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珀森:若特朗普政府两年内不改变,中国应联合欧盟日本向其施压
2017-05-07 16:45
12
389356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所长亚当·珀森(Adam Posen)5月7日表示,无论中美百日谈判的最终结果如何,美国贸易逆差加大的趋势都不可逆转。另外,中国和欧盟在未来两年内不要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做出过激的反应,因为现在特朗普政府需要有时间去理解现有国际系统对美国经济带来的好处。

亚当·珀森在第六届CF40-PIIE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上做出了以上表述。华尔街见闻是此次会议的战略合作媒体。他同时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在未来几年无法意识到这一点,中国和欧盟、日本应该一起合作,担负起责任来给美国施压。

他并预计,美联储在2017年内共加息3次,2018-2019一年一次;美国生产力增长可能无法出现反弹,2017-2021年美国平均GDP增速预计仅有1.4%;2021年美国贸易逆差将增至GDP的4%。

以下为亚当·珀森主题演讲内容:

我关注的是“100天”(即中美百日计划)之后中美的关系。有这样一个“100天”的计划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看到中美政府之间有很好的沟通。但是我们觉得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看“100天”之后。因为可能在“100天”之后我们还会有一些中美之间合作的成果,另外还要考虑中美关系在全球体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

两国元首其实是讲到了中美之间的关系。习近平主席演讲当中很多讲到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气侯变化、以规则建立的系统,以及保护主义的不良影响。特朗普总统曾经说过保护主义是一个好东西,气侯变化的协议是不好的。其实在过去的70年当中,美国建立了现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社会,比如像世行、IMF,现在我们看到自从邓小平带领中国之后,我们看到中国也是越来越接受以规则为基础的系统。但是现在态度发生了一个改变,就是美国觉得他是这个系统的受害者,而中国反而说要支持这个系统。并不是说两国的主席和总统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但是很多人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说这些话是不是只是他在选举当中曾经做出过这样的承诺,他只不过是打打嘴仗而已,而且做总统的时候还会有一个学习曲线,很有可能他这些承诺没有办法兑现。

但是在这里我想讲一些经济问题,因为这些经济问题很有可能会因为特朗普的动作,对于中美关系有负面影响。我们看到美国经济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温和地增长,现在的政策很有可能会使得我们进入一个新的荣衰周期,因为我们会有刺激政策。刚才我们也听到了拉迪教授和其他专家都曾经说过中国在过去进行了国企改革,而且对于国企发放了很多的债务。我们也在猜测中国现在的情况到底是否会有改变,这是暂时的还是一个趋势?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会看到美元依然是很强势的,而且国会还会在财政方面有更多的支出。另外,我们还会不断加息,这都会使得美国的贸易逆差更加糟糕。不管在我们“100天”的两国的商讨当中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这个趋势都不会改变。

现在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都是非常缓慢的,而且潜在的增长是在不断下降的。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经济的民族主义,其实是在美国国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当中都可以听到的一种声音。如果有经济的民族主义的话,美国的贸易争端将会更多。在80年代中期的时候,里根总统在位,当时美国有很大的逆差,后来美元不断升值,他们当时很不高兴,当时和日本进行了谈判,而且进行了单边的一系列的贸易的措施。我觉得如果现在出现贸易问题的话,可能和30年前相比就不太容易控制了。

我认为,中国应该以一个建设性的方式和特朗普政府进行沟通,至少在开始的时候应该是这样。我觉得中国和世界应该给美国一个两年的窗口时间,因为现在特朗普政府需要有时间去理解,去更好的感受国际系统带来的好处。如果说特朗普政府在未来几年没有办法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他们使得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恶化的话,中国和欧盟、日本应该一起合作,担负起责任来给美国施压。这个就是习主席曾经在达沃斯论坛的时候说到过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是有责任这样做的。这个也是会得到很多国家的支持。

在我们的经济预测当中,很大的一点就是在美国私营部门投资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从金融危机以来,投资应该说是非常平缓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增长。我们的预测,在过去几年当中比较积极的预测并没有兑现。在特朗普政府当中很多人都说要进行去监管化,或者是减税。如果有这样的政策的话,很有可能我们会看到投资的增加。我们知道在美国会有不同方式衡量增长,其中一点就是看通胀,通胀在过去是3%,这是一个好消息,虽然说是3%,但并不是特别理想,因为我们劳动率的增长并不是很好。通常情况下有这样一个数字的话,美联储会考虑升息,但是目前这个数字也并不是特别强劲。

关键是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就是充分就业,没有一些大的通胀,我们认为美国主要的逆差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当中增长。我们的同事认为美国的汇率以及贸易逆差,通过实验的证明进行估计。我们预计2020年美国的经常项目的逆差将会增长到GDP的4%。

我要说几点,第一点就是它肯定会重现,就是基于美国过去汇率的轨迹,在这方面我们不需要任何的变化,它都会发生。也就是说现在无论做任何政策改变,都不会改变这样的轨迹。第二,真正一个关心现实的经济学家,我并不特别关心美国的贸易逆差,我们不是阿根廷,也不是意大利,也不是希腊,我们没有一个固定的汇率,而且我们没有一个很大的外债。所以就算4%的GDP的逆差也不会影响到美国。第三,是经常项目,我现在担心的是全球的,而不是中美双边贸易顺差或者逆差。第四,我们知道特朗普以及国会当中的两党,他们认为贸易逆差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跟中国方面的双边贸易逆差是一个问题。他们来看这个预测,不管这个预测结果是什么,它肯定会影响中美两国关系。

我们由于减税可能会有很多项目没有资金,这可能也会占到GDP的1%。这个肯定会有向上的一个风险,特朗普提出的建议可能带来的赤字可能比这个更大。不光是有财政赤字的问题,每年会有2500亿。这是2018年的预算,这样比较起来,我的预测还是比较低的,很多东西可以证明美国需要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特别是利用低息的环境。另外就是在中美方面可以借鉴我们的经验。

另外一点我想说的,就是我们的松绑政策,或者有些人认为它是结构性的改革。并不会很重要,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特别是在美国,我们现在有很多可自由支配的力量赋予总统。但是在预算方面实际上是没有那么简单。也就是说通过总统的行政令可以改变一些现行以及以前的一些归管或者是规定,或者是监管规定。特朗普就像之前的奥巴马所做的,他是做了很多的规管的松绑政策,就像他跟习主席会面的时候作出的承诺一样。我们看到特别是在能源方面,在能源和其他方面的投资以及出现了由于政策松绑带来的好处。另外相似的就是在金融政策方面,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将会有很大的松绑的政策,特别是对于小银行来说会有这个影响。对多特弗兰克法案不会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影响大银行,尼克在这方面做的很多的研究。之前大家都认为很多银行的监管可能会退回。从经济角度来说,这就意味着你会看到哪些行业得到青睐,哪些是重点,我们也有不同的观点,他将会如何推动这种经济的增长。虽然我认为能源和环境部分的松绑政策对于世界经济不好,但是未来几年来说还是会对GDP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虽然是很少。另外就是美联储如何应对特朗普政权的政策,我认为今年将会有四次加息,美联储可能不会在预算决策之前出来,因为他们不愿意认为他们是有政治偏见的。我认为可能还会有三次加息,他就相当于是里根和沃尔克时代政策的组合,也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经济角度来说的,就是80年代中期,当时是为了控制当时双位数的通胀。美联储将不会认为美元的升值作为目标,就像左边这个图说的一样,就像人民银行、日央行、欧央行他们还处在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至少是中性的货币政策。我们是否还会出现里根时代的美元的重现呢?我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考虑到我们现在贸易的逆差。

我担心的不是经济的问题是不是会像80年代中期一样,但是政治方面可能会带来一些更多的波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以及出现贸易保护主义问题的话,在80年代中期所有的美日之间会有问题,但是美国和日本是安全方面的同盟,而且日本实际上是仰仗美国,而且当时的双边贸易逆差与双边之间的其他方面的干预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当时还有广场协议以及其他的一些协议,所以也就更有效。内森的既继任者以及其他继任者可能会想出其他的协议。就利率方面的政策,可能会成为在谈判当中的一个筹码,一个叫嚣的威胁条件,但是从特朗普总统那边会有一些对等的原则。但是特朗普政权现在是用了很多所谓的单边主义。德国政府已经是从G20那边稍微有点退出,就是由于特朗普那边做出了一些回退。

最后我再说两点:第一点,我觉得中国和欧盟实际上是有一个两层的战略,短期之内在未来两年不要对于特朗普政策做出过激的反应,我们需要从中获取一些经验教训。这两年不是随便挑出来的,这实际上是对于美国的白宫,以及美国国会都是一个竞选的周期。美国如果真的说是这些错误能够让中国和欧盟注意得到的话,一定要让美国再退回到G20框架当中来。中国有两方面的多边主义是非常好的,第一点就是WTO,尽管非常艰难,通过法律的程序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说是退出这种多边主义的话,肯定是会对美国也带来伤害的。单边主义的报复行为,比如说前几年针对这种稀土矿做出的报复行为。

第二点,中国是支持多边主义的,这种多边主义不会认为让美墨和美中的冲突无限扩大化,而是希望在一个整体范围内让美国做出一些行动。另外,欧洲肯定想说美国现在不怎么样,你们现在就买我们的空中汽车吧。中国人可能也会有理由想要进行一些区域方面的双边主义,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们都知道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国际体系会受到伤害。在未来几年对于整个国际经济体系,十年以来工作就付诸东流了。所以中国和欧盟应该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一些先期的规划,我们要记住这个问题背后的经济性。贸易保护主义和增长实际上是双向性的互动关系。中国的钢铁厂不能说是关停,美国这边有煤矿以及糖厂,日本那边所谓的民族主义的僵尸企业,如果这样的话就使得工资真正的增长非常难实现,使得国内的情绪也会更加恶化,我并不是说无端的唱衰,这是无法避免的,在贸易、宏观经济和生产力方面我们要推动它的良性恢复,不然的话,它会愈演愈衰。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Bonjour~
总篇数
49
粉丝
479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