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危险的“负利率”实验?
评论(0)
收藏
上一篇:
2.16投行策略(21:30更新):瑞信空美瑞,目标0.972
下一篇:
央行姚余栋:人民币可能升值 会成为国际避险货币
2016年的全球市场:陷入死胡同的政策市
2016-02-16 10:37
0

澳大利亚最大投行麦格理认为,各国政府只剩下两种极端政策工具可用:激进的负利率和前苏联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决定资本流向,政策陷入死胡同,不管用什么极端工具,都会制造市场波动。

麦格理上周发布报告认为,在7年的美联储QE和2年的负利率实验后,私人部门的可见度继续下降,商业周期仍受抑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停滞,银行业因面临负利率和收益率曲线平缓而不再增加信贷,就业市场所受扭曲越来越大。各国只剩下、也只可能运用两种极端的政策工具。

一种工具就是欧元区、瑞士、北欧和日本央行近来实行的激进负利率。可是,要让这种政策奏效,公共部门最终要制止私人部门囤积现金和黄金的行为,迫使其消费,而不是储蓄。

麦格理预计,各国将很快采用另一种工具:让资本形成总额国有化,由国家决定投资流。它是前苏联国家计划委员会的策略,也是中国和古巴现在竭力避免的政策。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年轻国民从未经历过上世纪60-70年代的滞胀,也未体验过国家下达指令的后果。所以目前社会主义倾向的政治家才会受到欢迎,这实质上是在呼唤国家来拯救经济。

而无论使用什么工具,更极端的政策都会制造市场波动,股市投资者不可能如愿以偿,资产波动性不会减少,宏观环境不会相对稳定。近来的信用风险已经凸显,政策可能转向未知的方向发展。

麦格理仍建议投资者接受最有可能的结果:通缩或者滞胀,这将意味着传统企业和资本市场周期不会有反转、不会有增长,不会有回报,应该继续着重于能抵御不利环境、继续带来高净资产收益率(ROE)的高质量个股。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