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遥遥领先!为什么央妈对数字货币青睐有加?
2017-03-26 20:29
74

“如果大家都持有现金的话,负利率就没有效果了,随着数字货币普及,现金使用率大幅度下降,在极端通缩的情况下,也许负利率比直升机撒钱更有用。”

这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博鳌论坛上的表态。当人们还在担忧无现金社会的风险时,出于各种考虑的央妈们早已在默默推进这一社会的到来。

周小川在本月初曾指出,“网络科技、数字货币的发展,包括区块链等新技术,在未来产生一些当前人们不容易完全想象或者预测到的影响”。但与此同时,中国央行也是数字货币探索毫无疑问的领先者:今年年初,中国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

即使是同样走在无现金社会前列的瑞典央行,也还停留在商议是否引入数字货币的阶段。

大面积深化的无现金社会,可能对经济运行和宏观调控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可能带来金融理论的突破——正如周小川提到的,数字货币普及的状况下,央行会拥有一个有效的负利率政策。

而政府在无现金社会中的受益更是不少:从预防犯罪(贩毒多用现金)到避免腐败,从方便征税到更为便捷的个人信用判定,数字货币明显相较现金更胜一筹。

负利率政策长舒一气:再也不会被现金约束

央行行长周小川今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在经济处于通缩时,央行的工具箱中还包括负利率政策,但现实中负利率政策往往效果有限,因为相较存银行,人们会选择持有现金。如果发行了数字货币,使得流通中现金的数量大幅减少,人们的钱都在账户中。在这样的条件中,负利率就可以在刺激经济和消费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的确,目前实施负利率政策的国家里,或许没有谁敢说自己从中显著受益。这些国家的保险箱销售者除外。

而数字货币的推广,甚至取代现金就意味着,货币政策的有效下限并不为“零”。储户并没有离开银行持有现金的选择,负利率迫使人们消费的效果或许会大大提升;同样地,理想状况下经济过热时的加息也能让消费的人们思量再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有可能更易引发金融脱媒,金融恐慌和金融风险一旦产生也会加速传染,加剧对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破坏性。

有观点认为,区块链技术将使得金融市场完全透明化,从而带来一个更加稳健的金融体系。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主流的戴蒙德和戴维格银行挤提模型并不依赖于金融市场的不透明性。理论情况下,银行的投资组合处于完全透明。但是即便如此,意外的大规模赎回依然会令金融体系出现问题。

喜上眉梢的政府:便捷征税 预防犯罪

贩毒交易多以现金结算,而腐败也与现金脱不开关系。从预防犯罪的角度来看,数字货币有着太多的优势。而更为透明的交易体系也使得政府更容易准确高效地征税,用于贷款等个人信用的审核也更为便捷。

在一项高盛的研究中,无现金的程度(横坐标)与腐败程度(纵坐标)有着明显的相关性。


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也曾指出,数字货币更难篡改、更易线上和线下操作、可视性更强、渠道更为广泛,相比电子货币的支付体系反洗钱的成本更低。

探索数字货币 中国央行是毫无疑问的领军者

今年年初,中国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而中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探索,早在2014年便已开始。

瑞典也在考虑发行数字货币。瑞典已经是一个基本脱离现金的国家,现金流通额与GDP之比已经从1950年的近10%降至1.5%左右。去年年底,瑞典央行开展讨论,商议是否引入数字货币。瑞典央行副总裁称,期望在两年内作出是否发行“电子克朗”的决定。

而多数其他国家的央行仍基于各种考虑,在推进无现金社会:

2014年,丹麦中央银行已决定国内停止印刷纸币,从2016年进入无纸钞交易,推动全国数字货币付款方式。

2016年12月初,因硬币的铸造成本太高,韩国央行宣布废除硬币。

欧盟、加拿大、英国也不同程度地废除了超大面值的纸币。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