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2)
收藏
上一篇:
大行也在布局同业
下一篇:
二季度国内环境面临更大不确定性
押注创投助手,36氪创始人刘成城要造的一级市场彭博能够长多大?
2017-04-06 11:17
2

4月6日,北京协力筑成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36氪母公司,下称“筑成金融”)全面升级“创投助手APP”。今年5月,“筑成金融”将从免费的“创投助手APP”延伸到收费的B端软件 “Deeper募投管退系统”,刘成城对这两款产品的定位是“中国一级市场的彭博”。

2015年6月,蚂蚁金服为“筑成金融”注入数亿元人民币资金后,其估值超过5亿美元。“筑成金融”董事长刘成城称,蚂蚁金服入股,正是看中了36氪在创投圈中建立的生态,以及未来可能衍生出来的一级市场金融信息服务和交易。

创办36氪以来,刘成城一直想超越媒体属性,培育出纯金融属性的产品,围绕创业企业端,他这几年先后尝试过36tree,股权众筹平台等产品。不断调整后,今天的“筑成金融”旗下已形成三驾马车的业务格局:创投助手、36氪(媒体)、氪空间。

3月27日,刘成城从马云的湖畔大学开学典礼赶至上海,深夜12点,他向华尔街见闻演示了今年下半年即将大规模推广的机构版终端——“Deeper募投管退系统”,“我认为我们的产品是目前市场上最牛的”,刘成城数次向华尔街见闻强调这句话。看的出来,在通往金融梦的路上,创投助手和“Deeper募投管退系统”这一次被刘成城寄予了厚望。

 图:刘成城,由筑成金融提供

由来已久的金融数据服务梦

“会抓风口”是外界不少人对刘成城的印象。他的确似乎每次都踩对了点,从股权众筹到内容创业再到一级股权交易市场的企业服务,看上去无一例外。

刘成城对此不予认可。他觉得,在这些业务布局上,他和他的“筑成金融”都经过了长期的积累,和不止一次的努力尝试。

以创投助手为例,刘成城告诉华尔街见闻,这是从他创办36氪不久就开始探索的业务。这段往事,还得从他开始创业说起。

36氪最初是从刘成城的科技博客开始的。2010年6月,考上了中科院研究生刘成城,利用开学前的空档期,做起了科技博客。他开始翻译海外大量的科技公司以及最新新闻,发表在博客上,成为当时小有名气的博客。

2010年12月,36氪上线,刘成城以及小伙伴疯狂写稿,每天每人至少写5篇稿件。那时候,国内四大门户等主流网站以及传统报纸都不愿意报道初创企业,因为大公司报道影响力大,能获取流量,并能给媒体带来广告收入。

一位科技媒体创始人回忆,36氪和资深媒体人创办的创业家、虎嗅、钛媒体等几乎同时起步,但36氪的做法却有些不同:注重早期创业公司数据和资料;不挑选公司,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报道;不过于注重文本,重视文章数量,重视传播,不收广告费。

向所有创业公司敞开大门,这让创业者对36氪尤为青睐。而当时移动手机开始普及,微信、微博开放,技术门槛降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中国成为热潮。36氪成为早期创业项目的媒体龙头,海量的创业公司信息在这里汇聚。

越来越多的创业项目在这里汇聚,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在这里寻找项目。这里成为投资人和创业者的汇聚中心。

这时候,一级市场金融信息服务的种子已在刘成城心里生根发芽。2011年8月,刘成城从36氪内部孵化出融资平台项目——36tree,尝试对接创业者和PE/VC投资人的需求。

依靠36氪媒体报道,海量的创业公司上传至36tree,呈现给屏幕另一端的PE/VC投资人。不过,那时候,36tree平台上的项目只是简单陈列项目信息,像是一个没有交互功能的黄页。

2013年1月,36氪又推出36氪+,取代了之前36tree。寻求融资的创业者可以通过36氪+将项目直接提交给红杉、经纬、真格等众多一线VC和天使投资人。36氪+是36氪对以往资源的整合,它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高效对接,进一步扩大用户粘度和业界影响力。

不过,这两次尝试都未取得预期的成绩,至于原因,刘成城没有详谈,只是将之归结为“当时的产品思路不对”。

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产品思路?对于这个问题,担任“筑成金融”整个公司产品经理角色的刘成城从未停止过思考。

发力PE/VC端服务

2016年3月,刘成城决定重新做一级市场的金融信息服务。他详细研究了Bloomberg、wind的商业模式后发现,36氪已经是一级市场链接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信息窗口和平台,只是缺乏一个产品。

最后,他们决定做一款类似一级市场Bloomberg的金融数据服务产品,并为它设计了两个终端:一个是面向投资人个人的“创投助手”APP,目前是免费的;另外一个是面向B端投资机构的“Deeper募投管退系统”(deeper.36kr.com),已经开始商业化销售。

2016年中期,创投助手APP上线,它拥有三大功能:Deal Sourcing(项目资源)、follow up(跟踪)、Research(研究)。创业者在该平台填写公司完整信息,投资人就能在该平台搜索公司信息,并借助该平台找到联系人。

据刘成城透露,目前创投助手APP拥有8万家有效的公司数据,每天净增创业项目100个,其中50%的项目源自创业者主动上传。创投助手APP目前日活达到几万人,每个用户的日均浏览时长约30分钟。

刘成城表示,4月份大规模推广的这一版本已经接入蚂蚁金服、淘宝等大量外部数据,在目前静态的项目数据里面,增加新的项目发现功能,并生自动成脱敏数据。4月6日,创投助手APP全面升级,这些功能开始对外开放使用。

面向B端的“Deeper募投管退系统”于2016年底开始研发,并于2017年2月正式推出测试产品并已经销售给部分投资机构,今年5月份将正式上线。在PE/VC“募投管退”四个业务环节,目前这套系统重点解决的是“投”和“管”的需求。

对于“投”的环节,刘成城称,主要是基于投资机构投资的流程的主要环节(包括立项会、投决会等)设计。便于机构的管理者清楚的了解机构目前的项目储备情况,和每个投资团队成员的工作效率。

“管”的环节主要针对基金的CFO设计。CFO可以通过这个功能简单快速的收集已投资企业的季度报告等。另外,还能方便的生成投资企业的整体回报的报表,用于发给基金的LP。

刘成城称,创投助手在C端积累的数据可以为“募投管退系统”B端用户提供参考,比如,机构用户可以根据C端项目的融资变化情况,判断自己在同行中是激进还是保守。另外,对于B端机构用户比较在意的数据安全问题,刘成城给出的解释是,B端数据由机构用户自己输入,且只部署在本地服务器上,“因此,用户的数据是有安全保障的,我们不会掌握客户的投资数据。”

实际上,针对一级股权交易市场的PE/VC机构,募投管退的软件系统供应商目前并不少。既有软件开发起家的玩家,也有数据库起家的公司,以及大数据为切入点的公司,都盯上了这个市场。

相比大大小小的竞品,刘成城认为,拥有大量活的数据是创投助手最大的差异和竞争优势所在。

图:创投助手产品截图,由筑成金融提供

一级市场彭博?

截至目前,创投助手B端软件已经面向机构开始销售1个多月。刘成城透露,真格基金、英诺资本等已经采购了这套系统,不过,他们的下单客户中,还没有诸如红杉这样的大型投资机构。

刘成城对创投助手的未来非常乐观。他的目标是,创投助手和“Deeper募投管退系统”要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大最领先的一级市场金融信息服务商,成为一级市场的彭博,未来3年要实现上市目标。

他算了这样一笔账:仅中国的一级市场,注册的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数量达6万多家,9万多只私募股权基金,其中去年活跃(投资三个以上项目)的PE/VC机构约1.2万家;刘成城的计划是,“Deeper募投管退系统”3年内吃掉整个市场,销售1万个终端系统。目前,“Deeper募投管退系统”的售价在10-50万元/套,之后每年收取几万元的维护更新费用,按照平均每个终端25万元计算,公司仅这款产品的首次销售额将达到25亿元。

为了把创投助手打造成为一级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刘成城正在向淘宝学习。在他的规划里,在创投助手未来有更多的活动,2017年4月份就将举办创投圈“双十一”活动,所有的机构都来平台上来卖项目,比如顶级机构专场、明星机构专场、个人专场,知名公司创投专场等。

不过,据华尔街见闻了解,PE/VC机构对创投助手的反应有些冷热不均,尤其是一些大型或主流的机构,表现相对谨慎,包括经纬创投的投资经理黎竹岩。经纬创投曾连续3轮投资“筑成金融”,黎竹岩代表经纬在“筑成金融”担任董事。他向华尔街见闻表示,经纬创投目前使用的系统来自销售易,这是一家CRM系统供应商。黎竹岩评价说,该软件的作用是便于管理者管理,优化了项目推进流程,掌控项目进展,统计项目各项数据。

“36氪做创投助手之前与我们商讨过,我们也提出了自己的实际意见”,黎竹岩说,他个人更期望创投助手改善C端APP的服务,36氪(媒体)生产更多优质的独家内容。

在阿尔法公社副总孙佳骐看来,“创投助手本质上就是SAAS,现在投资人要看海量的信息,创投服务软件确实能够有效帮助投资者寻找项目和管理信息”。不过,数据服务方面阿尔法公社已经使用海外公司Crunchbase。该公司在一级市场资讯、数据等方面信息整合较好,能够客观、中立,每年账户收费为几十美元。

孙佳骐告诉华尔街见闻,国内的一级市场服务已经分化出不同的竞争生态:寻找项目,他们会看创投助手、以太、华兴Alpha;准备投资的时候,他们会用企查查、天眼查等软件。在他看来,创投助手的优势在于,聚合了创投一级市场生态,在创投助手有活跃的数据,同时也能在该平台上找到创业者联系方式,直接约谈,他个人对其商业模式比较看好。

不过,就这个领域来说,他认为,该领域会诞生一到两家平台级的企业。目前国内使用信息化软件的一级市场投资公司数量较少,随着中国私募股权类投资基金的暴增,这个市场也会随之增长。

原子创投副总裁姚嘉则向华尔街见闻表达了他的担忧。“使用类似‘Deeper募投管退系统’这样的平台,最大的担忧是信息泄露,核心事实和数据,我们不会上传到软件。”他说,这也是业内人士普遍的顾虑所在,“同行都怕第三方拿到了适时投资的数据”。目前,原子创投使用的系统为海外软件服务商Confuence。

针对业界的意见,刘成城借用福特先生的一句话做了回应——“当你问用户他们需要什么的时候,他们只会说我需要一批更快的马,而不会想到要一辆汽车。当你向他们推销汽车的时候,他们会找到一千个理由告诉你为什么马比汽车靠谱”。简单概括的话,刘成城的结论就是,“用户和行业会渐渐适应创投助手对行业做出的改变的。”

事实胜于雄辩。创投助手未来能长多大,能否承载刘成城的金融数据服务梦,时间会证明一切。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