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OPEC神秘的“朋友圈”:全球最大原油对冲基金掌门人安杜兰
2017-04-23 08:25
9
24231

OPEC争吵了两年多,为何去年11月底终于决定联手减产了?这背后有个并不广为人知的事。

OPEC不同寻常地秘密邀请了几位明星级原油交易员到维也纳,向这些嘉宾讨教问题。他们想知道,一旦减产协议失败,市场会有什么反应?油价会不会进一步下跌? 就在那场神秘会议的第二天,OPEC居然罕见宣布达成八年来首个减产协议。

要知道,OPEC成员国从2014年下半年起就对要不要联合减产爆发了激烈争吵。尽管产油国被油价大跌折磨得不堪重负,但他们却连先联手冻结产量都无法达成一致,最终令去年4月的多哈冻产协议“胎死腹中”。

这些特邀嘉宾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最终的减产决策。这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一位座上宾就是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资管规模高达17亿美元的全球最大原油对冲基金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掌门人。

出席那场秘密会议的参与者对会议的详细内容讳莫如深。沙特代表称:“这是我们与分析师、生产商和交易员不断商讨的一部分,特别是在OPEC会议和其他会面期间。”安杜兰则在此前不久称,他从1月开始就押注油价会涨,一直没改变立场。

安杜兰确实有足够高的能力帮助OPEC更好地把握市场。过去十年间,他多次准确预判到油价走势,在奠定自己业界佼佼者地位的同时也赚得盆满钵满。

安杜兰因成功预测到08年那波“史诗级”的油价暴跌而一战成名。当时,WTI油价从近150美元跌到30多美元只用了短短5个月。过去三年,在油价大起大落的市场巨震中,他又准确地抓住了2014年的油价重挫和2016年的反弹行情。

 2014年的油价大跌曾让安杜兰的基金回报率达到了38%,去年的大涨则令他实现了22%的年度收益率——在整个对冲基金行业被巨震行情和收益率而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年份,这样的收益率属于业界上佳表现。 

这当然不是安杜兰的最高业绩。这位明星级交易员曾创办的一只对冲基金有过收益率超过200%的辉煌战绩。

多年以前,安杜兰的年薪就达到了数千万美元。福布斯杂志曾在2008年将安杜兰列为全球薪资最高的前20位对冲基金经理之一。

荣耀与失落 

1977年2月,安杜兰出生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Aix-en-Provence)。他毕业于里昂国立应用科学学院,取得了应用数学硕士学位。之后他就读于巴黎高等商学院,获得国际金融学硕士学位。 

和多数华尔街人一样,安杜兰的就职履职相当光鲜。毕业之后,他进入高盛新加坡分公司,成为一名原油交易员。此后,他跳槽到美国银行新加坡分公司,负责原油交易业务。一段时间之后,他去了全球最大原油交易企业维多(Vitol)新加坡分公司,成为一名交易经理。2004年他调往伦敦,成了一名合伙人。坊间传言,他曾是维多最能赚钱的交易员之一,年收入曾高达2000万美元。 

尽管获得了高收入,但这并不能满足安杜兰的野心:他想做更大的赌注,而不是被公司严格的风控条款所束缚。

安杜兰事业的关键转折期出现在2007年。当年10月,他与人联手创建了对冲基金BlueGold,是多数股权股东,身居投资总监。

在他的带领下,这只对冲基金迅速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这只基金成立的次年,旗下BlueGold Global Fund取得了210%的超高回报率,纽约邮报惊叹地形容为“令人瞠目”,高到“恐怖”。它最初成立时的规模仅3亿美元,巅峰时期高达24亿美元,足足增长了八倍。 

然而,BlueGold辉煌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2009年,BlueGold收益率降至55%,2010年为13%,2011年急转直下,变成了负34%。 

BlueGold当年的亏损令人震惊,一本名为The Secret Club That Runs the World的书记录了其中的细节:

早晨上班时,安杜兰对自己庞大的原油多头仓位颇具信心。于是,他度过了一个悠闲的上午:请私教陪他健身,不时漫不经心地看一眼彭博终端。那是2011年5月5日,本拉登刚刚被杀,中东局势的不稳定似乎保证了能源价格的上涨,油价当天上午懒洋洋地交投在120美元/桶。 

然而,到了下午,画风突变。在消息面风平浪静的情况下,布伦特油价在他喝咖啡的间歇毫无预兆地急挫2.5美元,此后一路大跌,截至收盘跌幅高达10.4美元。 

虽然几美元在市场狂野波动的时候似乎不算什么,但对当时的BlueGold来说非同小可。因为他们通过多种复杂的衍生品动用了三倍杠杆——简单地说,虽然他们管理的资产是24亿美元,但实际的交易头寸价值接近80亿美元。 

像那天那种程度的油价暴跌对于对冲基金来说很可能是灾难性的。所以安杜兰指挥交易员们大量抛售,设法卖掉了价值30亿美元的头寸,损失了大约5亿美元。 

这还只是其中一天的遭遇。最终的结果,就是安杜兰和联合创始人分道扬镳。陷入亏损的BlueGold于2012年4月宣布关闭,向投资者退还了资金。 

东山再起 

首次创业失败的安杜兰很快选择了卷土重来。 

2013年2月,他在伦敦拉起了自己的对冲基金:Andurand Capital。一些BlueGold的老客户跟了过来。安杜兰允诺他们无需支付绩效费,直到基金净值满足高水位线(high-water mark)。 

Andurand Capital运行得很顺利。它在成立当年就斩获了25%的收益率,次年的收益率达到38%,最高收益率曾达到96.6%。去年,听闻Andurand Capital做对了行情,投资者们的资金蜂拥而至,这使得该基金管理着的资产规模比一年前足足增加了6.5亿美元,增幅达到62%。

“狼性”特征

这就是安杜兰,不轻易服输、无所畏惧、勇于承担常人惧怕的风险……他身上有很多知名交易员的共同特质。 

他也和许许多多交易员一样,清晰地划分出工作和家庭的界限,不愿意把工作情绪带回家里。这个在伦敦Harrods地区拥有一座价值1100万英镑的房屋,一辆定制版布加迪(Bugatti)跑车,以及一个美丽的俄罗斯妻子的男人,宁愿花数万欧元给自己的女人定做一件高级婚纱,也不愿意向她坦承他在市场中遭遇的挫折。 

正如华尔街见闻之前多次介绍的,很多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都很喜爱一项或者几项体育运动。安杜兰也不例外。他年少时酷爱游泳,曾经是法国国家青少年游泳队队员。他还是一个武术迷,喜欢自由搏击(kickboxing)。 

事实上,对于自由搏击,安杜兰不仅仅是喜欢,还把它经营成了一个生意。他原本打算收购陷入财务困境的自由搏击赛事联盟K-1,但被对方拒绝了。于是他发起了Glory World Series国际自由搏击联盟,担任该联盟母公司Glory Sports International的总裁和多数股权股东。去年9月,Glory Sports International宣布完成B轮融资,姚明设立的Yao Capital是投资方之一。 

新的考验 

最近,安杜兰对油价又有了新的预测。这意味着他将再一次拿真金白银来接受市场的考验。

在3月接受CNBC采访时,安杜兰操着一口浓浓的法国腔英语说:“我认为油价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升到70美元,市场将在夏末时回归现货升水(backwardation)结构,而且是可持续的升水结构。这会给油价带来下一波行情。” 

彼时,布伦特油价还在50美元/桶徘徊,WTI油价甚至还不到50美元。 

安杜兰去年底盛赞OPEC和俄罗斯等产油国之间的减产协议是“真正的市场转折点”,预计市场将转向供不应求,因为投资下跌程度比较大。 

不过,今年以来油价陷入了区间震荡行情,这让他感到有些惊讶——事实上,他的基金猝不及防地受到了影响。据路透该基金一季度业绩下滑11.6%。 

而安杜兰现在依然看涨油价:“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已经对冲了很多原油产量,这限制了油价走高,所以基本面的改善尚未完全反映在原油价格当中。但我相信,OPEC减产真的有效,当人们看到库存真正快速下降,最终基金面将获胜,油价将进一步上涨。” 

安杜兰认为,对于产油国会否在5月25日的会议上是否决定延长减产协议而言,油价水平至关重要。减产协议现在是市场激辩的焦点。“我认为,现在的油价足以使他们作出延长减产协议的决定,可能还要高一点。如果油价在65美元,可能他们就不会延长了。”

不过他同时还强调:“到那时油价可能会更高一些,因为每个人都会看到库存正在降低,OPEC减产真的奏效了。”

至于特朗普对油价的影响,安杜兰是不相信的:“我不认为特朗普现在对原油供需有太大影响。如果说有什么能造成大的改变,那将是伊朗——如果他重新对伊朗施加制裁措施的话。”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