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条评论
收藏
硬件有多难?一代智能手机明星公司的陨落
作者: 曹泽熙
2017-09-22 21:02
和此前的惠普、戴尔、诺基亚、摩托罗拉淡出人们视线一样,曾是智能手机巨头的HTC倒下了。和硬件科技企业相比,为何软件企业的生命力更加旺盛呢?

摘要:和此前的惠普、戴尔、诺基亚、摩托罗拉淡出人们视线一样,曾是智能手机巨头的HTC倒下了。和硬件科技企业相比,为何软件企业的生命力更加旺盛呢?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曹泽熙。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wallstreetcn.com,或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现在只要一提起科技巨头,大家都会想到中国的BATJ和美国的FANG。曾几何时,独领科技风骚的却是IBM、微软、诺基亚、黑莓等硬件生产商。现在,随着HTC的倒下,硬件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小。

21日,中国台湾地区的智能手机生产商同谷歌达成11亿元的合作协议,将整个Pixel手机部门出售给谷歌。

在协议中,该部门达2000人的团队也转入谷歌麾下,同时,HTC也将部分知识产权移交给谷歌。

同软件公司相比,高昂的试错成本和技术溢价的消失,或许都是造成硬件公司转型艰难的重要因素。

HTC:曾经的智能手机巨头

HTC曾是全球智能手机行业先驱。2008年9月,HTC作为安卓系统与苹果IOS系统对抗的代表,推出了全球第一款搭载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T-Mobile G1。也正是这款手机,将HTC推向了行业的巅峰。

在2010年下半年之前,HTC一直备受台湾地区、中国大陆、欧洲和日本的电信运营商的青睐。但从2010年三星开始发售Galaxy S系列开始,三星抢过了HTC的风头。

相比于HTC产品,三星的Galaxy S系列功能更强,同时价格更低。在三星的冲击下,HTC产品显得性价比很低。

HTC的高速增长一直持续到2011年底,当时HTC占全球智能手机出货总量9.1%,销售量达到4300万部。在美国市场上,HTC甚至超越了当时的手机巨头诺基亚,直到iPhone 4出现,HTC不可挽回地进入了下行通道。

除了三星和苹果在竞争上取得优势,中国大陆的诸多手机制造商,如华为、Vivo、OPPO等品牌崛起,并迅速在中国大陆这个最大的手机市场占据优势。这也给HTC带来不小的冲击。

2011年第四季度HTC净利润为约合3.6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6%。2012年,HTC遭遇滑铁卢,不仅深陷与苹果的纠纷之中,还因缺乏核心竞争力,销量急剧下滑。

过去5年,HTC市值蒸发近75%,今年跌幅就超过12%,如今市值仅剩19亿美元,手机业务在整个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不足2%,早已跌出市场前十。

上月中旬,HTC公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HTC已连续九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二季度净亏损额为19.5亿新台币(约合6423万美元),整个2017年上半年净亏损总额为39.83亿新台币(约合1.311亿美元)。现在,HTC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已经从当初的近十分之一,下滑至不足1%。

面对惨淡的经营业绩,HTC不是没有尝试过转型。在过去数年中,HTC将最好的资源从手机业务转向虚拟现实(VR)业务。但是,HTC的这场豪赌却输了。北京的一名智能手机分析师赵子明(音译)对英国《金融时报》称:“HTC没有预料到VR的发展如此缓慢。”

此次,虽然HTC对外宣称与谷歌进行的是合作,但市场却认为,这种合作和此前的功能手机时代诺基亚、黑莓的淡出并无二致。从此,智能手机时代曾经的领头羊将淡出人们的视线。

即便是最乐观的分析,也认为HTC最终将淡出智能手机产业。如英国《金融时报》采访的台湾地区元大宝来证券的分析师所言:“HTC将会慢慢淡出智能手机产业。”

为何硬件公司总是落魄结局?

除了HTC,科技企业中的硬件厂商往往难逃失意结局。从PC时代的惠普和戴尔,到功能手机时代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无一不是落魄结局。

相比而言,软件公司的生命周期则似乎长很多。即使是在智能手机时代毫无建树的微软,也仍然依靠办公软件的霸主地位和快速成长的云业务保持着科技行业的一线地位,市值甚至仍在创出历史新高。

云锋金融认为,软件有灵活的迭代能力,但是硬件却有着高昂的试错成本。

就像微博和陌陌,都曾经历过生死存亡的时刻。而他们存活下来,甚至越活越好的关键,就是不断的试错新业务,不断的摸索新商业模式。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阵痛,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软件特有的迭代能力,使其可以从一开始就以更积极主动的心态面对转型挑战。

硬件厂商不是不想迭代,也不是没有试图发展新业务,只是硬件的特性决定了它们的试错成本比软件服务高出好几个层级。

研发一项创新的硬件技术需要多少时间?

打造一款和公司目前业务截然不同的消费科技产品需要多少资源?

而将这样一款产品推向渠道推向市场,相关部门又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以HTC为例,其实早在2015年,HTC就试图将重心转移到VR业务上。无论是设立虚拟现实风投联盟,宣称将投入100亿美元打造VR产业链,还是推出HTC Vive,成为VR眼镜中的执牛耳者,都是HTC在新业务上的探索和尝试。

然而从目前看,这些并没有挽救HTC的营收,2016财年仍然同比断崖式下跌了36%,以至于到最后不得不断臂求生。

VR领域尚不成熟固然是转型不理想的原因之一,但高昂的转型成本、生产制造和渠道领域的重金投入也是硬件厂商面临的转型之殇。

另外,云锋金融分析,软件服务还有很强的延展性,但是硬件产品的技术溢价却正在消失:

从腾讯入股中金公司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软件平台一旦形成了规模优势,具有多么大的延展可能性。

近些年来,类似金融科技这样利用自身流量入口嫁接服务平台和新业务的例子,在各家软件巨头身上比比皆是。

通过阿里电商生态发展起来的菜鸟网络,借助直播业务获得新生的陌陌,以及脱胎于腾讯社交平台的游戏、音乐等业务线,软件服务公司利用自身的流量入口和极低的开发成本,已经形成了开拓-试错-成功的业务发展闭环。

而在科技领域的另一头,硬件巨头们却很难享受到这一波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流量红利。更关键的是,电脑、手机乃至其他消费数码产品,正一步步的从潮流品变成生活必需品,又进一步“沦为”人人都有,但够用就行的日常工具。

这意味着除了苹果等极少数品牌之外,绝大部分的硬件产品一方面要忍受科技溢价逐渐削减造成的利润率下降,一方面还必须在研发上持续投入重金以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

3条评论
收藏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