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手灭了美联储降息可能,但特朗普也给美国带来滞胀?

作者: 涂子君
鲍威尔那句通胀疲软是“暂时性”因素所致,现在读来多么具有前瞻性……

在5月初发布的FOMC决议声明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现阶段通胀疲软是“暂时性”(transitory)因素所致,随着强劲的就业市场及持续的经济增长,通胀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向美联储制定的2%目标回归。

现在看来,当初引发市场哗然的鲍威尔对通胀的判断颇具前瞻性。高盛在研报中指出,此前的外围风险事件买单者是美国企业和家庭,换句话说,他们购买的商品被“通胀”了。而上周发生的外围风险事件可能对核心PCE物价产生更大影响,明年核心通胀明显升至2%上方的可能性增加,也令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显著上升。

但正如美联储最新研究所显示,美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可能连400美元的“意外”都承受不起,通胀的触发可能严重打压消费。

难怪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无奈地说出:“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价格波动模式的转折点。”

在上周外围风险事件意外骤增之后,交易员们已经完全将今年底之前美联储降息一次的可能性计入价格;但征收关税将带来的通胀又明显给美联储带来了加息压力。这一反向压力将如何影响美联储下一步的行动方向?特朗普一直想要的降息,会被他自己的政策所扼杀么?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