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条评论
收藏
【见智精译】白宫首席经济学家: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财政刺激政策
作者: 见智宏观研究
2016-11-03 11:47
大多数学者与机构通常认为财政政策无效且副作用成本较大。白宫首席经济学家Jason Furman则认为当下需要重新审视财政刺激政策,财政政策可以在货币政策受限的情况下刺激增长。

本文译自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发布的OP-ED:The New View of fiscal policy and its application,原作者为Jason Furman,转载请必须注明来自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禁止删除此行,如有错误,还请指正。对文中提及的其他机构的研究观点,见智研究所及作(译)者持保留意见。

数十年来,在学界流行的对财政政策的观点可以被总结为以下四条:

  1. 财政政策是被货币政策所主导的一种稳定性工具。政策存在滞后效应
  2. 即使政策制定者正确的择时,相机而动的财政刺激被视为完全无效(李嘉图等价),或伴随副作用(高利率和私人投资挤出效应)
  3. 政策制定者需要考虑财政的稳定情况,因为财政政策的优先目标应当是长期的财政平衡
  4. 不考虑以上第1条和第3条,政策制定者也应当保证财政刺激应当是非常短期的。这包括拉动需求,在货币刺激完全启动之前支持经济的同时减少有害的副作用和长期财政损害。

然而在全球危机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利率已经下降了几十年。而在过去八年的经济政策经验中,我们需要开始对财政政策的种种旧观点重新审视。

首先,财政政策对于逆周期政策来说,是货币政策有益的补充。

当前全球的利率依旧处在历史性的低点,央行和一些国际机构开始意识到,单单依靠货币政策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实际利率的下降不是一个新现象,这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一直出现。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主要经济体的利率就一直在下降。而考虑影响利率的因素——人口,科技带来的劳动生产率的状况,实际利率很难再回到危机前的水平了。(参考本篇文章

其次,相机而动的财政刺激是可以非常有效的。而在某些情况下还会带动私人投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财政刺激提升了利率水平可能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当前,越来愈多的证据开始显示财政扩张也有很多积极的作用。当货币政策开始受限时,财政政策会非常有效,且货币政策不会从利率和汇率的渠道抵消财政政策的正面影响。而财政政策甚至可以带动私人投资和通胀预期。货币政策的反馈函数是非常重要的,有些经济学者认为,货币当局在财政扩张时期回到以泰勒规则为基准的政策将会大大降低财政乘数。

图:GDP和商业固定投资的简单加速器模型

第三,财政的扩张很大程度是由政府赤字实现的。而当前的低利率水平意味着政府拥有的比以往更多的空间来进行财政刺激而不必担心清偿力问题。有效率的财政刺激不但可以提升增长,也可以提升财政的可持续性。有效的财政刺激可以使生产的增长快过债务的增长,从而削减债务与GDP的比率。要改变这个比率需要关注增长速度和利率之间的差。当财政政策对增长速度的影响大于对融资成本的影响时,将增强财政的可持续性。而随着利率的持续低水平,这将进一步增强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当前主要发达国家的利息支出相对于GDP始终处于低位。

图:政府债务利息支出与GDP的比值

第四,以扩大总需求为目标的持续性刺激(针对性投资以及扩大总供给)在很多情况下是可取的。全球性的不景气显示出持续的需求不足并拖累了通胀,这使得持续性的刺激可能成为必要手段。持续性的财政刺激不仅在扩大需求方面十分重要,他也能提升劳动生产率和总供给。IMF的研究显示,增加的政府投资可以促进投资和消费。此外,财政支出还可以在未来带来财政收入并降低债务与GDP的比值。

选择什么样的政策取决于国家和经济环境。在当前货币政策失效的状况下,政策制定者应当实事求是地审视财政政策的优点而不仅仅是被过去的观念所束缚。综上,我们期待财政政策重新回到历史舞台。

1条评论
收藏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