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中国权重周期性的结构指数的框架【317】

作者: 付鹏

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却经常押着相似的韵脚。

最近我和华尔街见闻大师课合作推出《大类资产FICC方法论》系列课程,从“大类资产配置与交易”的核心议题出发,凝结了我多年的积累,从框架到逻辑,从研究到交易,系统梳理大类资产的底层逻辑与投研心得。

迭代宏观逻辑框架,梳理黄金价格背后驱动要素,并从中提炼出宏观、中观、微观视角下的黄金投资跟踪与交易策略是本期《黄金投资思维特训》课程最大的特色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订阅专辑《付鹏说》,观看完整视频

付鹏说:中国权重周期性的结构指数的框架【317】
视频时长12分14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今天我们来说一下中国股市目前的结构问题。当然主要针对的是大家在讨论的全面牛市的问题。我不知道国内对于全面牛市是怎么定义的,所以我只能按照我对中国证券市场的理解进行分析。

2008年的金融危机其实不仅仅是中国股市的分水岭,应该说也是经济的分水岭。从2008年起,中国从传统经济,生产、加工、制造,也就是国际传统化分工,开始进行经济转型,向技术型推动。这个过程应该说理论上是一个经济的下行周期,2008—2012年实际上是在下行周期的早端对总需求曲线进行了刺激。所以大家看到股市行情在2008—2011年左右有一个反弹,其实包含了传统行业在那个过程中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老去,由于总需求曲线的这种弥补,传统行业的利润仍然在维持。但是如果倒过去看的话,在这个阶段,传统行业虽然说股价表现得还不错,但它本身的估值是一直在下降的。这个过程主要反映的是利润,而利润的主要来源是总需求,所以由于中国股市的结构性问题,传统行业的权重很大,所以一般来说,指数能动的前提是传统行业的权重必须能动。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