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利率
国债
央行
融资
泡沫
评论(0)
收藏
上一篇:
头条每日一图:白银受阻于楔形上轨,下方支撑见17.70
下一篇:
特朗普一年前就预言:希拉里会被“闺蜜”坑惨
【见闻问答】为什么一夜间市场都在关注广义信贷增速了?
2016-10-31 18:15
0

表外理财将纳入广义信贷的消息一夜之间刷爆各大媒体。10月25日下午,多家媒体报道称,有银行接到央行《关于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的通知》,从三季度起,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的广义信贷范围。消息导致利率债价格瞬间跳水。[1]

10月27日,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对此进行了澄清,称该消息并不完全准确,目前MPA仍沿用前两个季度的“广义信贷”指标口径,表外理财并未正式纳入广义信贷范围。

但同时马俊也表示,“目前只是做相关数据搜集、模拟测试等工作”,人民银行将根据模拟测算情况,进一步研究将表外理财业务正式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的时机和具体方案,引导银行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2]

这也就意味着,尽管表外理财当前并未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未来则很有可能被纳入。为什么这次是针对银行表外理财?利率债为何会因为这一消息而首先跳水?如果开始实施新规,对整体市场会有何影响?这就首先要从央行今年起执行的MPA说起。

一、什么是MPA?

1、MPA的推出

去年12月29日,中国央行宣布,从2016年起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和合意贷款管理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acro Prudential Assessment,简称MPA),以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更加有效地防范系统性风险,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3]

2、MPA评分标准

简单来说,MPA是一套打分体系,央行给银行打分,用来区分“乖孩子”、“熊孩子”,每季打分,并有奖罚。但今年还只是评分看看结果,先不实施奖罚。

MPA打分体系中包括很多指标,每个指标按银行自己情况打分,最后所有指标得分加总后,评出总成绩,分为ABC。这就像一张考卷,里面好多题目,最后算总得分。[4]

MPA的评分分为三档:[5]

A档七大方面均为优秀(90分以上)C档资本充足率和定价行为任一项不达标,或者流动性、资产质量、外债风险、信贷政策任意两项不达标(60分以下);除此之外,均为B档

从分布来看呈梭形,成为A档和C档的机构都非常少,有些科目对商业银行约束并不强。评级为C档的银行会央行窗口指导,并采取惩罚措施。不过,整体合格、单项不合格,银行也仍有可能受到央行的窗口指导或采取其他改进措施。

3、激励惩罚措施有哪些?

招商宏观谢亚轩团队认为,从今年前三个季度MPA执行的情况来看,目前包含三种类型,最主要是差别法定准备金利率。[6]

正常情况下,启用±10%的幅度,即对A档机构实施奖励性利率(法定准备金利率×1.1);对B档机构继续保持法定准备金利率;对C档机构实施约束性利率(法定准备金利率×0.9)。需要增加宏观调控力度的情况下,启用±20%的幅度。较为极端情况下,启用±30%的幅度。此外,还有同业存单发行的限制,与借贷便利的利率浮动调整。

二、MPA对广义信贷增速有何要求?

1、广义信贷包括哪些?

按照央行的定义,广义信贷包括:[7]

1、央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中的各项贷款;2、债券投资;3、股权及其他投资;4、买入返售资产;5、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合计。

需要注意第1项在2015年初已经做了扩充,将存款类金融机构拆放给非存款类金融机构的款项纳入“各项贷款”,今年的MPA进一步将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纳入其中。所以银行对非银的拆除或存出都纳入广义信贷范畴。

2、MPA考核的具体要求

根据MPA 的具体要求,对于全国性重要性机构而言,广义信贷增速与目标 M2增速偏离不超过 20 个百分点则为 60 分,若超过则为 0 分;对于区域性重要性机构,为不超过 22 个百分点;对于普通机构,为不超过 25 个百分点。

具体来说,对于多数全国性银行而言,以年初13%的 M2 目标值估算,广义信贷增速需控制在 33%以下,由于中间没有过渡值,这一要求属于刚性指标,为了不降级银行会尽力达成。

但是,国泰君安银行团队邱冠华、王剑等人认为,因为今年很多中小银行资产增速过快(大银行基本无此问题),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相关指标(比如计算MPA资本充足率时也用到广义信贷增速)都得分不佳,导致一季度总成绩是C(预计上半年总成绩也不会太好)。[4]

三、跟表外理财有何关系?

1、为什么会涉及表外理财?

国泰君安认为,虽然MPA今年没硬性考核,但很多银行还是希望能在年底达到B,以免惹央行生气,这也意味着广义信贷同比增速要压缩到35%以内。[4]

为尽快达到好成绩,开始有银行把资产往表外转移,也就是理财产品。所以,我们今年看到,上半年的理财增量中,城商农商的占比达到43%,全国性股份行占35%。

从考核的指标来看,把表内信贷资产转至表外,可以有效规避广义信贷规模、不良率、资本充足率等多方面的监管。表外理财以及委外的规模出现趋势性上升。[5]

央行已经及时发现了这一势头,今年7月底,中国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在《中国货币市场》的官方微信号上发表了名为《央行解读MPA热点关注问题:如何理解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文章。文章表示,未来MPA对表外业务的规范也会进一步加强。

张晓慧当时指出,MPA从关注贷款转为关注广义信贷,能够有效缓解金融机构在表内通过腾挪资产等手段规避调控要求的情况,使金融机构表内资产扩张更加平稳有序。但部分金融机构为规避MPA要求,也的确存在将原先表内业务转移至表外处理的可能性。[9]

2、表外理财规模有多大?

9月初,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发布《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6上半年)》称,截至6月底,全国共有45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财资金账面余额26.28万亿元,较2016年年初增加2.78万亿元(11.83%)。[10]

东北证券分析师陈亚龙认为,表外理财是指银行理财中的非保本型产品。从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的报告来看,表外理财市场总规模至 2016年6月的规模已达20.18万亿,约合同期人民币贷款总量的五分之一,总体规模可观。[11]

1

增速上,东北证券估算2016年中表外理财与2015年末相比增长16%左右,年化增速为32%左右,增速较快;但按照 MPA 考核规则,广义信贷增速应当维持在 M2±22%范围内,按照 9 月 M2 增速测算为不高于 33.5%,所以表外理财总量上可能并未明显超速。但结构上看,银行间差异比较大,很可能会有部分中小银行超标。

四、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有何影响?

1、整体影响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浩武认为,这只是纳入广义信贷,因此对银行的风险资本计提以及拨备计提不会有较大影响,并不会大量占有银行的资金和对银行的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主要影响在于限制部分理财扩张迅速的股份制银行和试图弯道超车的城商行的表外理财扩张,对于表外理财资产较重的银行的利润会产生一定影响。

陈浩武认为,长期来说对规范银行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对于投机取巧,弯道超车等现象进行了有效地指导与防范。同时,对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尤其是投资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大行来说是利好,尤其是基本面较好的建行、工行和中行,对于中小行来说是考验。[12]

兴业证券分析师唐跃也认为,对中小银行的影响比大银行更大,目前还没有出细则,后面还要看执行情况,而且控制的是增速,而不是绝对规模,也不用过分悲观。[8]

但政策的出台显示央行和监管层对金融资产价格泡沫非常的警惕,金融机构无序扩张的态势在之后受到政策打压的方向越来越明确,信号意义更重要。

广发证券测算了在新旧口径下各家上市银行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结果也显示大银行所受影响较小,中小银行所受影响较为明显。以下为华尔街见闻根据广发证券测算数据制表:

3

2、对债市有何影响?

在上半年理财产品26.39万亿元余额中,流入债市的比例大幅提升,从去年年底的29.49%升至40.42%,达10.7万亿元。利率债(包括国债、地方政府债、央票、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和政策性金融债)占6.92%,信用债占28.96%。

理财资金偏爱债市,是因为在严苛的投资范围限制下,可替代资产稀缺,理财资金的增量只能体现在债市中。另外在刚兑下,理财资金有天然投资冲动且具有保守风格,因此即使债市收益率呈下行趋势,对债市的配置需求依然存在,且随着负债端规模增长而增长。

东北证券陈亚龙认为,尽管此次摸底测算存在试探性,但部分表外理财业务扩张较快的银行顾虑到后续理财纳入正式考核的可能性,还是会考虑限制速度、压缩理财规模、抛售存量表外资产(现金和存款除外)。[11]

在除现金和存款外的理财资产中,非标只占 20.11%且流动性差、难以抛售,而债券则流动性好,占比高(49.14%,根据理财登记中心 2016年上半年数据测算,含表外和表内),因此债券成为调整规模的首选。

2

不过光大证券陈浩武认为,对债市会有消极影响,但影响有限:[12]

债市中主要为大银行资金入市,而正如我们刚才分析的,大银行所受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存量巨大,要突破 30%以上的增速较为困难。而中小机构的资金量有限,而且允许30%左右的增速,因此资金量不会出现大规模抽离。

申万宏源分析师孟祥娟称,即使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也不妨碍委外的继续增长。无论是银行表内还是表外资金,无非是投向金融和实体两大领域,在实体经济需求不振,同时房地产调控升级带来未来房贷收缩的情况下,银行整体投向金融市场的占比预计仍将持续上行,而囿于投研能力的限制等,委外仍是银行的重要选择。对债市难言利空,同时若理财收益率加速下行,反而进一步提升债券吸引力。

3、对理财有何影响?

表外理财纳入MPA,理财规模扩张放缓,理财收益率下行是当前分析师的普遍看法。

申万宏源孟祥娟认为,目前反映出央行期望通过将表外理财纳入 MPA 考核,实行表内外的统一监管,但是尚无充足证据表明央行会实行惩罚性措施控制表外理财发展速度。后期需要关注新的广义信贷考核情况。[13]

对于理财规模增速,已经出现了回落,随着资产端和负债端收益率利差的缩窄甚至部分倒挂,银行理财增速已经高位回落,预计后期将延续这一格局

如果此政策出台同时央行后期通过 MPA严格控制表外理财规模,则将对理财的成本及投向都将产生较大变化,加快理财收益率回落。

不过,国信证券分析师董德志团队则认为,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只是一种技术口径上的修正和完善,和当年将信贷资产统计扩展到社会融资总量统计相类似。真正目的是在于,监测或控制那些非常隐秘或不透明的非标类资产,而并不在于控制债券类资产。[14]

即便将表外理财引入广义信贷口径测算,从规模和现实增速来看,其对于广义信贷增速总考核水平很难形成负面影响,主要原因也在于表外理财的低基数、高增速扩张时期已经过去了。

因此担心引入表外理财并恶化广义信贷增速,导致银行自发收缩业务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不存在这种所谓的由于考核而导致的被动收缩,那么市场所担心的那种负面情况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此外,招商证券马鲲鹏表示,看好理财委外业务的发展。理财规模扩张放缓甚至收缩后,“新发产品以滚动弥补存量产品损失或利差倒挂”之路不复存在,“做好存量业务、提高存量业务收益”将成为未来银行理财业务的主要任务。作为当前为数不多的高收益资产运用方式,委外业务(不论是债券委外还是权益委外)都将成为银行理财更重要的高收益资产类别,将迎来更大发展,在理财总盘子中的占比预计将持续提升。 

附件:参考资料:

[1]《媒体称央行或考虑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 债市或受冲击》,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王懿君

[2]《央行马骏:表外理财未正式纳入广义信贷,口径间会平稳过渡》,来自一财网,作者:徐燕燕

[3] 《央行又甩新名词,到底什么是“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呢?》,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张家伟

[4] 《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有何影响?》,来自国泰君安银行团队,作者为:邱冠华、王剑、张宇、赵欣茹等人。

[5] 《半年时点流动性考验临近 小心关于MPA的这“八个误解”》,来自招商证券谢亚轩团队

 [6] 《 MPA完善版的新规影响几何?—宏观审慎管理体系专题之二》,来自招商证券谢亚轩团队

[7] 《货币创造和广义信贷监管(上):写在MPA处女秀当晚》,来自金融监管研究院,作者:孙海波

[8] 《监管冲击,立足短期,放眼未来——表外理财进 MPA考核,影响几何?》,来自兴业证券固收团队,作者:唐跃、黄伟平、罗婷、左大勇、王涵等人

[9] 《央妈也来“补刀”?张晓慧:未来MPA对表外业务的规范会进一步加强》,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张美

[10] 《上半年理财突破26万亿 超四成流入债市》,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陶旖洁

[11] 《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测算点评》,来自东北证券,作者:陈亚龙

[12] 《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影响》,来自光大证券,作者:陈浩武

[13] 《政策尚不明确 不必过度悲观——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点评》,来自申万宏源,作者:孟祥娟

[14]《表外理财资产纳入 MPA 广义信贷监测范围意味着什么?》,来自国信证券,作者董德志、赵婧、柯聪伟、李智能等人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