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下,下一任英国女首相

作者: 世界说
出身中产、曾在银行业工作的她,自1997年进入下议会,2010年加入卡梅伦内阁,开始担任内政大臣一职。内政大臣是一个被称作是“政客墓地”的职位,鲜有政客能够从这里上位;因而也没人愿意久留,在这个“毫无野心”的职位上,自19世纪以来,就没人比她在这个职位上做得更久——整整六年。

本文作者为世界说宁卉 & 戎毛,转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阅读该作者更多文章,点击作者头像关注,并在华尔街见闻app“订阅频道”中查看。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尔街见闻立场。

特丽萨·梅(Theresa Mary May),现年59岁的英国内政大臣(Home Secretary),将在英国时间本周三下午正式成为保守党党魁及英国首相。她是继“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首相。

1

△ 特丽萨·梅

特丽萨·梅是谁?

出身中产、曾在银行业工作的梅,自1997年进入下议会,2010年加入卡梅伦内阁,开始担任内政大臣一职。内政大臣是一个被称作是“政客墓地”的职位,鲜有政客能够从这里上位;因而也没人愿意久留,在这个“毫无野心”的职位上,自19世纪以来,就没人比她在这个职位上做得更久——整整六年。

“略微神秘,能干,且在一些方面颇为独裁。”这是《经济学人》在确定梅将继任首相一职后,对她做出的描述。在内政大臣上长达六年的工作,给梅积累了不算耀眼但并未出错的政绩:她在三年前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过程中,曾起过积极作用,这让她在社会议题上显得激进;她在内政部通过了极其严苛的移民政策,以致被许多外国留学生视作眼中钉,虽然她偶尔还会挑战下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政策;她一贯以来在安全问题上的坚持,不失稳妥;但是,她在议会的投票,却充满反对人权法、阻止针对气候变化措施的记录。

她是卡梅伦改变保守党“肮脏政党”形象团队的主要成员,是个机警善变的政客。简言之,她以强硬的个人道德感,让一应看似相互排斥的议题,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这是她此番上台,最重要的个人形象。

比起被脱欧公投的漩涡碾压的男性同僚——留欧失败并辞职的卡梅伦,脱欧成功但被逼退选的约翰逊,被自家政党乘脱欧时机“乱棍敲打”的工党党魁科尔宾,脱欧成功则“功成身退”的极右翼势力法拉奇——梅在脱欧风暴之中,尽管主张留欧,却聪明地扮演了一个“安静”的角色。她还曾有过“疑欧”的名声。这使她成为一片废墟中没有“前科”、谁都没有得罪过、能挺身而出暂时弥合党内脱欧和留欧两派、在欧盟还能有好脸色看的那一位掌舵候选人。

作为女性候选者,梅的家庭生活并未在此次竞选中幸免攻击。她与银行家Philip May36年的婚姻,并未养育子女(梅无法生育)——但针对这一点,梅的对手 Andrea Leadsom 却发表了灾难性的评论,她说:因为自己是一位母亲,因而会比梅更能胜任首相一职。这番政治不正确引起轩然大波,在媒体的冷嘲热讽中, Leadsom 最终决定放弃与梅的竞争。

2

△ 梅与丈夫

梅也将来自保守党长老级人物肯·克拉克(Ken Clarke)的一番言论巧妙地纳为己用。这位身经五任内阁的克拉克先生,说梅是一位“极其难搞的女人”(“bloody difficult woman”)——这惹恼了不少女性支持者,也被梅在演讲中拿来好好发挥了一番:“英国需要更多难搞的女人”、“我会让欧盟看到我是一个多么难搞的女人”。

可以说是梅长年的努力得到回报,也可以说是她在短短几周内有效地树立了最迎合时局的形象,最重要的是,她在合适的时候以合适的面目出现了。这都为她赢得了超过三分之二的保守党内支持,并在所有人都希望速战速决的前提下,一举上位。

另一方面,梅在7月11日(她在这一天确认会成为首相)所做的关于经济主张的演讲,成了英国媒体一窝蜂追逐的对象。BBC说梅是米利班德(前工党党魁)与撒切尔夫人的合体:一方面,梅“让员工与消费者也进入董事会”的言论似乎借用了米利班德的,另一方面,她大量关于“社区”、而非“大政府”的说辞,则显然源自撒切尔夫人。《卫报》则一口气给梅安上了整整四个标签,其中包括前工党党魁、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和米利班德,一名经济学家和一位美国议员。

梅异军突起,外界急不可耐地将其他政客的标签加持到她身上,将她与撒切尔对比,与德国首相默克尔对比(“她们可都是牧师的女儿”),与布朗做对比(“他们都是临危受命”)。一个外表强硬又安静的女政客,在一片混乱中走上台前,成为公投后英国最关键的人物,梅受到的赞誉,也同时是她接下来每一步的压力。

“她既强大、又有能力,她将领导英国……”卡梅伦在唐宁街10号门前,如愿完成“卸任”;梅,则成为了将拖着伤痕累累的英国、迎接挑战的“船长”。

3

△ 梅

至此,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保守党迅速完成了交接。新首相的上任也让保守党政府把启动里斯本第50条的主动权掌握到手里,作为留欧派、卡梅伦两届内阁成员,梅可以说是众多参选者中与卡梅伦最相近的一个,也是保守党议员和商界较为信任的一个。

这一背景也让她能把不重新大选作为自己竞选纲领的一部分,尽管这并不是现代英国历史上的“常规”做法。在2007年布朗从布莱尔手中接过党魁以及首相位置时,梅还专门指摘布朗“害怕举行大选”。目前,工党、自民党、绿党等反对党都发出梅应提早大选的声音。

此刻的英国政局

但这些声音到底能否转化为下议院的提案,并得到三分之二的支持,都很难说。因为,保守党在下议院占有绝对多数,而且最大的反对党——工党还没有这个闲工夫。

工党刚刚拉开了党魁重新选举的序幕,影子内阁第一国务大臣伊格尔(Angela Eagle)启动了竞选活动。从6月28日通过不信任案到今天,反对科尔宾的工党议员迟迟做不了决定将谁推向台前,他们一直在试图动用组织手段让科尔宾不具备参选资格——工党全国执委会将在这周做出决定。

这场闹剧也被戏称为“鸡政变”(Chicken Coup),以讽刺他们像鸡一样软弱无能。为了避免闹剧变成惨剧,他们还是于周一推出了候选人——伊格尔。然而,伊格尔不但拿不出像样的政治纲领,而且还有极其糟糕的政治记录。在工党议员的生涯中,她投票支持英国出兵干预其他国家、支持伊战、支持增长学费、反对增加议会透明度等。

4

△ 愈挫愈勇的科尔宾

但是,伊格尔的弱点恰恰是科尔宾的长处。从工党“政变”开始以来,科尔宾反而愈挫愈勇,在短短一周内,又有有10万人加入工党,让工党的党员数增长到了创纪录的60万人。接下来,就看科尔宾能否通过这次竞选增强自己的力量、整理好自己的队伍,从防守走向进攻,进而向保守党政府真正展开强有力的挑战?

毋庸置疑,梅这个首相绝不好当。作为留欧派如何去弥合脱欧派与留欧派的矛盾?作为卡梅伦系的保守党党魁如何去弥合上层精英与基层党员之间的矛盾?作为首相如何去面对底层百姓对紧缩政策的质疑?作为一个以反移民政策知名的政客,如何去面对日益增加的反移民情绪?

梅在赢得党魁竞选后,说将把团结这个国家作为优先的任务,但这很可能是一项不可完成的任务。

5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19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19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