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三十年美债牛市转熊?可能性低,今年超额收益仍看债券——对话嘉实国际关子宏
作者: 孙建楠
2018-04-28 21:21
嘉实国际首席投资官关子宏对华尔街见闻表示,今年的超额收益仍会出现在美债,市场担忧的债券熊市难以出现。因为美国经济增长正进入晚期,并不具备持久性增长动力和明显的通胀环境。

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下连涨7天的纪录,并一度突破3%重要关口,市场担忧美债利率正进入“最危险区域”。

更关键的问题是:长达三十年的美债牛市即将切换至熊市?

“以当前全球环境看,债券熊市很难出现,因为并不具备持久性增长的经济基本面和明显的通胀环境。”嘉实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关子宏对华尔街见闻说道。

美债走熊概率低

关子宏接受华尔街见闻独家专访时表示,美元债券将是今年获得超额收益的重要资产。去年11月美元利率逐渐攀升,最近两个月内美国长债收益率已出现高点。由于美国经济增长期已进入晚周期,债券熊市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近期,美债“熊市来袭”声音呼之欲出,除美国长债收益率连续上涨以外,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创下近十年新高,突破2.5%关口。美德两国国债收益率利差更触及29年高点。此外,美国新债王Jeff Gundlach年初以来多次警告美债牛市即将终结。

关子宏进一步对华尔街见闻指出,美国十年期国债从去年年初2.4%上升至年底2.8%,之后在2.9%的高位徘徊了很长时间。但长债收益率上升后,过去一个季度回流美国的海外资金是去年一整年回流总量的数倍,同时信用利差相对稳定,表明市场仍存在大量对固定收益资产的结构性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经济扩张周期正进入第9个年头,即将出任纽约联储主席的威廉姆斯最新指出,美国经济将很快进入第二长的扩张周期。但市场对其周期见顶存在担忧,比如摩根大通认为,美国经济正处于“中周期黄昏”,未来三年经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达到72%。

对此,关子宏强调,近期美国就业增长趋缓,劳动力成本较高,经济扩张晚周期的影响已有所显现。

“接近如此晚周期的时候,才出现债券熊市会不会太晚了?全球仍将大概率维持在低利率环境中。”他如此说道。

看穿海外市场有两大“秘诀”

关子宏(Thomas Kwan)现任嘉实国际董事总经理、投资总监,常驻香港,负责管理固定收益、中国股票、亚洲股票、ETF、全球资产配置及责任投资等接近40人的团队。曾任香港霸菱资管的亚洲债务主管,还曾任职于新加坡和北京的瑞士信贷资产管理公司、新加坡保诚资管和香港的首域投资。他拥有多伦多大学经济学硕士和金融学商学士学位,以及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资格。

关子宏拥有18年买方投研经验,对于海外市场投资总结了两点“秘诀”。

第一,分析市场走势时,要注意到全球宏观环境关联性加大,需高度关注各国经济增长模式及地缘政治环境的改变。当中所带来的机会及风险将主导投资的长期回报。实际上,上一轮金融危机出现后,各国出现结构性的变化,包括人口老化、持久的低利率及低增长环境、中国从出口主导转至内需主导、中美关系越变不稳等,令增长环境复杂性加大,但同时带来不少新的投资机会。

第二,要关注微观层面变化,比如,过去数年越南享受了中国低端制造转移,中美贸易战升级后,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可称为风险对冲区域。此外,中国产业快速升级、网购与支付手段不断创新、AI技术应用对中国企业带来积极影响。

美元仍有杀跌空间

与华尔街见闻交流时,关子宏多次用“复杂、意外”形容当前市场特点。

他进一步说道,今年全球市场大概率在较大波动区间内运行,比如虽然全球企业盈利符合市场预期、通胀维持温和,但其他负面因素将持续影响到市场情绪。总体看,风险资产的风险溢价正上升,回报率将低于去年。通过多元资产配置及择时来增强回报及减低组合波动的重要性在2018年更加凸显。

今年美股进入了牛市第9个年头,关子宏指出,今年很难去寻找一个驱动因素能在未来至少数月推升美股回到年初高点 -“美股估值很高了,牛市已到尽头,今年大概率在上下10%的波动区间运行。”

据观察,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出现“美元荒与弱美元”并存的格局。截至今年三月底,3个月美元Libor一度涨至2.31%,创2008年11月以来新高,美国3个月期Libor-OIS利差更创新近9年最高纪录。然而,美元指数却从去年年底持续贬值,贬值幅度一度超过5%。

对于美元走势,他分析称,美元将延续去年以来的弱势格局,要看到2012年以来美元指数经历了长达五年的上涨期,幅度超过30%,完成了将近一个完整周期的走势,因此未来仍有杀跌空间。

如何对冲中美贸易摩擦风险

对于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关子宏认为,亚洲市场可为投资者提供风险分散的作用,由于近些年越南等多国承接了中国的低端制造业,市场的情绪或转向东南亚和南亚等国,对冲投资中国的风险。由于美元仍在下跌通道中,投资者可投向亚洲货币和股票资产中。

近两个月,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英法对叙利亚发动闪电战、美国对伊朗制裁、沙特与也门胡塞武装冲突、委内瑞拉经济危机,这都增加了原油市场供应不确定性。

4月中旬,传出沙特希望油价涨至每桶80美元,甚至100美元。目前正在执行的减产协议将于2018年底到期,市场预测 OPEC及俄罗斯将再度延长减产协议。

4月份第二周,WTI原油期货价格大幅反弹,当周一度暴涨近9%。4月26日,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价格涨至74.71美元/桶和68.64美元/桶,均创下2014年11月以来的高点。

对于近期原油上涨会否对中短期通胀造成背离,关子宏认为,油价大幅度上涨将拉升生产成本及通胀,影响消费者信心。油价高位维持时间越长对经济伤害越大。虽然如此,油价从现在水平再大幅上升、甚至回到金融危机前140元/桶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十年前美国页岩气产量还是非常低,而现在已变成页岩气出口国,全球范围内能源供应明显加大。同时,全球经济增长对能源的依赖度也有一定下降。

收藏
来自主题:
顶级基金经理访谈录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