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l-label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 特朗普距离被弹劾还有多远?

作者: 涂子君
字数 2,522
阅读需 7分钟
科恩和马纳福特的“落马”也预示着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程序从理论上的危险变为鲜活的现实。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付费栏目《见闻主编精选》。

发生了什么?

在“通俄门”调查进入关键阶段的当口,特朗普的前任律师科恩主动画押“八宗罪”,前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被控8项刑事罪名成立,两位“身边人”的落马让特朗普四面楚歌。

科恩承认的八项指控中,包括五项逃税指控,一项向金融机构虚假陈述指控,最后两项是与特朗普直接相关的,即违反竞选经费法支付两位声称和总统候选人有绯闻女性的封口费。

科恩表示,他是根据一名联邦候选人的指示,为影响2016年大选而支付款项。而这名“联邦候选人”除了特朗普无他。

两则消息给金融市场带来不小震动,美元指数在消息过后快速走低,一度跌破95关口;黄金一度涨破1200美元/盎司,创8月13日以来新高。

科恩和马纳福特的“落马”也预示着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程序从理论上的危险变为鲜活的现实。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

特朗普非常忌讳外界把他与因水门事件丑闻黯然下台的前总统尼克松相提并论,然而两人的相似度除了大环境下的经济政策(大打贸易战、公然干涉美联储独立的货币政策),以及对法律和道德的极具蔑视之外,连危机“套路”都如此雷同……

1、预示拐点到来那个人出现了

美国总统历史学家Jon Meacham表示,科恩这一出让人想到1973年6月第三周,尼克松的白宫法律顾问约翰迪恩(John Dean)在参议院作证,说出水门事件真相以换取司法豁免权。

同年7月第二周,尼克松的白宫助手Alexander Butterfield也证实,尼克松曾下令在椭圆形办公室等白宫内的多个办公室以及戴维营中都安装录音系统。

“这是那种你开始看到真正拐点到来的时刻。”Meacham说。

在周二科恩签署认罪协议书之前,科恩的律师Lanny Davis透露,为了帮助科恩,他此前已经接洽过迪恩,“我联系了我的老朋友迪恩,因为从他与水门事件的关联中我看到了科恩的经历与迪恩的相似处,我希望能从迪恩处得到他的经验与智慧。”

水门事件调查案中,迪恩的证词至关重要,他作为当时白宫法律顾问,详细了解尼克松直接介入掩盖水门事件丑闻,并公然撒谎。而科恩的证词与当年迪恩的证词存在明显相似性。

2、掩饰与谎言

科恩认罪后,针对特朗普的四起弹劾声也让人想到20年前克林顿性丑闻案。

20年前,比尔克林顿在独立检察官Kenneth Starr和大陪审团前发布证词,承认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有不恰当的关系。

“我的确与莱温斯基小姐存在不恰当的关系,事实上,这是错误的,也导致此前裁决出现严重失误,这是我个人的失败,对此我负有全部责任。但我今天告诉大陪审团和检察官您,我从未要求任何人撒谎、隐藏、销毁证据,或采用任何其他违法的行为。我知道我在公众场合的评论和对此事的沉默给了外界一个错误的印象,我误导了大家,其中包括我的妻子,对此我深感后悔。”

然而短短几个月前,克林顿还口口声声断言,“我从未和那个女人,莱温斯基小姐有过性关系,我从未指示任何人撒谎,一次都没有。这些指控都是错误的,现在我该回去为美国人民工作了。”

时间再往前倒回25年,尼克松对于水门事件也采取“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策略。他在一次全国讲话中否认一切指控:

“我在5月22日的发言中已经讲过,自己事先对水门事件一无所知。在所有的证词中,并没有任何一条证据提出相反的论断,也没有一个证人证明我知晓水门事件的计划。我在5月22日已经表态,我没有参与、也不知道后续一系列掩盖与水门事件相关非法行为的措施。”

当事情最后败露时,所有人都记得尼克松公然的谎言。

相比于面临危机时前言后语“自相打脸”的克林顿,特朗普的应对策略更为“老道”:什么都不承认,什么都不坦白、否认一切、攻击调查者。

3、打压检察官

和尼克松一样,特朗普也试图利用总统的职权“打压”特别检察官,并用激烈措辞攻击新闻媒体。

纽约时报今年1月份报道称,特朗普曾于去年6月下令撤换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但最终在白宫律师“宁愿辞职也不执行该命令”的威胁下放弃。

此后,特朗普又再三声称穆勒和他存在三起利益冲突,没有资格领导调查。

就在刚刚,特朗普再度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是“政治迫害”。不过美国司法部副部长Rod Rosenstein机智的把科恩的案子交给纽约市的检察官,而不是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穆勒检察官团队。

回顾历史,尼克松并不是败在窃听事件,而是千方百计的遮掩;比尔克林顿也不是败在与实习生有染,而是公然撒谎。政治教训告诫世人,绊倒一国总统的从来不是大象,而是蚂蚁——他们自作聪明的掩饰与谎言。

对特朗普来说,最终迫使他低头的可能也不是总统大选期间“通俄”,而是在竞选活动中的财务违规。

特朗普距离被弹劾有多远?

见闻主编精选文章《这是特朗普总统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天,但只是目前为止》分析认为,由于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目前还不会对他产生任何法律后果。根据美国司法部在1973年和2000年进行的法律分析,宪法不允许对在任总统提出刑事起诉。

换言之,科恩有关特朗普的言论引发的更多是弹劾总统的呼声,政治上受损,特朗普在劫难逃。

考虑到目前国会由共和党控,弹劾还是遥远的未来,眼前立即的影响应该是中期选举。“通俄门”虽然是民主党的一把利器,但该议题在基层缺乏足够的号召力,除此之外民主党并无别的有利抓手。反观共和党,特朗普减税、医疗保健覆盖等各项惠民“新政”有效地提振了美国经济,更能吸引基层选民,这将助推共和党的中期选情。

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电话会议上也警告各议员,不要使用“弹劾”这个词。佩洛西的团队告知议员们可以将科恩的辩护协议作为指控特朗普竞选团队腐败贪污的进一步证据,但对于“弹劾”这个词要非常谨慎,以免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目前距离中期选举只有76天,民主党领袖坚称不会把11月6日的中期选举变成总统弹劾案的投票现场,即便科恩指控是特朗普指使他在竞选活动中财务违规。

“每个人都想要跳过当中步骤直接得出分析结论——即弹劾总统,但我认为我们应该一步一步来。我知道相关弹劾的议题对媒体来说最具吸引力,但我们全身心投入的目的是为了让民主党能在中期选举中获胜。”众议院议员、前法学教授Jamie Raskin说。

许多人认为,民主党手中握有的“实锤”足够成功弹劾特朗普,一旦中期选举获胜掌控众议院,许多民主党人私下认为他们最终会走到那一步(即弹劾总统)。但民主党人现在保持低调的原因在于不想让特朗普赢取民众的“同情分”,特别是在他们对八年来首次中期选举获胜信心十足的关头。此外,他们还想等到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就特朗普“通俄门”和妨碍司法公正一事发布调查报告,民主党人相信穆勒的报告将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简而言之,民主党人极力避免重蹈当年克林顿总统弹劾案时,共和党的覆辙。1999年,对源起于莱温斯基性丑闻和普拉琼斯对克林顿性侵犯诉讼一事,美国参议院对克林顿弹劾案进行宣判,最终表决认为克林顿作伪证、妨碍司法公正罪名成立的参议员人数均未达到多数(没有达到总共100名参议员人数的2/3,即大多数标准)。

但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后控制众议院,弹劾总统将成为民主党的一个潜在议程。科恩与马纳福特的两线夹击让特朗普被弹劾的几率从33%攀升至36%。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阅读全文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