在经济周期收敛、利率低波动的背景下,它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在不同宏观经济和政策背景下,基于不同的负债约束,机构在总量或结构上主动调整对债券的资产配置,从而影响其价格走势。

从机构行为来看,以2016年为分水岭,近些年国内债券市场先后经历了“资金为王”时代和“资产为王”时代,对应着高收益的类固收资产从“供大于求”向“供给不足”的切换,也对应着债券投资模式从“粗放式”向“细耕式”的演变。

“资金为王”时代(2008~2015年):经济不缺增长、微观不缺融资、机构不缺资产。经济保持较高增速,地产+城投融资模式大行其道,信用债仍处刚兑,向市场提供了大量的高收益“优质”资产,金融机构资产增速持续超过负债增速,资产端的收益较高且供大于求,所以机构最需要做的是“负债管理”。

商业银行也愿意承受较高的负债成本(包括表外理财以及表内存款)来扩表,理财规模也借助收益刚兑、资产池运作以及可投资非标等优势快速膨胀。对于大多数机构,只要负债端稳定,如果在信用债收益率相对高位的时候加杠杆买进去,等待经济周期切换,就会很容易赚取套息收入和资本利得。

“资产为王”时代(2016年至今):经济缺增长、微观缺融资、机构缺资产。随着经济总量增速下行,产业结构从强周期高杠杆行业向制造业转型,以及2017年金融去杠杆和严监管、2018年资管新规、2020年地产“三道红线”、近些年信用违约常态化,金融机构普遍面临类固收资产供给不足的问题,也就是钱多但可配资产少。

在广义基金规模持续走高的背景下,如果可配资产范围受限,就会产生结构性“资产荒”,导致无法简单用负债成本来进行投资品种的选择,传统的配置型机构面临被交易型机构“挤出”的压力。另一方面,纯债策略越来越“平庸化”,也体现在利率波动趋于收敛,票息策略也越来越薄,导致机构不得不拓展能力圈并转向“固收+”,或者挖掘类似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等条款下沉的结构性机会。

我们认为,未来国内纯债策略很可能从“资产为王”时代走向“交易为王”时代。

第一,如果长期格局仍是“高息资产供给不足”与“低利率、低波动、低利差”的矛盾,那么在传统纯债策略里,机构行为一致性加强下寻找“价值洼地”的难度越来越大,票息回报比资本利得的相对优势也在打折扣,未来机构将不得不加大对波段交易更高频的跟踪和把控。2022年将是银行理财全面净值化后的第一年,市场上偏博弈的交易力量可能也会加强。

第二,近些年传统宏观驱动框架陷入“尴尬”,利率的底层逻辑可能将不得不回归到交易盈利本身。利率本身是人心的投射,传统框架的作用在于把人们观察到的增量信息合成处理,并形成一种观点,通过交易的形式表达在利率的变动上。所以,债券交易的本质在于,增量信息出现后,把握存量逻辑的边际变化、以及可能的增量逻辑,从而捕捉超预期。

国内债券投资进入“痛苦”模式,核心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无论是买方投资还是卖方研究,过去主流的传统分析框架并不能很好地解释当前的行情,尤其是这些框架中变量的波动已经收敛,按照经验规律线性外推做出的预测也很难重复以往的准确率。例如,年初以来只跟随资金面操作而不考虑任何宏观预判,反倒是债券投资业绩会做得比较好。

一个典型例子是传统的美林时钟框架的失效。当然,2013年以来,随着经济和通胀周期的进一步熨平,被戏谑为“美林电风扇”的美林时钟理论,其适用性确实是在降低。2021年“低增长+高通胀”的类滞胀环境,按美林时钟对应的大类资产表现应该是,商品>现金>债券>股票,但债券其实是小牛市,股票是结构性行情,高景气度赛道的机会不少。

另一个例子是本轮宽信用预期对债市始终未造成实质性冲击。货币-信用四象限框架告诉我们,从紧信用切换到宽信用,信用扩张对应利率上行压力。但本轮市场对宽信用预期始终起不来,一方面是“跨周期”调节思路让市场更倾向于稳信用而非宽信用,另一方面是基于往年宽信用见效弱和慢的学习效应,从而导致框架与现实的偏差。我们此前多次提示宽信用发酵的风险,目前来看仍然只是方向确定但节奏不明,还需要边走边看。

第三,国内债券市场走配置路线的“基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也在前期报告中提到,同样面临低利率时代,之所以海外纯债策略的规模相对于权益可以保持不落下风,一是债券指数投资的成熟,二是单靠债券内部品种的广度和深度(MBS、TIPS、REITs、高收益债、可转债等),海外机构仍可实现全天候的配置策略和可观的投资回报率,但相比之下,国内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总的来说,对于国内纯债策略而言,“资产为王”的时代红利可能已经走向尾声,“交易为王”的时代正在模糊中探索,面对“高收益资产供给不足”与“低利率、低波动、低利差”的复杂环境,可能需要淡化对中期趋势的判断,专注于利率波段思维,才能“柳暗花明”。(完)

本文作者:国泰君安覃汉团队,文章来源:覃汉投资笔记,原文标题:《从“资金为王”到“资产为王”到“交易为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