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网页浏览器版本过低。更新您的浏览器,以便在该网站上获得更安全、更快速以及更优质的体验
建议升级浏览器: firefox 火狐浏览器 download chrome 谷歌浏览器 download

【随笔】洪水·台风·人

作者: 王剑
2016-07-09 20:34
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王剑
此刻,武汉雨停了, 洪水还没退。还有很多军民奋战在华南抗洪抢险一线,我们期盼着他们能够早日凯旋归来。
“抗洪”二字,几乎贯穿了整个中华文明史。4000年前,大禹带领我们的祖先完成治水伟业,划定九州,奠定了华夏最初的版图。而至今,我们仍在面对一年又一年的大洪水。
抗洪的“抗”字,让我们觉得人类与大自然似乎是某种对立关系。然则,这可能是一种误导。大自然只是按她自己的规律在运转,不可违抗,我们要做的,是顺应规律,做好防范。
1
挨饿的企鹅
加拉帕戈斯群岛位于太平洋东部,南美洲的西边外海之上,赤道刚好穿过群岛,理应是一个炎热的地方。但这里却生活着一群来自南极的萌物,加拉帕戈斯企鹅,一种小型企鹅。
这些企鹅很可能是从南极顺着 秘鲁寒流 漂流至此的。秘鲁寒流始于南美洲西南角的海域,贴着南美洲的西海岸,经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国,北流到赤道海域的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全程长达5000公里左右。受地球自转和风向影响,洋流表层的高温海水远离海岸而去(表面一层高温的水被海风吹开),下层较冷的海水形成上升流,带来大量营养物质,浮游生物繁盛,为鱼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从而使秘鲁外海成为了世界级的大渔场——秘鲁渔场。
秘鲁寒流其实是环太平洋洋流的一部分。这些洋流抵达热带后,调头向西,沿赤道横跨太平洋,向太平洋西岸的东亚而来。到了北半球的春天,天气回暖,赤道洋流带来暖湿气流,在气压差作用下,吹向东亚大陆,形成东南季风,为东亚地区带来宝贵的雨季。在我国江南,恰逢梅子成熟,于是这个雨季被称为 梅雨 。东南季风继续吹送,暖湿气流渐渐向北移动,雨水也逐渐晒向中国北方,浇灌了几乎整个中国本部。
虽然我们都曾为雨季晒不干衣服而烦恼,但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这段雨季,为两河(长江、黄河)流域中下游地区的农业生产创造了前提,从而为中华文明的繁盛奠定了物质基础。
但是,秘鲁当地渔民早就发现,每隔几年,这股寒流就减弱甚至消失,海水升温,导致饵料匮乏,鱼类死亡,给当地渔业带来灭顶之灾。他们把这种现象叫做“圣婴”现象,音译为 厄尔尼诺
目前,我们对厄尔尼诺的成因仍未有十足把握。有研究认为,这与地球自转速度并不恒定不变(而是存在快慢变化)有关(但也还有其他气象因素,十分复杂)。当转速由 变慢时,整个太平洋洋流减弱(因为它与自转方向相反,自转越快,那么洋流与地球的相对速度就越大),于是秘鲁寒流也变弱,当地海水温度明显上升,海洋像发烧了一样。同样,赤道洋流也减弱,吹向东亚的季风力度也变弱,于是,本该渐渐北移的梅雨带,不再北移,而是停滞在中国南方。
于是,经过2015-2016年长达20个月的厄尔尼诺现象,2016年春夏中国南方迎来了下不完的雨,而北方则面临干旱。而大洋彼岸,加拉帕戈斯企鹅和秘鲁渔民则捕不到鱼,要挨饿了。
2
天漏而雨
厄尔尼诺打破了正常的洋流,影响了东亚梅雨带的北移,使中国南方有下不完的雨,导致了洪涝灾害。用土话形容:天像漏了一样。
然而这片已被雨季浇了千万年的土地,已然适应了这种每几年出现一次的天漏般的雨,演化出很多种应付天量雨水的“利器”。
我们先看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地形,这是一片被山区怀抱的平原,长江穿行而过,广大山区下的雨,都会沿江流汇到平原,注入长江。长江两岸是星罗棋布的湿地,包括湖泊和支流。湖泊是最好的洪水承载区,吸纳了多余的降水,湖北就是千湖之省。而密密麻麻的江河,则在竭尽全力把洪水排回大海中去。
而且,天然湿地(湖泊和江河)的边界是模糊不定的。当水量过大时,其边缘的滩涂、草地甚至平原也可容纳洪水,湖面扩大,使自身的承载量大幅提升。这是一种灵活的机制,能够应对一定程度的洪水泛滥。简言之,湿地周围有一片 “泛洪区” 。这种地方,是随时要用来容纳洪水的,所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划,只允许进行有限度的建设开发。
而中国南方还有茂密的森林,这是另一利器。一方面植物本身会吸纳雨水,另一方面,森林地区土壤结构稳定,有助于水分下渗,涵养水土。而被森林、湿地过滤的水,相对清洁,即使排到江中,也不会在江中淤积泥沙。
但是,很可惜,人类有意无意地把这些利器损毁了。首先,泛洪区因为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往往被过度开发。人们还为湖泊、江河建起堤坝,硬是不允许天然水体留有一个模糊的边界,强行要求它们建立清晰的边界。边界内,是水。边界外,是人们盖房子的世界。最后,人们还不断地填埋湖泊(下图为媒体整理的武汉湖泊面积数据),以及砍伐森林。人们还为土地铺上水泥,因为这样更适合行车,但这却使得雨水下渗更为困难,加重了泄洪压力。
人们发展建设需要土地,农耕时代如此,靠土地养活自己,工业时代依然如此,靠土地赚取利润,而不顾很多小鸟小鱼因此失去家园。可是,那些土地不是你想用就能用的,因为大自然已经为其预设了功能:泛洪区。于是,在厄尔尼诺带来于量的降水时,这些土地立马就恢复了其原来的功能。
这究竟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3
超强台风
武汉的雨刚刚停,东南方向又迎来狂风暴雨。
厄尔尼诺使西太平洋上难以形成台风,这可能是厄尔尼诺搅乱全球气候之余的一丁点贡献。太平洋上自东向西的赤道洋流减弱,西太平洋气温变冷,不利于台风的形成。统计显示,在厄尔尼诺当年和结束年,台风偏晚、偏少、偏弱。
2016年,1号台风迟至7月初才形成,但形成后很快便发展成为了超强台风。
台风是一种热带低压气旋。西太平洋海面上,春夏之交开始变得炎热,再加上赤道暖流吹送,大量水气吸收热量而蒸发,上升遇冷凝结,又释放大量的潜热(水由气态变成液态时释放的热量),这种热量进一步加剧对流运动。换言之,这是一种能量自我加强的机制。空气的受热上行使低空出现低压,周边的空气便向里面补充,然后再受热上行,不停地循环,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气流柱,且不停地积聚能量。所以,在海面上时,台风常常会越长越大……
气流柱在地球自转的影响下,也开始旋转(从上往下看,北半球的气流柱是逆时针旋转,南半球则相反),形成了一个超级巨大的旋风,半径可达几百公里乃至上千公里。
同时,在地球自转(地球自西向东自转,台风跟不上这个自转速度,所以相对地球表面形成了向西移动的效果)和洋流吹送的作用下,台风开始向西移动,朝着东亚大陆而来。
仿佛是上天的精心安排,在我国东南台风最常经过的路径上,安放了一座岛屿。我国东南沿海山地的最高峰海拔也就2000多米,然而在这座海岛上却有一座海拔高达4000米的高峰。台湾岛和她上面的台湾山脉(中央山脉、雪山山脉、玉山山脉等),成为了阻挡台风的第一道防线。
昨日,尼伯特在台湾台东附近登陆,风力17级,把街区弄得一片狼藉。然后翻越中央山脉后,等级从超强台风减弱为强台风。而后,尼伯特横扫平原上的高雄、台南等地,进入台湾海峡。它先是在气象条件复杂的澎湖水道逗留,等级从强台风降为台风,而后向福建进发,在泉州外海又降为强热带风景。台湾又帮大陆挡了一枪,尼伯特等级有所下降,但仍然不能有一丝松懈。
今日中午,尼伯特在泉州石狮登陆,等级再降为热带风暴。但近日台风带来巨大的降水,福建多处内涝。
4
敬畏与顺从
所有这一切灾难,或许都只是缘自一个简单的规律:地球自转速度变化等原因引起的厄尔尼诺。可它是自然规律,在人类有能力调节地球自转速度之前,是不容挑战的。
古时,人类自知无法挑战自然规律(甚至还认识不到规律),所以敬畏地跪在神庙跟前,用颤抖的双手献上牺牲,祈祷平安。如今,科学技术有所发展,人类可能自以为可以挑战某些规律了,于是开始“抗”灾。很多悲剧便是这样发生的。
1956年8月1日,超强台风“温黛”在浙江象山登陆。风力高达18级,伴着倾盆大雨,还引起海啸。灾难来临之时,数千军民勇敢地背着沙袋冲上海塘,保卫家园。只用一瞬间,他们便被海浪吞噬,葬身鱼腹。由于应对不足,岸边的平原也成了一片汪洋。最后,全省近5000人遇难,史称“八一台灾”。
这种场景,真的和小说《三体》中星际舰队准备抵抗三体人首次入侵时很像。你自以为能够抵抗了,其实,还差得很远,而且,不是一般的远。
烈士千古!
可是,台风真的不应是这样“抗”的……人类在认识到自然规律之后,理应比古人更为理性,承认规律不可顽抗。而且随着预测技术和工程技术的提升,已有能力采用可靠的提前防范措施,把灾害的伤害降到最低限度。
从抗到防,一字之差。 比如,泛洪区,你阻止不了天漏下雨,就应多保护湿地和森林,控制建设开发,完善城市规划和排水系统。而在台风区,人肉长城阻止不了台风登陆,就加固房屋和海塘,而若超强台风正面冲击时,最为重点的工作则是提前把人员转移到安全地带。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和影视作品,一并致谢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