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半年前的一次讲话:陡峭化和高波动的猜想(预测的基本应验或正在发生,必须拜读!)

来源: 金羊毛工作坊
特朗普并非是一个“残废”的总统,金融市场对政治的严重错判,以至于美国正在发生利率的陡峭化,而可能引致的风险资产的高波动。 中国在去年六月之后,明显出现了三次陡峭化,每次陡峭化都推升利率上了一小台阶,今天国债十收益率已经摸到了4%的新中枢。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