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贸易制裁?特朗普内阁政策倾向研究
2017-01-12 08:07
来源: 申万宏源宏观
14

本文作者为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李一民、李慧勇、李勇、汤莹,原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申万宏源宏观”,原文标题为《对华贸易制裁会伤到谁?——特朗普人事班子系列研究之一》。

12月21日,特朗普宣布成立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目的是阻止工作岗位向中国、墨西哥等国外流,并提名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领导新组建的全国贸易委员会,为美国的贸易和产业政策提供决策意见。纳瓦罗最为人所知的观点是对中国的强硬鹰派态度,他支持特朗普对来自中国的商品施加45%的惩罚性关税,在多个场合和声明中表达对中国、对中美贸易的不满,将诸多问题引向“中国威胁论”。

特朗普启用纳瓦罗的举动被认为是他立场强硬,打算重塑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关系的最新迹象。但事实上,尽管特朗普及其团队作风较为强硬,反华、反全球化的激进趋势较为明显,很可能在之后采取强制性高关税、较高的移民限制等措施。

如果美国强行推行对中国的贸易制裁,这一冲击不仅对中美两大经济体造成影响,也会影响相关产业链上的多个经济体发生危机,而这些危机又会进一步影响美国公司和相关产业的就业与发展。目前来看,中国出口优势产业集中在纺织服装、家用电器、消费电子、金属制品、机械、塑料制品、玩具产业等,也是中美顺差的主要贡献来源。美国反华贸易政策很可能从以上行业先下手。目前一些分析认为2016年人民币经历的较大幅度的贬值有可能提振以上行业在2017年的盈利空间,但仍需地方贸易战一旦落地对这些行业的潜在损伤。

尽管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们依然要警惕即将上任的新总统某些偏激的观点和可能采取的强制性高关税、移民限制等举动。正如当年的里根总统一样,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团队主要由商人组成,缺乏主流经济学界认可的学者,依然有可能做出不符合美国长期经济利益、不符合经济学规律的决策。

纳瓦罗对华鹰派政策梳理

12月21日,特朗普将正式提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作为其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现年67岁的纳瓦罗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著名的共和党右翼对华强硬派人士。国家贸易委员会是在白宫下设立新的贸易机构,主要任务是就贸易谈判的创新战略向总统提供建议。

特朗普提名纳瓦罗为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是基于纳瓦罗的贸易保护倾向与特朗普团队的经济政策思路一致。作为“中国威胁论者”,纳瓦罗长期以来关注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关系,并多次就中国的发展问题发表文章,更在公共场合公开表明自己偏激的立场。表1总结了近十年来纳瓦罗的主要作品及观点。

1

根据纳瓦罗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他是一个典型的鹰派“中国威胁论”观点持有者,立场尤为强硬。他的主要观点有:

第一,中国通过压迫工人获取廉价的劳动力,以此夺走了美国高素质工人的工作;

第二,中国正在将其污染向全世界扩展,并且最终将威胁到美国的环境问题;

第三,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盗版国家,制作粗糙且劣质的中国制造产品正在残害美国消费者的身心健康;

第四,中国的专制体制正在挑战美国伟大而光明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观;

第五,中国对非洲和拉美地区的经济渗透"新殖民主义战争",正在迫使非洲国家用它们的自然资源来换取这些项目,让中国进入它们的市场,实际上使非洲人民更为贫困;

第六,中国的军事发展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极大的挑战,并且正设法挑战美国的经济霸权和军事霸权;

第七,美国消费者应尽量避免购买中国产的产品;美国人民应当对政府官员施压,让他们知道得“认真”同中国打交道;美国企业应把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出来,并且对中国生产的产品加强质量管理。

总之,作为特朗普15人经济顾问团队中唯一“经济学者”,纳瓦罗对中国观点较为偏激,从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多个方面对中国措提出批评,认为中国的崛起不仅威胁到了美国的大国地位,还降低了美国的就业和人民生活水平。他提出,应该向中国商品征收43%的关税,特朗普在竞选演讲中直接上调到45%。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依赖

特朗普在竞选中的主要观点是削减税收、大兴基建、增加就业、贸易保护等政策,他提出的“把就业带回美国”口号获得了很大一部分美国中下阶层人民的支持。中国加入WTO后的十年内,随着中美货物贸易赤字不断扩大,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迅速下降,不少学者认为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下滑是中美贸易发展的结果,因此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倾向于对中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货物贸易逆差国,中美贸易关系稳定化与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下降在同期发生,数据显示中美贸易总额与制造业就业呈反向增长,相关系数为-13.15%。因此,正如特朗普在竞选宣言中所说,他提供美国再就业机会的主要举措之一是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制裁,减少对中国的进出口,把更多的就业机会提供给美国人,一切“以美国为中心”。

2

3

特朗普启用纳瓦罗的举动正是他立场强硬,打算重塑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关系的最新迹象。根据特朗普上台前后的强硬态度以及启用纳瓦罗、迪米科(美国贸易代表职位的主要候选人,对中国态度非常强硬)、赖思哲(曾帮助里根政府向日本施压,迫使日本限制对美国出口)等一系列对外态度较为偏激、强硬的人选作为贸易相关人员的举措来看,美国政府未来对中国采取贸易制裁的可能性相对较大。紧接着这一系列行为,特朗普对中国实行较高的惩罚性关税、加强移民政策的审核等一系列反全球化、反国际贸易的举措也并非不可能。

众所周知,国际贸易的扩大可以使得不同的经济体更有效地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在更为专场的领域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根据IMF的观点,贸易与发展以及经济增长与减贫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移民、贸易自由化、补贴改革等强有力的政策工具能够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发挥极大的作用,在提高贫困线以下人群收入的同时,也为有助于穷人的医疗和教育等社会性开支带来了收益。对中国等贸易大国施加贸易制裁、贸易指控等,反而会导致失业率上升。

虽然贸易保护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与受影响进口品直接竞争的行业和工人的压力,但施加关税一般会带来紧缩性影响,减少整个经济的产出、投资和就业。同时,它还可能导致贸易伙伴征收报复性关税,从而可能引发两败俱伤的贸易大战。关税会造成外汇市场上本币升值,从而可能减少GDP和就业,最终会使贸易逆差恶化。IMF使用全球综合货币与财政模型展示了两种情景,一是东亚新兴国家不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另一情景反之。两种情景中,实际GDP均有所下降,美元出现升值。

4

5

同时,尽管传统观点认为中美贸易降低了美国制造业就业,但是近年来的数据显示,中美贸易总额与非农就业呈正比,相关系数为21.54%;中美贸易的促进不仅增加了美国的非农就业,还促进了美国实际GDP的增长。

6

7

根据美国商务部统计,截止到2016年10月为止,一年以来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4728.41亿美元,与上一年相比减少了5.18%。其中,美国对中国出口920.3亿美元,下降3.5%,占美国出口总额的7.64%,下降了0.06个百分点;自中国进口3808.11亿美元,下降了3.8%,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00%,下降了0.5个百分点。美方贸易逆差2887.81亿美元,下降了6.2%。尽管如此,在全球贸易缩水的大背景下,作为美国第三大贸易国,中美之间贸易总额仍然占到了美国与全世界贸易总额的15.8%,占美国前30贸易国交易总额的将近19%,在美国贸易往来市场上仍然占据着重要地位。通过近十年来的数据测算中美贸易互补度可以发现,两国之间的互补度均大于1,中美两国直接的贸易互补度较高,贸易依赖性较强。

8

9

同时,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占到了中国对世界出口的约20%,是中国最主要的国际贸易国家和地区之一。尽管近一年来中国对外贸易整体萎缩,进出口累计同比降为负值,但与美国的贸易仍旧表现卓著。可以说,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非常重要,已经成为了两国居民投资和生活不可用缺少的一部分。

10

11

12

13

总之,尽管特朗普及其团队作风较为强硬,反华、反全球化的激进趋势较为明显,很可能在之后采取强制性高关税、较高的移民限制等措施,但是考虑到中美之间稳固、长久的贸易往来行为和世界范围内其他经济学家的观点,这些强硬的举措很难对中美贸易产生尤为强劲的影响。同时,由于竞选政治周期的存在,我们也预期可能并非特朗普当初声明的所有事项都会得到施行。由历史的趋势可以看出,来自共和党的美国总统提出的对中政策更为务实,这为中美合作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通过惩罚性关税对贸易伙伴“采取强硬措施”的这一举措很可能导致经济下行、经济增长降低、就业进一步恶化,与特朗普实施这一政策的初衷不相符。如果美国强行推行对中国的贸易制裁,这一冲击不仅对中美两大经济体造成影响,也会影响相关产业链上的多个经济体发生危机,而这些危机又会进一步对美国公司和相关产业的就业与发展造成并不正面的影响。

总之,尽管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们依然要警惕即将上任的新总统某些偏激的观点和可能采取的强制性高关税、移民限制等举动。正如当年的里根总统一样,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团队主要由商人组成,缺乏主流经济学界认可的学者,依然有可能做出不符合美国长期经济利益、不符合经济学规律的决策。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