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 | 政治分化将持续影响美国资本市场
2017-09-13 15:07
0

本文作者夏春、杨轶婷、王川,文章首发《金融时报》中文网

美国时间9月6日,特朗普与民主党达成共识,接受民主党的提议延缓债务上限3个月,虽然算得上是短期的好消息,却引起了共和党的不满。而此前8月13日,美国“团结右翼集会”事件的发生,更说明了美国的政治分化,不仅是在政府体系,更是集体民众中的普遍情况。最重要的是,当前的美国资本市场受政治事件的影响也愈来愈大。

欢迎加入见识圈「财经智识」,进行深入交流

政府债务上限

1.1  关门危机再延后

美国国会最近面临两个重要的期限。首先,在12月(原本为10月前)提高政府债务上限。事实上,今天国会刚刚宣布,特朗普接受了民主党人提出临时上调债务上限三个月的方案,这意味着这一上限将延后至12月底。另一条则是在10月前通过18年政府预算。

在这里我们强调,政府关门危机依然没能完全解除,风险依然存在。联邦政府每年的开销远远超过收入,需要发行国债。但是债务上限由国会管控,如果美国国债到达债务上限,联邦政府就无法继续发新债。现有国债到期后,美国政府将无法以发行新国债的方法偿付旧国债,导致拖债。金融界以美国国债收益率为无风险利率,如果发生拖债行为,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不堪设想。

并且,此次特朗普自作主张接受民主党提案,加剧了共和党内部分裂。共和党领导人表示,共和党原先寻求将债务上限延长18个月,或者退一步到6个月,但现在却被特朗普打乱了计划。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对此更是在公开场合表示失望和不满,称这一法案“可笑”且“不可行”。

当然,短期内延长债务上限3个月,还是暂时延缓了政府关门危机,解决了国债偿付问题,并成功拨款78.5亿美元用于美国目前的飓风灾害可谓一箭三雕。

此外,政府预算法案未来也要面临同等甚至更艰难的挑战。8月28号,特朗普要求把建立墨西哥边际修墙费用列入18年政府预算中,否则就利用总统的权力否决政府预算法案。而近期的朝鲜导弹事件更是成为政治博弈的重点,美国深陷打与不打的两难境地,境内外事件都在持续发酵。

1.2  2011年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的教训

尽管政府关门危机将延缓至今年12月,但毕竟尚未有真正的解决方案,如若真的出现危机,市场又将如何反应?

在11年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发生时,引发了连续2个月的全球金融业的剧烈波动。当时奥巴马当局与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多次谈判,最终在最终期限的前两天7月31号达成协议。虽然11年8月2号当天奥巴马签字,躲避了拖债,8月5号标普依然降低了美国政府的AAA主权信用评级至AA+级,并将评级前景定为负面。这一举动让投资者开始怀疑英国、法国会不会也遇到同样的待遇。在之后的几个星期,德国,法国,英国,加拿大等股票市场都经历大跌。短期的政府关门事件,经济不会受到长期影响。但是投资者可能会在期限到期前面临暂时的市场波动(尤其是债市影响较为严重),而黄金会相应增值。

“团结右翼集会”事件

今年8月13日,“团结右翼集会”事件爆发,一名右翼示威者开车冲撞示威者,导致一人死亡多人受伤。美国媒体和社会各界立刻谴责右翼分子,特朗普却发布声明,谴责了右派示威者和反示威者两方。尽管之后14号特朗普发表了一个批判右翼的声明,但15号在新闻发布会上,因为媒体追问,特朗普一气之下又声明两方都有责任。

期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做了关于此事的电话民意调查。被问到“特朗普认为双方都有责任的看法是否正确”时,55%的参与者认为特朗普的看法是错误的。令人吃惊的是共和党和民主党支持者的看法大相径庭:68%共和党支持者认为特朗普谴责两方的观点是准确的,但83%民主党支持者认为特朗普是错误的。这个电话民意调查充分体现出美国政治分化之严重。当政治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零和游戏,议员也越来越少妥协,特朗普政策是否能实现也变得更难预测……

议员为什么不愿意妥协

议员不愿意妥协有两个主要因素。首先,近几年新任的许多议员都受到了政治分化的影响,政治理念较为极端。另外,杰利蝾螈导致许多众议员更加担心投票会不会造成党内预备选举失败。根据皮尤研究中心,自从93年,国会议员连任率超过93%。在过去的12次选举中,只有3次一党从另一方成功赢得超过30个席位。

3.1  政治分化的动荡

金融危机后,美国的共和党支持者和民主党支持者的政治观念相差度越来越大,比如说:枪支管制、纳税、全球气候变暖。政治分化在众议员中也有出现。共和党中的自由党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很多都是金融危机后选入众议会,深受美国茶党运动的影响,当年不仅不愿意对奥巴马做出任何让步,还把前任联邦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赶下了台。

两党理念自从金融危机后日渐相左,大多数专家认为这和社会穷富差距扩大有很大的关系。老百姓在面临困境时更倾向于接受极端的看法。特朗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竞选期间把美国的问题一边倒地推诿于墨西哥非法移民和国际贸易。按照目前美国的经济发展趋势,政治分化行为会持续很久。

3.2  杰利蝾螈

杰利蝾螈(英语:Gerrymander)的定义是以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方法操纵选举。方法很简单:设计选区时集中自己支持者的选票,分散对方支持者的选票。从下面的图可以看到:如果按方案1划分选区,三个选区都会被民主党赢(蓝色)。如果按照方案2划分选区,三个选区中共和党(红色)反而可以赢得两个。根据今日美国日报,16年的众议员大选435名席位中只有不到40个选举有竞争性,因为在2010年共和党赢得31个州的执政权和州议会时,同时也在这些州得到了划分选区的权利。

当今大多数共和党众议员只需担心来自党内的挑战,特别是那些代表非常保守的选区的议员更不敢妥协。而且,在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的两个法案,导致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可以不受限制地接受捐款,通过政治性广告等宣传方式来支持候选人。

政治风波下的特朗普牛市

4.1  特朗普牛市是什么

去年11月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后,标普500指数大涨13%,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市场看好特朗普和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可以成功出台利于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比如税务改革、增加基建等。

4.2  实际上发生了什么

当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都被同一个党控制时,按理来讲法案应该很容易被通过。但作废奥巴马医疗法案的失败就是一个很大的反例。虽然在过去的8年,作废奥巴马医疗法案是共和党多年来喊得最响的口号,但在共和党入主国会后,共和党内部却就法案的废除方法进行了大量的争论。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属于保守派的议员要求完全废除此法案,但属于温和派的议员要求废除前要准备好取代法案,保证美国三千两百万民众不失去奥巴马医疗法案带来的医疗保险。而在保守派议员的眼里,温和派支持的替代法案与奥巴马医疗法案大同小异,因此两派很难达成共识。虽然最后众议院勉强通过了废除奥巴马医疗法案的法案,但7月27号约翰·麦凯恩和另外两位共和党参议员的否决票导致参议院的废除奥巴马医疗的法案失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4.3  更深远的影响

当初市场对特朗普的期望很大,因此投资者大量买入美国股市。但现在投资者已经开始怀疑共和党是否有能力通过减税和增加基建的法案。这些法案都会给政府的财政情况进一步施加压力。因此很有可能会因为党内无法达成共识而难产。目前共和党内,保守派无法接受国债上涨,但温和派不愿意减少社会福利。如果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依靠民主党的票去通过这些法案,他很有可能会像他的前任约翰·博纳,失去自由党团的支持,卸任众议院议长的职位。

另一方面,美联储一直很关注特朗普的政策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比如说,如果国会通过税法改革降低海外收益税,美国企业将会把多年海外的收益遣返美国,导致美元增值,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增长。基础设施建设大量增长也会造成物价上涨。因此,如果美国议会无法通过这些法案,美联储也有可能会降低加利息和缩表的速度。

最后,市场不一定总是正确的。以下的图是特朗普上台后标普500指数和罗素2000指数的表现。罗素2000指数跟踪美国的中小盘股。当时特朗普获选总统让投资者相信美国的中小企业会受益其中,因为其减少法规限制,增加基建支出等政策对中小企业的帮助比那些依赖海外收入的大型跨国企业的帮助要大。因此罗素2000指数在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的几个月的表现比标普500指数的表现好很多。但是,近几个月市场慢慢意识到特朗普支持的政策没有那么容易通过国会变成法律。因此,了解美国的政治情况对投资者有非常大的帮助。

我是夏春,欢迎加入我的见识圈「财经智识」

 

只要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欢迎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联系邮箱:zhuanlan@wallstreetcn.com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诺亚国际(香港)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官,负责全球宏观经济分析,海外投资策略、对冲基金、私募股权、行为金融以及资产配置研究。
总篇数
30
粉丝
1282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