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系里子与面子:非上市体系重新站队,上市体系业绩堪忧
2017-09-03 20:17
8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录我们的网站www.awtmt.com,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awtmt)”、“新金融见闻(AWFintech)”。

作者 | 全天候科技 白金蕾 
编辑 | 全天候科技 张斐斐 

9月1日,融创中国(HK:019018)在香港举行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投资者在被问及乐视问题时哽咽称:“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得一直帮他。”而孙宏斌的表述,对应到现实的行动上,则变成了加快对非上市资产进行分割及关联债务处理。 

在乐视网半年报公布前,一位乐视非上市体系人士向全天候科技透露了具体分割方案:乐视金融将进入上市公司体系,乐视体育正在进行资本运作,乐视手机(即乐视移动)以债务居多,会留在非上市体系,而乐视控股的核心人员将进入乐视汽车体系,“其实大家都没理解,‘All in汽车’是这个意思”,该人士称。 

随着8月29日乐视网(SZ:300104)半年报中披露信息的浮出,这份爆料中的信息正在变成现实。

最先被证实的是乐视金融的装入。“乐视金融应该能装入上市公司体系”,“装入后,非上市体系对于乐视网的资金占用问题也能被很大程度解决”,乐视网投资人刘纲在与全天候科技的独家对话中称。 

据乐视网(SZ:300104)2017年半年度报告,乐视网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管理(全称: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事宜。“不排除将关联方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以其作价抵债”,半年报中写道。工商资料显示,乐视金融(全称:乐信(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为乐视投资管理的全资子公司。

乐视体育方面,一位在上市公司从事债权融资的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证实,乐视体育一直有出让的意向,但由于债权融资对风险控制要求严格,其公司内部对乐视相关项目都很谨慎。刘纲则判断:“体育估值比较高,盈利能力还不够”是乐视体育未被上市体系选中的原因。 

乐视汽车方面,“FF91会在美国量产,国内车型le-see会在莫干山量产”,“FF91核心的电池、控制、外观再加内饰,全部都做完了,正在各项测试中间”,“预计明年会将FF91推向市场,但现在量产工厂的融资是主要的挑战”,刘纲透露了汽车体系的最新消息。

上市体系乐视网也在主动采取各种手段完成与非上市体系的切割。

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把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乐视云等定义为“新乐视”,并在公司策略上多次强调。

现阶段,贾跃亭方面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只剩少数席位,实际控制权已经失去,而随着股权质押的到期,按照“先债权后股权”的原则,贾跃亭更有可能失去乐视网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已经基本完成了物理上的切割”,“到年底基本认为至少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乐视网CEO梁军在接受采访时称。 

在刘纲看来,上市体系能否通过关联交易切割、优化产品质量来恢复元气,贾跃亭又能否通过精简业务、“All in汽车”来盘活整个非上市体系,都将形成重大的社会影响,“应该看到创业型企业由于战略、策略,还有管理模式的重大失误,对社会、对各方面造成的伤害”,刘纲对全天候科技反思道。

乐视非上市体系也正遇到各种困难。(来源:视觉中国)

债权重组已过最佳时机

仁宝电脑、信利国际(HK:00732)与乐视志新的投资搁浅,间接证明了乐视移动与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渐行渐远。8月11日、8月29日仁宝电脑、信利国际相继宣布向乐视志新注入7亿元、7.2亿元的投资计划终止。前述两方给出的原因分别是乐视体系的变化以及乐视移动没有按时还款。

根据财新的报道,这两份投资计划均为“债转股”,即乐视移动归还部分欠款,对方则将这笔钱入股乐视志新。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乐视移动和乐视志新已经完成切割,不再是关联方了,则“债转股”也就相对困难了。

9月初,乐视移动数十名供应商在乐视大厦门前讨债已有两个月余,面对越来越明显地乐视移动与上市体系切割的迹象,以及乐视网方面:“乐视移动的欠款与乐视网、乐视致新没有任何关系”的表述,供应商们显得无奈又气愤:“我们只认一个‘乐视’,贾跃亭还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

关于乐视移动的债务问题,被谈及最多的解决方案是债权重组,但刘纲称:“乐视控股下面有很多板块,甚至是手机,这些资产其实是比较不错的。进行债务重组本来是当时最佳选择,但有些资产的重组时机已经错过了。” 

债权重组需要债权人之间高度的信任,同时需要在事件没有发酵时,所有人一起谋求社会价值的最大的化,“债务重组是创业者出现重大困难之后最好的解决方案,但债务重组需要大家高度的共识,需要互相退让,以时间换空间,以发展来谋求债务的解决”,刘纲说。 

但显然乐视移动的供应商已经失去了信心,在接受采访时,供应商称:之前给过乐视很多次机会,但每一次都没有按照还款计划书执行,“让我们几乎完全丧失了对其还款的信心”。 

刘纲认为,乐视系债务重组本是最佳选择,但但有些资产的重组时机已经错过了 (来源:视觉中国)

乐视金融的前途 

乐视金融最近走进公众视野,是在8月底被媒体爆出,履新总裁仅仅3个月的杨新军已提出离职。据报道,杨新军负责的业务会由联席总裁金杰接手,与杨新军几乎同一时间离开的,还有乐视金融副总裁兼CTO丁晓强。 

上述乐视内部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证实了这一消息。该人士同时称,此前民生银行方面曾对乐视金融表现出兴趣,但拥有民生银行背景的杨新军的离开,预示着乐视金融未来的另一种可能性的破灭。 

公开资料显示,杨新军原为民生银行青岛分行党委书记、行长,于2002年进入民生银行工作,任职时间长达15年。后于今年5月3日出任乐视金融总裁,分管互联网银行事业部,以及民营银行、信贷和消费金融业务。 

乐视金融的上一任总裁是王永利,加盟乐视前,王永利曾在中国银行任职长达26年,并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一职近10年。也正因王的加盟,乐视金融的基础构架和战略方向都颇受行业认可。

与民生牵手失败的乐视金融或将并入乐视网上市体系

由乐视网(SZ:300104)2017年半年度报告可知,乐视金融有望成为装入乐视网的新资产。“目前乐视网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的事宜”的描述表明装入事项已经提上日程。 

而诸多金融类牌照的加持,则成为乐视金融被上市公司体系看重的重要原因。乐视网2017中期报告显示:乐视金融类业务优先部署支付牌照、小额贷款牌照、乐信金服平台,并配套财讯平台、财富管理及其相关牌照,目前尚在申请民营银行、保险、征信等方面的牌照。

刘纲则认为,乐视金融被乐视网并购,表面上看是跨行业并购,实际上乐视金融可以为乐视志新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应收账款提供保理业务,仍然是沿着乐视电视供应链上下游、以及乐视网的中高端用户进行的,是符合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逻辑的。同时,乐视网尤其是乐视电视的用户,是消费能力较强的群体,其参与互联网金融的能力是比较强的。

神秘的“百乐文化”,非上市体系重新站队 

除了乐视金融进入上市公司体系外,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乐视体育正在进行资本运作,并称贾跃亭可能将完全退出乐视体育,或仅保留小部分股权。上述从事债权融资的人士还告诉全天候科技:“虽然乐视体育损失了部分赛事版权,但仍是国内体育行业内体量较大的公司,应该会有人买。”

刘纲认可上述人士关于乐视体育在版权、人才等方面的优势,但他对乐视体育的战略持负面评价。刘纲告诉全天候科技,乐视体育应该在有资金和平台优势时,收购赛事运营商、主办市场化赛事,甚至发展体育票务,“在广告运作能力和用户基础还没有达到条件时,投资几十亿资金在购买赛事版权上,风险还是比较高的”,刘纲说。

全天候科技发现,从工商登记信息上看,截止目前,乐视体育(全称: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乐视金融(全称: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智能终端(全称: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关系均可层层穿透至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乐文化”)。据启信宝数据,百乐文化为贾跃亭、贾跃芳两位自然人控制的公司。2016年6月,注册资本金由200万变更为15亿元,或是贾跃亭及其家族控制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载体之一。

同时,百乐文化还通过设立子公司的方式,间接控股了乐视音乐(全称:乐视音乐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乐视内容(全称:乐视内容(北京)生态文化有限公司)、法法汽车(全称: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等公司。

目前,上述乐视金融、乐视体育、乐视智能终端的“站队”情况尚在议事中,还未落实在工商信息的变更上。 

拖累上市体系

虽然孙宏斌和梁军都在各种场合宣称要切割上市和非上市体系,并积极处理关联交易,但从2017年半年报的数据上看,关联交易依然高企。上半年乐视网关联交易总额约为51亿元,其中销售金额43.6亿元、采购金额7.5亿元,在总营收中合计占比90%,而2016年这一比例约为92%。

中报解释称,公司现有业务正常开展中涉及部分关联交易,原有业务与结算延续导致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发生。同时,在报告期内对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切割,导致新增部分一次性关联交易。 

而庞大的关联交易直接推升了应收账款,截止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达95.42亿元,较2016年末的86.86亿继续攀升,占资产总额的比重达到26.70%。其中,来自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增加14.39亿元,总计52.41亿元,占比51.85%。 

这只是财报中显示的关联方欠款,一份来自公众号“X教授”利用半年报数据进行的计算显示,乐视非上市体系对上市体系的欠款总计为61.54亿元。而2016年底的数据更为惊人,根据乐视网审计师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统计,2016年底乐视网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达93.5亿。 

另据此前“乐视投资人”向《证券日报》透露,乐视非上市体系金融借款有138.5亿元,并非外界传言的600多亿。“乐视投资方”透露,涉及的3家银行分别为中信银行17.5亿、平安银行20亿、招商银行12亿,共计贷款余额49.5亿;信托共涉及25亿,其中,中航信托为15亿;其他中小金融机构为:城商行贷款10亿、中泰创展14亿,总计24亿;加上贾跃亭股票质押获得的40亿借款,目前乐视欠金融机构贷款总计:138.5亿。

若以此为背景,乐视上市体系作为非上市体系的关联方,因为无法采取冻结资产等手段,在债务清偿时,顺位一般都排在其他金融机构的后面。财报中还显示关联方的应收账款回款速度正在减慢。“主要欠款方因资金情况持续紧张及贾跃亭关联方资产被银行采取保全措施,应收账款的回款受到影响,主要欠款方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半年报中提示道。 

在关联交易和应收账款问题浮现的同时,乐视网的自身造血能力也在减弱,半年报显示其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全线下降。具体而言,上半年乐视网广告收入约4亿元,同比下降73.94%;终端业务收入约23.6亿元,同比下降54%;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约21.3亿元,同比下降31.44%。

而组成“新乐视”的重要子公司乐视志新、乐视云、乐视网均呈亏损状态,分别亏损2.8亿元、0.80亿元以及0.15亿元。子公司中实现盈利的只有乐视新生代和花儿影业,分别盈利3.3亿元和0.24亿元。

以上原因共同构筑了乐视网上市以来,首份亏损的半年报:上半年乐视网亏损6.37亿元,同比下降208.85%;营收55.79亿元,同比减少44.5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85亿元,同比减少855.71%。

孙宏斌想要盘活乐视网上市公司依然挑战重重 (来源:视觉中国)

从近期的表现看,孙宏斌针对“新乐视”的重构,已经采取了人士调整、上市与非上市体系切割、关联交易处理等组合拳,但收效尚需观察。

刘纲也针对其最早投资的乐视网开出了“药方”,他认为除了加快与贾跃亭本人,以及非上市体系切割,增强市场信心和品牌稳定性外,还应提升产品和后续服务。具体而言,要推出高性价比的产品,增强与“黑电”企业的竞争;在电视端开放对其它内容开放,增加乐视网以外的内容;同时,花儿影视、乐视影业在也应推出定制化的,具有拉新能力的内容。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潜伏名利场,洞察事与势。全天候科技资深记者,重点关注泛娱乐和新消费领域的生态变化、商业模式和资本运作,兼顾技术前沿,常驻北京,报道联系:baijinlei@wallstreetcn.com
总篇数
45
粉丝
446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