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币”时代降临:投机者的逃离与新企业的涌入
2017-12-25 12:50
0
摘要:迅雷借玩客云起死回生,暴风涌进发行播酷云。大多数律师认为:尚未违反相应法规,但有追区块链热度、蹭热点的嫌疑。

集中跟风,唯利是图,分散逃离是中国投机者们共同的标签。

上至技术领先的区块链,下至生活起居的菜篮子,投机者们的投机思维屡试不爽。但相比起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的线下囤货,线上玩家们似乎更愿投身目前火热的区块链——趁数字货币一路看涨,这类投机者们利用公众对区块链技术以及数字资产的认知盲点,大肆炒作比特币的价值后从中渔利。

然而,他们的发财梦在这个夏天戛然而止。

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紧急叫停ICO融资,并发文要求清理整顿ICO平台。短期内,投机者们又搜寻到了新目标,迅雷玩客币(后改名链克)被纳入视野。接下来的47天内,玩客币暴涨了80倍。一时间,迅雷CEO陈磊被推上风口浪尖。他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直指矛头所在:“投机者占了玩客币便宜,却让企业背锅”。

迅雷决心制衡投机者,让玩客币的价格稳定在了4元左右。眼见实名制等举措的出台,越来越多的投机者选择离场。

不过随后,暴风集团又宣布推出暴风播酷云(后改名播控云)。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其特点是智能硬件、矿机、区块链,玩法也与迅雷的玩客云类似。即便播控云硬件价格是玩客云15倍的5999元,第二批预约人数仍达到了近50万。

迅雷“玩客币”虽饱受质疑,但拉高了股价,将“垂暮将死”的迅雷拉回到互联网的中心。而迟暮之年的暴风,又能否复制“玩客币”的成功?若此种模式被验证可行,会不会有更多的企业复制玩客云?玩“币”时代是否已经到来?

玩家的逃离

10月13日上午9点,第一枚玩客币“应声落地”。一个名为“WKC玩客交流”的QQ群炸开了锅,多名玩家开始秀出App截图,图中所展现的是“玩客计划”首次发放的币数。

7.9652884,这是群成员小凡当日获得的玩客币数量。小凡有过少许的投机经验,几年前,他与同学跟风挖过比特币,不久后便放弃了,原因是:看不懂行情且设备性能不足。自迅雷推出玩客云后,他仿佛又嗅到了“商机”,在京东抢到了一台设备。根据迅雷官方介绍,玩客币分发总量有限且每365天产出量减半,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取难度将越来越大。第一年每天产量约164万个,按此计算,玩客币总量约有12亿枚。

“享受迅雷的多项服务?那个根本没人在乎,买它是因为看中炒作空间。”小凡直言,当年挖比特币,其产出运算公式是公开的,玩家通过不同渠道攒设备,自置挖矿机,而玩客币的公式是保密的,“只能买这个设备,否则玩不了。”

QQ群中,群主会按时分享当天玩客币的收购和卖出价格。“迅雷一直说要打击线上交易平台,但对我们没啥影响。”小凡说,玩客币的交易方式多种多样,除了第三方平台交易外,下线交易在当时被广泛接受。大体分三种:

  1、线下见面,通过账户转移玩客币,然后根据当天的报价,用支付宝或者微信付款;

  2、让群主做担保,依旧用支付宝转账,群主收取部分手续费;

  3、闲鱼上查看芝麻信用积分,买家付款后转移,再确认收货。

“那个时间段很多人都不卖,因为涨得特别凶。”小凡坦言,他见证了“币”的一路飙升,“最初这种币才1毛钱,一个多月后,涨到了8块,涨了80倍!”不仅如此,迅雷的股价也一路高歌,累计上涨了近500%。

正当他持续看好玩客币走势时,迅雷内部突然爆发了“内讧”。11月28日,迅雷与迅雷金融公司多次发布公告,争执焦点不断升级,从“品牌及商标授权”转移至“玩客币骗局”。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起内部矛盾,让迅雷的股价跌幅达到了18%,更影响了玩客币的涨势。“那几天群里出现了很多谣言。”小凡说,有投机者夸大“内讧”细节,唱衰玩客币,引诱玩家低价抛售。一时间,众多不明真相的玩家集中抛币。

这场风波过后,玩客币报价出现了持续下跌。观察几日,价格始终未回归8元/枚,小凡开始计划“脱身”。他的理由很简单:一是外界质疑声太大,报道铺天盖地,他担心政策监管。二是迅雷将开启不限购预约,“入网的机器多了,挖矿难度肯定会加大。”

11月底,小凡将玩客云和200余个玩客币在闲鱼上售出,获利3400元,“听着不多,但我几乎没有成本啊。”

迅雷的博弈

小凡是幸运的,但迅雷CEO陈磊却是焦虑的。自推出玩客云后,媒体质疑迅雷的声音此起彼伏,原因在于玩客币与比特币有着相似之处:

1、两种币均需要“挖矿”获得

迅雷称:全网每天产生的玩客币总量固定不变,单台玩客云设备每天会得到一个分数,分数是由基于硬件能力、带宽流量、存储大小、在线时长决定,系统会根据单台设备的分数占全网分数总和的比例分配相应的玩客币。

而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也是每天产生固定数量,采用工作量证明机制,比特币网络里任何人都可以争取记账权,谁先解决一道与记账相关的数学题谁就先记账。解决这道问题的过程叫“挖矿”,矿工会得到新生成的比特币奖励。

两者不同的是,玩客币采用了区块链中的联合链,而比特币则为公有链。

2、两者均采取了产量减半机制

按照迅雷的机制,最开始“挖矿”的人获得的玩客币多,后来进入者获得的越来越少,这也与比特币颇为相似。

据悉,玩客币分发总量有限且每年产出量减半,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取难度越来越大,随着玩客云设备的售卖,参与获取玩客币的矿工越来越多,人均获取量越来越少。而比特币诞生之初,每10分钟系统产生50个比特币,但是按照中本聪的算法,按照年份增加,之后奖励25个,依次递减,开始多后来少。

除媒体外,投机者、看客、自家高管等也纷纷卷入其中:

  “投资者”拉横幅,辱骂骗局!

  自家公司“内讧”,相互指责!

  股价涨近500%,瞬间暴跌!

  ……

陈磊似乎无法接受这个局面。在他看来,投机者带来的繁荣是短暂的,更是泡沫。若放手不管,则会破坏对玩客云的生态价值,亦可能受到政府部门的监管,这不符合长期利益。

今年12月,陈磊开始在媒体中不断发声,并出台了相关举措。“任何区块链技术一旦走入少数人管理之后,最终会失去价值。”陈磊告诉新浪科技,自玩客云推出后,他与投机者的斗争从未间断,“就像跟黑客斗争一样!今天行业里没有一个区块链为反投机做安全措施。去建一个团队专门做反投机,对每一个做区块链的企业来说都是必要的。”

在陈磊眼中,监管机制是打击投机者最有利的工具,而实名制是第一步,“一定会受到效果。”一位参与反投机的迅雷人士表示,玩客币始终坚称不做ICO,但仍有大批投机者入场,“我们给部分第三方交易平台发了律师函,但对方依旧我行我素。”随后又取消在第三方平台交易的用户玩客奖励计划资格,但这引发了投机者的骂声和诋毁。

12月初,迅雷发布公告,玩客币更名“链克”,此外将上线实名制,并宣称将通过多种手段来控制玩客币交易规模,包括与政府的多项合作措施。这则公告的发布,或许打破了投机者的侥幸心理和精心编织的渔利之网。在第三方交易平台Fatbte中显示,玩客币的价值一路狂跌,从11月26日收盘价8.7元/枚跌至11月20日收盘价4元/枚。

“迅雷日后不需要这种炒作了,它的目的达到了。”独立分析师良学斌告诉新浪科技,之所以严厉打击投机者,原因在于迅雷不希望由于玩客币的疯狂炒作、以及类似比特币的政策风险,造成迅雷整体战略的“胎死腹中”。从技术角度而言,玩客云不仅增加了收入,拉高了迅雷股价,同时还加大了星域CDN的分布式计算能力,可谓一举多得。

良学斌认为,迅雷目前虽号称有4亿用户,但会员只有500万,借助玩客云和实名制可强制扩张迅雷的会员数。此外,近期小米王川接任迅雷董事长,与小米云计算部门甚至金山云共同搭建巨型区块链服务商,同样存在可能性。

暴风的涌进

迅雷的玩客币仿若一场闹剧,但正因这场闹剧,将“垂暮将死”的迅雷拉回到互联网的中心。在互联网世界中,模式的复制已司空见惯,暴风或许就是其中之一。从入场互联网电视,布局体育、影业到年会上和贾跃亭唱同款《野子》,冯鑫和他的暴风一直被认为贾跃亭生态的仿效者,而这一次,迅雷的玩客币似乎再次成为暴风的模仿对象。

12月7日下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终止重大重组股票将于8日复牌。而8日同时将开启的还有暴风播酷云的预约抢购——在迅雷股价因玩客币拉高股价后,播酷云的推出被视为暴风拉升股价的新方式。

“暴风播酷云是目前投资者们回血的唯一希望。”一位暴风集团股票的持有者说道。从2015年年中高点的超300元,到停牌前的20元,两年时间,暴风股价的跌势延续了太久。

在官网的介绍中,播酷云一台可以赚BFC积分的家庭私人影院智能终端,可存储片源文件、全自动获取高清片源,是一个4T硬盘——现下,视频网站内容日渐丰富、且有云盘作为存储空间,看上去,这个第一批售价4999元、第二批售价5999元的终端几乎没有购买的必要,并且用户若想要播放智能终端的内容,还需要一台后期可用BFC积分换得的高清播放机。但用户们却热情异常。截至12月7日中午12点,在3天时间内共有近40万名用户预订播酷云。次日开启的抢购,一度让暴风商城服务器瘫痪,紧急抢修后,首批2000台播酷云销售一空。

“太难抢了,我拉了十几个朋友都没有中,果断放弃。”一位抢购者说道。但抢到播酷云的用户也不无担心,小欧就是其中之一,“很难抢吗?不会首批就成接盘侠吧。”5000元的硬件价格让他担心从炒币中的获利还不如硬件的价格高昂,在被其他玩家问到播酷云是否值得入手时,他给出了“做黄牛”的回答。

暴风播酷云的黄牛已经开始活动。在淘宝上,搜索暴风播酷云或暴风播控云出现了众多售卖者,仅用于抢购的云码就被标上了1000-2000元,至于机器则被标到了7000-20000元的价格,甚至还未上线的积分BFC也有用户在闲鱼上求收购,“收BFC,5元一个,大量收。”

即将于12月26日开始抢购的第二批涨价1000元的播控云,已经有超50万人预约。无疑,用户的关注点在BFC积分系统上,这与迅雷的玩客币太过相似,也同样类似与比特币的玩法,给炒币客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基于区块链,播控云可以利用用户的空闲带宽和计算能力,赚取暴风积分,积分未来可以兑换BFC观影券、购买相关播放设备以及暴风旗下各项产品和服务。

与玩客币相同,BFC也同样具有需要“挖矿”获得、产量减半的机制。BFC积分根据用户对整个系统的资源计算积分回报,基于时间(存储空间)证明和流量证明,后者影响更大;BFC总量为10亿,其中8亿给BFC或暴风旗下系列智能硬件并共享资源的用户,每产出20%产量减半,后期随设备数增长和剩余积分数量减少影响,获取难度加大。

而以上类似比特币的玩法也引来质疑,特别是一旦用户可以进行人民币交易后。对于质疑,暴风新影CEO、播酷云负责人崔天龙回应说,BFC不是虚拟货币,不会通过任何方式与人民币进行交易,更不会进行ICO或类ICO的操作。但从官网的介绍看来,BFC积分钱包即将于1月上线,若有用户间具有积分转账功能,则用户可以私下进行交易,而这也是用户对玩客云和播控云趋之若鹜的原因。

公司对该项业务布局的原因也显而易见,硬件销售、CDN服务、“区块链概念股”拉升股价,甚至可以控制积分体系。迅雷如此,对暴风也是如此。12月8日,停牌5个月后的暴风复盘,开盘封死涨停板,此后的两个交易日,也完成了9.99%和5.85%的涨幅。

不只是暴风,越来越多的玩家在涌入。11月13日,智能硬件矿机流量宝盒开始首批抢购,相比现金抢购,其抢购价格为199个官方LLT,需要在开抢之前购买,而该币不支持提币;12月12日,newifi新路由宣布开启区块链,将于明年1月上线黄金矿区,由智能路由器做实体设备。

但炒币客们的关注点似乎更偏向最早出现的迅雷玩客币,在一个需付费5元入群、有2000人的暴风播酷云QQ群里,仍不断有黄牛在发出迅雷玩客云的收购帖,“750收母鸡,支持顺丰到付,咸鱼,只收最后10台,卖的速度。”这场“玩币”的狂欢仍在进行。

探究:是否碰触政策红线?

但狂欢背后,也有风险存在。对于玩客币、BFC这类积分玩法是否具有政策风险、以及与区块链、比特币、ICO的关系,新浪科技采访了多位律师,大多数律师认为,这类玩法尚未违反相应法规,但有追区块链热度、蹭热点的嫌疑。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

  1)并非ICO、比特币,但借了比特币东风

  2)糅合虚拟货币特点 披上区块链外衣

  3)暂无法律风险,但私下交易规模太大,甚至可购买其他公司产品就面临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

  1)不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和政策指导

  2)更像基于区块链的积分,与比特币等完全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存在很大不同

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文谦律师:

  1)是否属于ICO还难以断定

  2)采用区块链技术有蹭热度嫌疑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联网金融法律专家肖飒律师:

  1)不是ICO,类似于Q币,应当允许在一定场景下存在

  2)没必要整治,虚拟财产在我国是合法的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认为玩客币并非ICO,也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有很大不同,但又借了与比特币概念相似的东风。同时,玩客币又与网络虚拟货币比如Q币、各种游戏币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可以直接用于兑换迅雷的产品或者服务。但不同的是,其他虚拟货币通常是由用户购买获得,而玩客币是用户付费购买玩客云、共享闲置带宽和存储后获得的迅雷的奖励。可以说,玩客币糅合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Q币等网络虚拟货币的特点,又披上了区块链的外衣。“比特币产生于底层的区块链,而“玩客云”引入区块链技术仅是为了达成去中心化记账的目的,“玩客币”本身并不产生于区块链项目。”

赵占领表示,玩客币的玩法暂时没有法律风险。首先,对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国内并未认可其属于货币,但也未禁止其交易,只是将其视为一种网络服务;其次,对于网络虚拟货币,央行等部委的文件禁止其反向回兑成人民币、禁止其购买实物商品等等,文化部在《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要求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只能用于购买发行企业提供的虚拟产品或者服务,不能超范围使用,也不能兑换成法定货币,但是并未禁止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交易。

“鉴于玩客币不同于比特币,也并非用户直接通过购买而获得的网络虚拟货币,所以对于玩客币的交易,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或者政策文件进行禁止。但是,如果玩客币的私下交易规模越来越大,使用的范围越来越广,尤其是当玩客币可以用于购买迅雷公司之外的产品,甚至是实物产品,则玩客币就带有法定货币的部分属性,将很可能被金融监管部门予以限制甚至叫停。”

至于用户购买硬件设备“玩客云”,赵占领表示这本身没有直接的法律问题和风险,关键是,用户购买“玩客云”的目的在于获得迅雷的奖励“玩客币”,而玩客币本身可能会因政策原因而被限制或者叫停,进而导致“玩客币”的炒作价值丧失、价格大幅下降。用户花费较高金额购投资的“玩客云”的价值也就随之丧失或者降低。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尚未出台相关政策,但是随着玩客币的疯狂炒作、投资者的风险大幅增加,以及迅雷内讧事件的出现、玩客币被各界质疑,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关注玩客币,迅雷不得不迅速整改,近期已经将“玩客币”改名为“链克”,将“玩客币钱包”改名为“链克口袋”,“币”与“钱包”全部剔除,又加入实名制。整改后的做法已经尽可能地去除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外衣,相关的监管风险已经大幅降低。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也认为, 玩客云和链克的所有功能均不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及政策指导。此前,国家已经叫停所有ICO交易,接下来国家会出台政策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场景应用,包括落地的事情是下一步的发展。杨东表示,严格来说,相比于虚拟货币,链克更像是基于区块链的积分,像是用区块链承载的Q币。

杨东表示,链克跟比特币等完全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存在很大的不同。首先,比特币是通过矿机消耗巨大的算力,在争夺记账权的过程中产生的,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流通不具备任何可控性;链克则基于联盟链,是迅雷及其指定的可信节点来记账,是对玩客云设备分享出来的资源进行奖励的凭证,从刚刚开启的实名制可以看出,链克明显具备可控性,不存在比特币那种去中心化记账的矿机。其次,比特币本身不具备应用属性,只有金融属性;链克则是基于迅雷的服务体系的一种积分,有指定的使用场景,从本质上说链克是迅雷在收集用户的闲置资源、通过技术手段转换成对企业有益的产品的过程中,记录用户贡献度的凭证,最终用户通过这个凭证来换取相应的服务。

“最近一段时间,新发行的虚拟货币,大多采用ICO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不少问题,出现了一些金融风险。链克的发行过程中,迅雷并没有以ICO的方式募集资金或者其他虚拟货币,从商业模式来看,对于迅雷这种上市公司来说,虚拟货币本身的价值并不太大,这套商业模式的关键点在于通过链克从用户手中收集到的闲置资源,基于这种大规模的低成本资源形成的商业闭环,更加具有想象力。”

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文谦律师介绍说,ICO并不是严格的法律概念,而是一种类似于众筹的行为,发起者通过第三方平台来募集,风险不可控制。对于链克和BFC是否属于ICO还难以断定。

“比特币只是国内禁止交易,而不是说彻底不能交易,比特币本身的价值据说还会持续上涨。交易币本身有风险,因为我们国家已经禁止了,但是购买挖矿机,我们国家暂时还没有出台这方面的法律。要看挖矿的行为是否会扰乱社会政治经济秩序,但从技术本身来说比较难以去禁止。”

另外,在介绍中,链克和BFC都提到了区块链技术,李文谦认为他们最多是采用了区块链的相关技术,但有蹭热度的嫌疑。

本文来自:新浪科技   作者:韩大鹏 谭宵寒 王上

===推广===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