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日”之二:如何看待近期进口复苏快于出口 2017年贸易复苏的深层含义

作者: 朱启兵
2017年进口增长快于出口,这并不能简单得出贸易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降以及贸易竞争力减弱的结论。从需求端看,应考虑贸易对投资、消费的促进作用,重视贸易规模的扩大。从供给端看,进口能够促进资本存量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对中长期经济增长意义深远。

摘要:2017年以来进口增长快于出口,这并不能简单得出贸易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降以及贸易竞争力减弱的结论。从需求端看,应考虑贸易对投资、消费的促进作用,重视贸易规模的扩大。从供给端看,进口能够促进资本存量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对中长期经济增长意义深远。

  • 从需求端看,尽管GDP核算关注“商品与服务净出口”,顺差的收窄意味着净出口的贡献减弱。但是,不能仅考虑净出口本身,还因考虑贸易对消费和投资的促进作用。综合考察下,2017年上半年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1.23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7.8%,远高于统计局公布的0.3个百分点和3.9%的贡献率。应重视贸易规模扩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规模比顺差更有意义。同时,尽管顺差收窄,但中国的外汇储备 仍有足够空间,对此不必过于担心。

  • 进口增长快于出口并不意味着中国贸易竞争力的减弱。尽管2016年中国贸易竞争力指数有所回落,但分类看,高级工业品的贸易竞争力指数近年来继续上行,高级工业品在出口中的占比也不断增加。不同类别商品的贸易竞争力的变化恰恰显示了中国经济的转型过程,即中国的贸易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中国逐步走向价值链的中高端。这种贸易质量的改善正是中国转型的一部分。

  • 从供给端看,进口能够促进资本存量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2016年下半年以来进口增速快于出口增速,背后可能隐含着未来资本存量的上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这对于中长期潜在增速的支撑值得重视。

 

2017年以来,中国的贸易出现了明显的复苏,2017年上半年,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同比增长8.5%,进口同比增长18.9%,结束了2015年和2016年负增长的状态。

本轮贸易复苏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进口复苏好于出口,一个直接后果则是贸易顺差的收窄,1—6月,贸易顺差为1850.7亿美元,低于2015年和2016年同期;2月更是出现了93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上次贸易逆差的出现是在2014年2月。

贸易顺差的收窄与逆差的再次出现,令市场再度产生担忧,一是担忧顺差收窄意味着中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下降,二是担忧贸易顺差的收窄不利于支撑汇率。

那么,应当如何看待当前的贸易复苏和顺差的收窄?

1. 贸易规模比顺差更重要

1.1 贸易规模的扩大更有意义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顺差本身只是贸易的结果,并不是贸易的目的。单纯追求顺差的重商主义思想早已湮灭于时代大潮中。从经济增长的角度看贸易,不应仅仅关注出口和进口本身,更在应关注出口和进口对其他相关部门的间接带动作用。因为贸易的增长除了能够直接推动经济增长之外,还对消费、投资、政府支出造成影响,从而间接刺激经济增长。从这一角度看,贸易规模的扩大比顺差更有意义。

林毅夫、李永军(2003)利用联立方程组模型,从需求端测算了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我们沿用其思路,建立了一个关于贸易对GDP影响的联立方程组模型,在考虑了贸易对投资和消费的带动作用的情形下,从需求端测算出口和进口对GDP的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

模型的具体细节见附录一。我们估算的结果如下:综合考虑贸易对消费和投资的带动作用下,出口增加1元导致GDP增加1.6元,而进口增加1元将导致出口增加0.5元。按此估算,2017年上半年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1.23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7.8%,远高于统计局公布的0.3个百分点和3.9%的贡献率。而如果将GDP+进口视为总需求,则上半年出口对总需求的贡献超过3.3个百分点,贡献率超过38%。因此,应更重视贸易规模扩大对需求端的支撑。

1.2 中国外汇储备的安全线在哪里?

从另一个角度看, 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否存在风险?

2014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达到峰值3.99万亿美元,而后逐步回落,2017年1月跌破3万亿美元后企稳,2017年6月外汇储备为30567.9亿美元。

通常用外汇储备与进口之比,以及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之比来度量外汇储备安全性。从前者的角度,通常认为外汇储备要保证6个月左右的进口支付;从后者的角度,通常认为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之比不宜超过100%。

而中国的外汇储备与进口之比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长期保持在20以上,不仅高于通常认为的安全值,也高于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

而从短期外债与储备之比看,2016年末中国的短期外债占外汇储备的比例不到30%,也远未到警戒水平。

如果同时考虑进口支付和偿还短期外债,2014—2016年平均,中国6个月的进口不到9000亿美元,2016年末中国的短期外债余额为8709亿美元,在此基础上再考虑20%的安全边际,即中国外汇储备的安全值估算为2.1万亿美元。同时,尽管有所收窄,但中国仍在继续积累经常项目顺差。因此,尽管中国的外汇储备从高点已经回落不少,但我们认为,无论从支付进口还是偿还短期外债角度看,3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仍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此外,就人民币汇率而言,顺差只是汇率的支撑因素之一,汇率更多取决于基本面的稳定。从近期数据看,银行结售汇数据的明显好转显示,在中国经济增长动能明显复苏的背景下,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已有所弱化。在2017年美元大概率维持弱势的背景下,对人民币汇率不必过分担忧。

2. 贸易竞争力减弱了吗?关注贸易结构的变化

2.1 中国的贸易竞争力下降了吗?

传统的衡量贸易竞争力的指标为贸易竞争力指数,计算公式如下:

贸易竞争力指数=(出口-进口)/(出口+进口)

从这一指标看,2016年,中国的贸易竞争力指数为13.86,虽低于2015年的14.99,但也为历年来的第二高点。尽管2017年1—5月,中国的贸易竞争力指数降至9.27,的确下降明显,但考虑到1—5月不是一个完整年度,对这一数字需要进一步考虑。

而据WTO统计,2016年中国商品出口占世界的比例为13.15%,虽低于2015年的峰值13.79%,仍为历年来第二高点。同时,2016年,中国仍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如果从出口占世界份额看,中国的出口竞争力虽有所回落但依然为近年来较高水平。

2.2 关注贸易结构的变化

进一步考察贸易的细项,我们发现,中国贸易竞争力的变化传递出的更多是积极信号。按照HS分类,我们将进出口商品分为农产品及矿产品(HS分类下的第1类至第5类)、初级工业品(HS分类下的第6类至第13类,以及第15类)、高级工业品(HS分类下的第16类至第18类)以及其他产品(HS分类下的第19类至第22类,以及第14类)。观察上述四大类产品的贸易竞争力,我们发现,农产品及矿产品的贸易竞争力明显走弱,初级工业品的贸易竞争力指数2017年亦明显下降,但高级工业品的贸易竞争力指数2017年1—5月则从2016年的17.08升至17.58,虽低于2015年,但为历年来第二高点。我们认为,不同类别商品的贸易竞争力的变化恰恰显示了中国经济的转型过程,即中国的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中国逐步走向价值链的中高端。

HS分类下的第16—18类共分9章,即84—92章。进一步考察高级工业品的细分行业,我们发现,HS分类下的第89章“船舶及浮动结构体”、第86章“铁道车辆、轨道装置、信号设备”以及第92章“乐器及其零件”贸易竞争力最强,2016年的贸易竞争力指数依次为84.3、73.1和61.5,显示这几类商品出口远多于进口;其次是HS分类下的第84章“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第91章“钟表及其零件”和第85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这三类产品贸易竞争力指数为正,显示出口多于进口;而第87章“车辆及其零附件,不含铁道车辆”、第90章“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以及第88章“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贸易竞争力指数为负,显示进口多于出口。

而从变化趋势看,第84章“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和第85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贸易竞争力上升明显;第89章“船舶及浮动结构体”、第86章“铁道车辆、轨道装置、信号设备”贸易竞争力稳定在高位,显示了中国在造船和高铁方面稳定的优势。

从中国的贸易结构本身也可以看出上述趋势。仍然按照上述四类划分,我们看到,高级工业品出口在中国出口中占比自1995年起逐步攀升,2010年达到峰值53.5%,而后逐步回落至2014年的49.4%,但2015年开始占比连续两年回升,2016年占比已回升至50.7%。

综合看,尽管2016年中国贸易竞争力较2015年有所回落,但贸易结构正逐步改善,中国逐步走向价值链的中高端。我们认为,这种贸易质量的改善正是中国转型的一部分。毕竟,中国经济本身正从高速增长走向中高速增长,对经济增长的关注也更为强调增长质量。      

3. 进口对中长期经济增长的意义

3.1 关注进口对中长期经济增长的含义

更为值得重视的是,本轮贸易复苏中进口好转快于出口,这其中可能蕴含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从需求端,鉴于GDP核算中关注商品与服务净出口,进口被作为出口的减项,人们往往更多关注出口而非进口。然而,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即使从需求端看,鉴于进口对出口、消费和投资均有促进作用,也不应简单地将进口增长仅视为中国对外部世界的贡献,而忽视进口对国内经济增长的贡献。

不仅如此,如果从供给端看,进口则对资本存量的增长以及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均有着积极的正面影响。这一点也已为很多学术文献所证实。

3.2 进口与经济增长:一个实证研究

我们基于宾州大学世界表(Penn World Table,PWT)的数据,基于15个出口导向经济体的数据,对进口和国内资本形成,以及进口对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提升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检验的细节见附录二。

我们的基本结论是,在经济增长达到一定阶段,即人均GNI达到3000—4000美元,进入上中等收入水平时,出口导致的储蓄过剩效应开始出现,此时,加大进口将有助于国内资本形成并进而再度推动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的提升;而随着人均GNI增长到6000—8000美元时,接近高收入时,出口对国内经济增长的正面效应将再度发挥作用。下图是一个简单的示意图。

根据世界银行图表集法的数据,中国的人均GNI在2007年为2480美元,2008年为3050美元,即当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前,中国大致正处于前述第一个转折点。

如果没有危机的外生冲击,中国应当通过加大进口,进一步促进国内资本形成,以推动国内经济增长。然而,由于危机的到来,中国采用了国内四万亿的刺激计划,以国内基建投资的增长来拉动国内经济增长,而非走向贸易平衡,扩大进口。顺差占GDP的比例虽有下降,但主要是由于外生冲击导致的贸易规模缩减,而非主动的政策选择。

上述刺激政策的结果虽然暂时保持了国内的经济增速,但却导致资本形成放缓,潜在增速下行,从而不利于长期的经济增长,甚至国内一度出现中国是否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担忧。同时, 2011年以来,中国GDP增速逐步下行,显示以基建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效应逐步递减。

基于上述分析,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贸易复苏呈现出进口增速快于出口增速的态势,某种程度上是在补回因金融危机而缺失的贸易变化过程,背后可能隐含着未来资本存量的上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这对于中长期潜在增速的支撑值得重视。一个证据是,近年来中国的进口结构也在发生变化,BEC分类下的资本品进口占比在金融危机后逐步下降,但2012年起有明显回升,2016年占比已回升至45.5%。

4. 结论

本轮复苏以来,中国的贸易呈现进口增长快于出口,顺差收窄的格局。

我们认为,从需求端看,尽管GDP核算关注“商品与服务净出口”,顺差的收窄意味着净出口的贡献减弱。但是,不能仅考虑净出口本身,还因考虑贸易对消费和投资的促进作用。综合考察下,2017年上半年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1.23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7.8%,远高于统计局公布的0.3个百分点和3.9%的贡献率。应重视贸易规模扩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规模比顺差更有意义。

尽管顺差收窄,但中国的外汇储备仍有足够空间,对此不必过于担心。

进口增长快于出口并不意味着中国贸易竞争力的减弱。尽管2016年中国贸易竞争力指数有所回落,但分类看,高级工业品的贸易竞争力指数近年来继续上行,高级工业品在出口中的占比也不断增加。我们认为,不同类别商品的贸易竞争力的变化恰恰显示了中国经济的转型过程,即中国的贸易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中国逐步走向价值链的中高端。这种贸易质量的改善正是中国转型的一部分。

从供给端看,进口能够促进资本存量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2016年下半年以来进口增速快于出口增速,背后可能隐含着未来资本存量的上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这对于中长期潜在增速的支撑值得重视。

附录一:从需求端考察贸易对GDP影响的联立方程组模型

我们的联立方程组模型设定如下:

                          

其中Y为支出法GDP,C、I、EX、IM分别为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商品与服务出口、商品与服务进口,RR为实际利率(以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CPI度量),ER为实际汇率,以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度量。ε、μ和ν为回归残差项。第一个方程为国民经济核算恒等式,以下依次是消费、投资和进口方程。鉴于中国的出口更多受外需而非汇率影响,出口在方程组中被设定为外生变量。

1994年,中国进行了汇率改革,双轨制并轨,因此我们选择的样本区间为1995—2016年。考虑到样本总数为22个,属于小样本,我们采用了2SLS方法进行回归。回归结果见下表。

此外,我们单独回归了进口对出口的影响,模型如下:

其中,IM和ER含义同上;WY为全球GDP,用于度量外需;π为残差项。

回归结果如下:

依据上述结果,可以计算出出口对GDP的综合贡献为

换算成上面方程组中的系数,即为

计算结果显示,2017年上半年出口对GDP的贡献为1.23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7.8%。

附录二:从供给侧考察进口对中长期经济增长的影响

数据来源及筛选

我们的基础数据来自宾州大学世界表(Penn World Table,PWT)8.0版。PWT是关于国家间真实GDP比较的一套可比数据集,涵盖了167个经济体1950—2011年的GDP、资本存量、TFP等关键变量(Feenstra et al.,2013)。

此外,在PWT所涵盖的167个经济体中,我们基于世界银行的分类(世界银行网站,2012)进行了筛选,依据世界银行网站提供人均国民收入(GNI)数据,剔除了在1960—2011年始终处于低收入和高收入的经济体,保留了2011年以前成功由低收入(人均GNI不超过1005美元)进入上中等收入(人均GNI超过3976美元)行列的经济体。这样,在PWT的167个经济体中,我们保留了28个经济体。

而后,在剩余的28个经济体中,我们剔除了其中石油出口国,未执行出口导向政策的经济体,以及某些经济规模较小的经济体,最终保留了15个经济体,分别为阿根廷、巴西、智利、加蓬、希腊、匈牙利、意大利、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墨西哥、葡萄牙、南非、西班牙和土耳其。

研究假设和模型设定

我们的基本假设是:在出口导向模式下,在经济增长的初始阶段,顺差的增长对经济增长以及人均收入的提升起着正面影响;但当经济增长到达一定阶段,或者说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收入后,单纯的顺差增长将导致有资本积累无资本形成的状态,从而对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的影响转为负面,此时需要扩大进口,缩减顺差,以加速资本形成。

概括而言,即资本形成与顺差之间呈倒U型关系。一个合理的推论是,人均收入与顺差之间也呈倒U型关系。

我们采用以下方程组对我们的假设进行检验:

 上述方程组中,y为人均收入,以人均真实GDP度量;k为人均实际资本存量;hc为人力资本指数;tfp为全要素生产率;s为国民储蓄率,等于1-消费/GDP;ex为出口占GDP比例,exsq为ex的平方,im为进口占GDP比例,imsq为im的平方;ε为残差。基础数据均来自PWT8.0或根据其计算。

第一个方程是基本的经济增长方程,即一国的人均产值受人均资本存量、人力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影响。第二个方程是资本存量积累方程,也是我们考察的核心,即一国的人均资本存量受国内储蓄和进出口影响,我们同时引入了进口和出口的二次项,以考察进口和出口影响资本存量是否存在转折点。第三个方程是全要素生产率方程,我们认为,一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受到人均资本存量和人力资本的影响,同时,有大量文献显示,进口品中蕴含的技术要素也对全要素生产率有着影响。第四个方程则是进口积累方程,进口一方面受国内人均收入影响,另一方面则受到前期顺差所积累的外汇影响。


回归结果

我们采用3SLS方法对上述联立方程组进行估计,回归结果见下表。

从上表可见,进口对资本存量增长的影响在上中等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有着明显不同。观察进口与出口的二次项可以发现,在上中等收入国家,进口与资本存量的增长之间呈倒U型关系,出口与资本存量的增长则呈U型关系;而在高收入国家,关系恰好相反。从进口和出口及其二次项的回归系数也可以发现,进口对资本存量增长的影响在上中等收入国家比在高收入国家影响更为显著。

此外,在人均收入的回归方程中,人均资本存量对收入的正面影响高收入国家强于上中等收入国家,但TFP对人均收入的影响则是上中等收入国家强于高收入国家。而在TFP的回归方程中,我们发现,在上中等收入国家,人均资本存量增长对TFP的影响明显强于高收入国家,前者的效应大致是后者的两倍。

因此,进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可以归结为两种方式:(1)通过影响资本形成推动经济增长,(2)通过影响资本形成进而影响TFP的增长而推动经济增长。

进口影响的转折点

从下表可见,在人均GNI在3000美元以下时,进口对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影响呈U型而非倒U型;当我们加入人均GNI在3000—3500美元的样本后,进口与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U型关系不再显著,而呈弱正相关(显著性水平10%)的线性关系;当样本扩大到含人均GNI在4000美元以下的样本时,我们发现,前述进口与人均资本存量的倒U型关系出现。由此判断,进口对人均资本存量影响从U型转向倒U型的转折点,即进口开始推动人均资本存量增长大致在人均GNI为3000—4000美元之间时出现。

同样,从下表可见,在人均GNI在4000——6000美元时,进口对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影响呈显著的倒U型,而出口与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影响则呈显著的U型关系;当采用人均GNI为6000—8000美元的样本时,进口与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倒U型关系转为呈弱显著(显著性水平10%)的U型关系,出口与人均资本存量的增长则不再显著;而当样本转为人均GNI在8000美元以上的样本时,我们发现,进口与人均资本存量增长转为显著的U型关系,同时,出口与人均资本存量增长的关系转为显著的倒U型。由此判断,进口对人均资本存量影响从倒U型再度转为U型的转折点,或者说出口再度开始推动人均资本存量增长大致在人均GNI为6000—8000美元时出现。

上述结果表明,在经济增长达到一定阶段,即人均GNI达到3000—4000美元,进入上中等收入水平时,出口导致的储蓄过剩效应开始出现,此时,加大进口将有助于国内资本形成并进而再度推动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的提升;而随着人均GNI增长到6000—8000美元时,接近高收入时,出口对国内经济增长的正面效应将再度发挥作用。


* 感谢实习生郭琦为本文做出的贡献。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