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融资
风险
泡沫
评论(0)
收藏
上一篇:
一泻千里!土耳其里拉续创历史新低
下一篇:
美国新总统“定律”:第一年往往不是经济高点
同业理财还有三大风险 债市险情仍未完全消除
2017-01-11 14:33
0

2016年债市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民生证券李奇霖认为,与同业理财规模的收缩不无关系:

在银行体系内部,商业银行之间互相持有他行同业理财产品,从而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信用创造链条。当银行面临季节性监管考核压力时,同业理财规模被迫收缩,信用链条随之断裂,流动性较好的资产遭到抛售,资金面紧张情绪蔓延

李奇霖认为,当前风险仍然没有释放完毕,17年债券市场仍有一些潜在风险点来自同业理财。

首先,理财资金投向的穿透式监管日益趋严,表内资金购买同业理财需要真实计提风险资本。

李奇霖称,底层资产清单在同业理财购买中扮演重要角色。一方面,同业出具底层资产清单是为达到信息披露和穿透式监管的要求;另一方面,资产清单也可以成为银行节约净资本占用的重要手段,甚至出现部分银行在净资本不够用的情况下,要求同业理财的发行方承诺投资风险权重较小的资产。

不过,底层资产清单对于银行风险控制的真实作用可能不及预期。李奇霖分析了这其中的两大原因:

其一,银行理财的运营模式决定了底层资产清单或许无法发挥实质性作用。理财产品在运作过程中,负债端资金进行混合集中,同时伴随资产端和负债端的期限错配,通过借短融长、滚动发行维持项目运行,因此理财资金投向往往无法实现彻底剥离,本质上承担的风险相似。

其二,为了保证收益水平,同业理财发行方可能有时不会按照真实清单进行投资。反之,其会选择风险相对较高、相应风险权重较大的资产投资以保证收益,由此为购买方进行资本计提造成困难。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有二:其一,购买者或主动要求发行方进行清单修饰,从而节约资本占用;其二,发行方向购买方提供资产清单后,进行与清单不符的操作,购买方被动进行资本计提。而近期监管风向亦转向此处,银行购买同业理财产品需要按照投向真实计提风险,由此可能引发债市的连锁反应。

李奇霖称,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风险点为委外资产是否纳入统一授信问题。

银监会在2016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信用风险管理的通知》(即银监会42号文)中提到:

银行应将包括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在内的由银行承担信用风险的业务纳入统一授信管理,其中,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应按照穿透原则对应至最终债务人;实质上由银行业金融机构承担信用风险的表内外业务均应进行分类。非信贷资产分类要坚持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实行穿透式管理,根据基础资产的风险状况,合理确定风险类别。

李奇霖在报告称,在42号文之前,银行对于特定目的载体的授信并不统一,部分银行针对特定目的载体进行授信,而更多的银行选择了针对特定目的载体的发行方进行授信。42号文首次明确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按照穿透原则对应至最终债务人,并纳入统一授信管理,且需要满足单一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不超过15%的监管指标要求。

因此,李奇霖认为,42号文的出台或将对银行理财及自营委外带来较大冲击。对于银行持有的本行已经授信企业的信贷或非信贷资产,毫无疑问需要纳入统一授信。但是,如果委外机构投资的标的并非本行授信的企业,银行就会面临一定的监管压力,具体表现为银行是否需要给这些企业授信;如果不能授信,是否需要要求委外机构抛售相关资产。银行具体执行仍待监管明确,由此给债市带来一定风险。

最后,李奇霖提出,在“严监管、去杠杆、挤泡沫”的监管思路下,带有隐形刚兑性质的理财产品均需“回表”,将使得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充足率达标压力。

他分析到:

11月23日,银监会就《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公开征求意见,加强资本充足率约束,在“严监管、去杠杆、挤泡沫”的监管思路下,理财和同业资金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指引中第25条要求对担保承诺类、实质承担信用风险的投融资服务类、中介服务类业务计提减值准备,并审慎计算风险加权资产,计提资本,旨在通过资本充足率监管控制对表外业务的风险识别,加强对表外业务中承担实质信用风险的资产穿透在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下,表外业务或将受到更为严格的约束。特别是针对表外理财而言,若带有隐形刚兑性质的理财产品均需“回表”,将使得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充足率达标压力。

此前,表外理财资金购买信用债,无需进行资本计提;若表外业务转表内后,同业理财按照真实的投向计提资本权重,为节约净资本占用,购买债券和同业理财等资产配置行为将会受到影响,具体表现为当其他条件不变时,投资债市的流动性边际被迫缩减,信用债首当其冲。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