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宏观】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中国特色“杭州共识”

作者: 沈新凤
此次G20领导人峰会是中国首次作为轮值主席国主办,是中国借此传递具备中国特色的世界经济治理药方的机会,同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最具代表性的发展中国家,因此代表发展中经济体甚至不发达经济体传递声音也是此次会议一个重要的特征和意义。

报告摘要:

借首次主办G20峰会,中国向世界经济开出了提振短期需求与提高中长期供给能力并重的药方,包括货币、财政以及结构性改革综合施策,也包括以创新、新工业革命和数字经济为突破口,这实际也是对中国经济开出的药方。由此G20峰会功能开始从短期政策向中长期政策、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

全球基础设施公共品建设可作为增长新动力,较人口爆发、技术冲击等方法更直接、快速,且全球基建投资有缺口和诉求。但对应到中国一带一路中的基础设施建设而言,目前困难大于机遇,局面的改善有赖于决策层不断的沟通,演化可能是中长期的。

本次公报强调货币、财政、结构性改革的综合施策,但实际推动时欧日等货币政策依赖恐怕还会持续。正如我们在报告《负利率是表,被怠慢的改革是里》所指出的那样,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结构改革三条路径从易到难、从快到慢地适用于任何国家,但新引擎缺位与老龄化等问题非朝夕能变,而各国对货币政策的过度依赖使其多少已被绑架,改革的勇气相当缺乏。相反,中国自身正在推行稳健货币及积极财政政策,改革的决心和动作都在加大,中国在实践“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上落地性更强。

贸易保护主义正重新兴起,具体表现有贸易保护措施和竞争性货币贬值。其背景是全球经济低迷、各国不合作,但这反过来加剧贸易低迷。

促进贸易与投资可能是此次会议较有成果的一项,包括强调WTO核心作用,设立贸易投资工作组,将减少及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底,呼吁组建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等;2016年底前批准《贸易便利化协定》,这次有了明确时间表。中国供给侧改革在去产能问题上做出了表率,绿色金融包括跨境绿色债券投资等实际也是一种支持产能去化的路径。我们继续看好中国产能去化。

公报重申将避免竞争性贬值,但我们认为这并不等于不贬值而是指尊重市场规律。美国加息预期仍然在干扰市场,我们维持年内加息不超过一次的判断,概率最高时点在十二月。基于此,美元年内后期整体易强难弱,人民币三季度守6.7,四季度随着加息预期再起,将可能突破6.7。


小智治事,大智治制。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G20•杭州》

1.此次峰会注定要有中国特色

此次召开的G20领导人峰会是中国首次作为轮值主席国主办,是中国借此传递具备中国特色的世界经济治理药方的机会,同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最具代表性的发展中国家,因此代表发展中经济体甚至不发达经济体传递声音也是此次会议一个重要的特征和意义。 实际上此次会议也是发展中经济体参与度最高的一次会议,G20的主题“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中也强调了“包容”,其内涵不言而喻,所以说这次峰会注定意义不同。

我们从G20的历史由来也能看出这样的变化,本质上也是G20公报中所说的“世界经济版图的变化”。 过去我们听到的是7国集团、8国集团,因为彼时他们占据了世界经济的绝对比重。按照世界银行数据统计,90年代8国集团经济总量达到世界经济总量的70%,目前G20的GDP总量占全球GDP的90%,其中G8占比已经不到50%,20国集团中的发展中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度在上升。 回顾历史进程,G20领导人峰会前身是20国财长会议,08年金融危机后升级为领导人峰会,旨在解决金融危机后经济重建问题,其后中国的“四万亿”计划带动了本国与商品、资源出口国的发展,为世界经济做出了贡献。

基于G20对全球经济体量的巨大贡献,此次会议也再次奠定了G20峰会功能从短期政策向中长期政策、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的转型。 这具体反映在此次会议提出的货币、财政以及结构性改革的综合施策法,反映在把创新增长方式放在突出位置, 体现了中国政府的供给侧改革思维 :重视提振需求的同时,提高中长期供给能力。 这是对世界经济开出的药方,实际也是对中国经济开出的药方,包括创新、新工业革命和数字经济。 这与我们当下倡导的创新升级是一致的,包括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新材料、电子商务等等。

接下来,我们不想大而泛地讨论,而是针对本次会议中大家关注的几个方面做一些阐述。

2.全球基础设施公共品建设是较直接的增长动力

公报提出:“我们将完善二十国集团增长议程,发掘增长新动力,开辟新增长点”。 我们曾经说过一个观点,当前世界经济在经历了08年以来6年的修复期后仍然增长乏力,哪几条路径可以使得世界经济重回增长轨道,并且是比较强劲的增长轨道?恐怕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①青年人口的爆发;②技术冲击;③第二个中国接棒;④战争。

这其中,技术冲击蕴含着我们一直提出的创新驱动含义,其带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这是中长期必须坚守的目标,没准儿哪天就有突破呢,这同样也是我们中国自身迫切需要的,如前文所述。人口爆发解决老龄化问题,补充现在全球缺失的劳动力,但这个进程将非常缓慢,此次“包容”主题也涉及到全球共同解决难民问题,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劳动力的流动配置,但目前面临的冲突较多。 比较直接、快速的是“第二个中国”,本质上是全球寻找新的需求。实际上,我们国家在13年明确提出的一带一路设想中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正是蕴含了这一层面的智慧,这应该是目前全球经济需求里一个比较明显的缺口,甚至包括发达国家,一些老化的基础设施都有再建的诉求。

公报提到:“仅靠货币政策不能实现平衡增长。在强调结构性改革发挥关键作用的同时, 我们还强调财政战略对于促进实现共同增长目标同样重要。”这表明不能单纯依赖货币政策是此次会议上达成的一个共识,寻求财政发力是下一阶段的共同目标。

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缺口、有诉求,对应到中国一带一路中的基础设施建设而言,我们认为目前困难大于机遇,局面的改善有赖于决策层不断的沟通,演化可能是中长期的。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估算,在2020年之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年均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7300亿美元(接近中国半年的基建投资额度),需求缺口并不小。中国在经历了几年的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之后具有物力、人力和相应的技术及成本优 势[1], 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是互利共赢的过程,但阻碍也不小。 我们判断是,站在当下,困难大于机遇。定性判断上困难有政局变动、恐怖主义威胁、大国阻挠等。定量上,我们以高铁出海为例观察,目前落地案例明显少于失败案例。

失败: 美国(签订合同后单方面中止)、墨西哥(两次反悔,中止项目,赔偿中国铁建)、泰国(政局变动,重启计划后转向日本,因超级优惠的贷款利率)、印度(首条高铁项目由日本揽下,同样是贷款优惠:提供了期限长达50年,额度超过1万亿日元且利率仅为0.5%的项目贷款)等。

成功: 土耳其安伊高铁、印尼雅万高铁、俄罗斯莫喀高铁(设计、车辆制造和通信信号接连确认由中国企业承担,算部分成功)、中老铁路等。

3.货币、财政、结构改革综合施策

先来看公报原文:“我们决心将 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 ,保持价格稳定,与中央银行的职责保持一致,但 仅靠货币政策不能实现平衡增长。在强调结构性改革发挥关键作用的同时,我们还强调财政战略对于促进实现共同增长目标 同样重要。”

全球公共品建设需要公共品稀缺国家财政发力,但同时市场可能更为关注主要经济体综合施策的走向。值得注意的是,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是较为肯定的语句,展望实际推动,我们认为中国在不单纯依赖货币政策、转向财政积极配合和机构改革可能是进展最快的,美国加息进程缓慢但也没有停止的迹象,相反欧日等货币政策依赖恐怕还会持续。这个怎么理解?

实际上,我们在专题报告《负利率是表,被怠慢的改革是里》中做了较为全面的阐述,这里我们再总结一下主要观点:

解决全球经济问题三条路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结构改革,适用于任何国家,也符合从易到难、从快到慢的排序。危机后各主要经济体首先采用了货币政策应对危机,但在其他措施上实施不力,全球经济复苏缓慢,货币政策边际效应明显降低。

其背后的本质原因是:全球经济低迷的一个共因是人口红利 的逐渐消褪,结构矛盾凸显,改革诉求增强但困难度上升:中国经济面临转型需求;部分发达国家福利机制弊端彰显,竞争力降低,欧元区货币、财政政策的不统一使得区域一体化推行困难;部分新兴经济体“荷兰病”问题在全球需求收缩中被暴露。然而,全球的输入人口实验又面临宗教、文化冲突以及民粹主义崛起等考验。

货币宽松效应的边际递减实际是表象,内在反映的是发达经济体迟迟不实施的结构性改革,毕竟新引擎缺位与老龄化等问题非朝夕能变。各国对货币政策的过度依赖使其多少已被绑架,改革的勇气相当缺乏。相反,中国自身正在推行积极财政政策,改革的决心和动作都在加大,中国在实践“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上落地性更强。

4.反思贸易保护

4.1贸易保护主义的具体表现

我们都知道现在贸易保护主义重新兴起,背景是全球经济低迷,各国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但反过来贸易保护可能会加重贸易低迷。 观察数据可见,根据世界贸易组织测算,2015年全球贸易总量缓慢增长2.7%,与全球GDP增速(2.4%)基本持平。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全球贸易数十年来一直以两倍于全球经济增速的速度增长,WTO也预测2016年全球贸易增速将与去年持平,这将是全球贸易增速连续第五年低于3%。

宏观层面上,贸易保护主义两个具体表现有竞争性货币贬值和贸易保护措施。

今年6月,WTO发布的G20政策定期监测报告显示,在截至今年5月中旬的7个月内,G20经济体出台了145项保护主义措施,为2009年以来最高。中国也深受其害,2016年上半年中国出口产品共遭遇来自1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65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同比上升66.67%,涉案金额85.44亿美元,同比上升156%。其中,反倾销案件46起,反补贴案件13起,保障措施案件6起。

我们认为促进贸易与投资可能是此次会议上较有成果的一项,包括强调世贸组织核心作用,设立贸易投资工作组,将减少及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底并重申决心实现这一承诺,支持世贸组织、联合国贸发会议和经合组织予以监督。呼吁通过组建一个关于钢铁产能过剩的全球论坛,加强信息分享与合作 [2] 。2016年底前批准《贸易便利化协定》,相较去年公报,这次有了明确时间表。

在去产能问题上,中方做出了表率,自去年底提出供给侧改革,今年在去产能问题上继续强化,有量化的目标,体现出决心。我们也继续看好中国下半年钢铁、煤炭去产能进度。 习书记在B20致辞上也提到:“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3-5年时间再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今年上半年钢铁、煤炭产能去化进度是低于目标的,下半年将强化。此外,本次会议还提及绿色金融,提出支持本地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开展国际合作以推动跨境绿色债券投资。这也是具备中国特色的,实际也是一种支持产能去化的路径。

4.2 避免竞争性贬值承诺下年内汇率主战场仍在美元

公报提出:“我们重申,汇率的过度波动和无序调整会影响经济金融稳定。 我们的有关部门将就外汇市场密切讨论沟通。我们重申此前的汇率承诺,包括将避免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 避免竞争性贬值承诺再次得到强化,其缘起恐怕是追溯到2015年811人民币汇改释放贬值压力,此举带来资本市场震荡,一度也被市场误认为这是中国主动开启竞争性贬值。 其后的一系列国际重要会议中,避免竞争性贬值不断被强调,此次会议再次强调这个实际上背后蕴含着对年内尤其四季度美联储可能加息的担忧。

我们认为,避免竞争性贬值并不等于不贬值,是指尊重市场规律。会议后的外汇市场走势恐怕主战场还是在美元,美国加息预期仍然在干扰市场。8月非农令9月加息基本无望,我们维持年内加息不超过一次的判断,概率最高的加息时点在十二月。基于此,美元年内后期整体易强难弱,人民币三季度守6.7,四季度随着加息预期再起,将可能突破6.7。

[1]2014年7月世界银行一份报告显示,中国高铁每公里的基础设施单位建设成本是1700万到2100万美元,相比之下日本和欧洲是2500万到3800万美元,美国是很高的是5600万美元。

[2]在7月的贸易部长会议声明中,该段为:“ 讨论成立一个全球论坛的可行性 ”。

联系人:沈新凤 18917252281 shenxf@nesc.cn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