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特写 | 做空FANG对冲美股崩盘?这回跟2000年有何本质不同?

作者: 乐鸣
最终它们不会像2000年时的科技公司一样灰飞烟灭,而是会成变成稳住局面的“未来蓝筹”。

在2017年初,巴菲特曾准确预言:如果美国利率仍然维持在当前的低位附近徘徊,美国股市整体来看仍然被低估。

巴菲特说这番话时,10年美债收益率仅有2%,而如今已经突破了3%,美股看起来摇摇欲坠。

美债收益率的快速上升仿佛敲响了美股的丧钟,投资者们除了抛售减仓外,还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对冲,包括但不限于做多VIX恐慌指数,做空股指ETF、期货等。

除了这些“传统”的做空方式之外,投资者们还在通过“另类”做空的方式对美股崩盘进行对冲——直接做空科技股。如今的美股龙头科技股估值从表面上看起来已经超过了2000年科技股泡沫时的水平。

图:2000年科技股泡沫时市净率与如今科技股的对比

“新债王”Gundlach甚至直接了当地说:做空Facebook!

以新债王为代表的投资者们做空科技股,除了估值因素外,显然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这一次的科技股跟2000年时有何本质不同?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付费栏目《见闻主编精选》,每日五到十篇,覆盖投资精英必读核心资讯。请付费阅读。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