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畸形“的欧元注定死亡?这位教授不这么看
2016-11-29 22:22
0

始于2009年底的欧元危机已经持续近七年,造成危机的原因众多,包括深陷危机的欧猪国家积累了过多公共债务、不健全的银行体系、欧元设计上的结构性缺陷,以及欧洲领导人的无能,后者因坚持紧缩政策导致危机事件延长,使希腊等国陷入衰退。

面对年底即将到来的意大利修宪公投和明年多国大选,市场愈发质疑欧元的前景。英国私募和风投公司Burnbrae Group总裁Jim Mellon甚至预言欧元将在五年内消失。

但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Markus K. Brunnermeier并不这么看,他认为欧元体系可持续,关键在于德法的联盟。

Brunnermeier认为,法国和德国是欧洲一体化的引擎。如果法国和德国在某件事情上达成一致,所有的国家都不会有异议。广义上说,北欧五国的观点和德国类似,而地中海国家的想法偏向法国。

2010年春秋两季出现了两大权力的转移:

第一是权力从布鲁塞尔转移。IMF的介入以及跨政府的EFSF建立之后,一切都由国家领导人或者财长来决定,而非布鲁塞尔当局抉择。

第二是2010年秋季法国总统萨科齐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那场著名的海边散步谈话,双方同意对私人部门持有的希腊债务进行减记和债务重组。自此西班牙和意大利债券利率飙升。市场认识到德国和法国的言辞可能推动利率走高,破坏经济前景。

这两大国家想要解决欧元危机,但同时也为如何解决未来危机定下基调,特别是德国,而法国更关心解决当前的危机。

针对市场关于欧元注定失败的言论,Brunnermeier的看法更为乐观,他认为欧元是可持续的:

“我认为,民众团结一致并做出正确事情的意愿要来得比美国经济学家认知得更强烈,当然过程中会面临危险和挑战,不过欧元不太可能崩溃。如果你看危机后人均GDP的增长率,可以发现其和美国的增长率几乎是相同的。问题在于,没有了欧元,一切是否会变好。

另外有人说,在危机前欧元使得大量资本流入欧元区边缘国家。大部分边缘国家的GDP大幅增长,不过也让其更加脆弱。这种说法对错参半,因为也有大量资本流入非欧元区的东欧国家,而这些国家也必须应对突然“刹车”。对他们来说现实更残酷,而欧元区内的国家可能能得到更平缓的过渡。”

如何解决欧元这个迷局,Brunnermeier早在2012年就曾给出过建议,他呼吁出台一种欧盟担保的债券,这样就不用对德国金库有诸多要求。鉴于当前的政治环境,他认为财政联盟看起来并不可行。

Brunnermeier近期还发表了一篇论文,认为推行一种证券化、跨国债券能为欧洲央行退出量化宽松助一臂之力。目前欧盟决策官员正在评估该论文的提议。

关于当前反欧元的政治环境,Brunnermeier认为,各国政客都把不受欢迎的措施怪罪到欧洲或者欧元头上,碰到深得民意的措施就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民众难免有反欧元的情绪,这也是他一直希望推出欧盟担保债券的原因,一方面是不违背德国的债务准则,另一方面也提供了与法国观念相符的安全资产。

他认为,欧元危机只是我们面临的全球层面更大危机的一个症状,并不是说未来几个月和几年能轻易解决危机,只是路可以走,当然许多都取决于谁将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统和意大利总理,以及意大利银行业问题的进展。

安全是另一个因素,一边是俄罗斯的虎视眈眈,另外美国可能相应减少北约组织内部对欧洲的涉事。市场共识认为欧洲必须团结一致,尽管德国和法国在如何应对危机及经济问题时可能有根本性的分歧,但大部分欧洲人对最终的目标还是有一致看法,他们希望生活在一个能保护公民免受个人打击和苦难的开放、包容的社会里。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