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高度透明的比拼:中美俄的AI“军备竞赛”
2017-09-13 16:13
6

摘要:和以前的军备竞争不一样,AI的技术有着广泛的商业应用,研究成果透明度极高,而且公司甚至要比政府做得好得多。抢到一个“能抵五个师”的钱学森,已经不是这场比拼中唯一的制胜秘诀了。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陶旖洁。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wallstreetcn.com,或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这不只是公司层面为了瓜分市场的埋伏,这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关键战略布局。

人工智能AI领域的竞争,大家都还只是刚刚开始,暂时不存在什么“发达”和“发展中”的区别。有的是机会,当然一不留神也有可能会被甩在后面。

而且,AI技术的发展成果有着广泛的商业应用,谷歌、Facebook等公司都在网站上公开自己的研究成果。可以说,高度透明的研究进程使得“跑得比你快”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大家需要的是“跑得足够快”。

AI领域的争夺,是工业革命之后,又一个让各国有望再次跳出人口限制、靠技术赢得经济实力和全球话语权的机会。

中俄大步走 美国犹豫不决

今年7月,中国公布了首个国家战略层面的AI发展计划,指出AI是中国今后十年发展成为主要经济体的关键引擎。

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发展AI方面一向高举大旗。普京在全俄开学日(9月1日)上表示,“未来属于人工智能”,并断言在AI领域领先的国家将会主导世界。

高盛本月初在一篇报告中指出,中国已经成为AI领域的主要竞争者,中国政府建设“智慧型经济”和“智慧社会”的目标将有可能推动中国未来GDP的增长。

俄罗斯也是一个相对中央集权的国家,因此以举国之力来发展AI也相对障碍较少。而俄罗斯有可能会更偏向AI的军情应用,普京在开学日的讲话里还预测,未来的战争将会是无人机、航拍机的战争:如果一方的无人机被另一方的无人机轻松摧毁,败方除了投降之外别无选择。

不过把AI技术和军事相结合,也并非没有道理,就像核武器一样:如果你我都拥有核武器,我们都清楚它的杀伤力,那我们就都不会用了。

美国和中俄不同的是,就像特朗普一直埋怨的,美国在行动力上远逊于这两个国家。而且美国政府高层对于AI数据分析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令AI研究再面临一层无谓的困难。

而且有趣的是,和美国大型公司已经取得的领先不同,美国政府在AI技术上的战略和研发,相比之下比不上这些私营部门。一直到去年10月,白宫才发布了一份关于人工智能的报告,而美国国防部也一直在检测其他国家的AI和深度学习的发展进程,推动本国发展的进程却有限。

这是一次不一样的竞争

大国之间的AI竞争,是工业革命之后,又一个让各国有望再次跳出人口限制、靠技术赢得经济实力和全球话语权的机会。

不过,和以前的核武器竞争,或是军备竞争不一样,AI有着明显的商业应用。甚至可以说,AI原本就是在这些商业应用中,开始逐渐进入公众视野的。

同样的人脸识别,iPhone X用来解锁,警方可以用来寻找疑犯,军方可以用来识别间谍;同样的大数据分析,超市可以比父亲更早知道女儿是否怀孕,定向精准投放优惠券,而美国中情局有可能能算出朝鲜是否进行导弹试射或是核试验。

这些商业应用,使得AI竞争“没那么隐秘”。谷歌、Facebook等公司都在公开的网站上共享详尽的科研成果,而且各国之间相互的留学生也不在少数,政府更是无法扣留人才。

抢到一个“能抵五个师”的钱学森,已经不是这场比拼中唯一的制胜秘诀了。

即使美国顾忌自己的科技成果被他国剽窃侵犯,而选择从这些国家中撤出来,对这些国家来说:

  • 没有美国公司的资金支持可能会对研发造成一定影响,但中俄这样的大国不存在这种问题;
  • 像英伟达这种关键的芯片制造商撤出可能会让这些国家的AI发展稍稍放慢脚步,但人才广泛流动,许多成果也是全世界共享的,问题不大;
  • 如果是离开本身就有一定技术能力的国家,美国公司还有可能无法分享这些国家的最新研究。

美国CIA技术开发主管Dawn Meyerriecs深知这一点:这不是我绊你一跤,我就能在比赛中取得领先;要做的是保证自己跑得够快。

所以她似乎并不那么担心她的国际对手。Meyerriecs9月初在美国情报与国家安全峰会上提到:

只要我们在AI领域的研发速度比任何对手都要快,快到别人都追不上,就根本不必顾虑别人会怎么追上我们。这就好像林中被熊追赶,别做那个跑得最慢的人就行了。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