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为防范风险,实则去粗取精—联合授信管理办法信用视角点评

作者: 兴业研究
2018-06-04 18:21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印发《银行业金融机构联合授信管理办法(试行)》。我们认为《办法》是上层观察到目前债市风险新特点后的及时响应,围绕当前再融资风险的防范展开。 根据《办法》简单测算,至少一半的信用债发债主体是联合授信制度的实行目标企业,而民企只占约七分之一。债市虽是主要防治范围,但制度并不会直接作用于再融资困难的企业,不会激化当前风险。此外《办法》亦试图改善银企关系,促进当前债市的理性发展。而在防风险的同时,帮扶小微企业的意愿也是较为明显。 但归根结底,《办法》的出台,是为了在当前普遍受困于再融资问题的中小企业中,进行去粗取精。因而我们认为,再融资风险未来仍将存在,但更多是会体现在自身资质较差的小型企业或民营企业,企业之间的分化仍将继续。

*本文作者兴业研究毕成 , 乔永远。

6月1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印发《银行业金融机构联合授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并部署开展试点工作。《办法》共42条,分为六章,分别为总则、联合授信管理架构、联合风险防控、联合风险预警处置、联合惩戒及监督管理、附则。对此我们点评如下:

一、围绕当前再融资风险的防范

从官方答记者问来看,此次《办法》出台的背景主要是近年来我国企业多头融资、过度融资的问题日趋突出,对于约束多家银行对单一企业过度融资还缺乏相应的监管制度安排。而结合近期频发的各类违约以及风险事件,我们认为再融资风险是《办法》希望能主要防治的风险之一。通过与以往的违约主体比较,市场正逐步发现此轮信用风险的一些新特点,结合严监管的大环境,再融资风险逐渐成为市场关注的重要风险之一。而造成再融资风险暴露的原因,除了公司自身经营恶化、获现转弱、资金链断裂以外,还包括公司急于扩张而过度融资(通过多头融资),使得即使在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债务负担也超过了自身的负荷。因而通过联合授信机制,减少信息不对称,抑制多头融资,减少“空手套白狼”的行为,相当于从渠道端防范再融资风险,真正做到事前监督防范,而非事后应对处理。

我们认为,政策层面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与响应速度都在提升,在确定了当前的主要风险点后便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把控整体风险;由此可见,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仍然是金融去杠杆过程中的必守底线。此外,《办法》中也提到“各成员银行应健全信用风险管理体系,落实统一授信、穿透管理等要求”(第二十二条),也算是对资管新规的一脉相承。

二、从大到小开始实行,不会激化风险暴露

那么,联合授信制度的开展,会不会使得再融资困难的企业加速风险暴露呢?我们认为这种情况大概率不会发生。

结合当前的信用环境,再融资存在困难的更多是规模较小的企业,或者是民营企业。根据《办法》第六条,“对在3家以上银行业金融机构有融资余额,且融资余额合计在50亿元以上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建立联合授信机制。对在3家以上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有融资余额,且融资余额合计在20~50亿元之间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可自愿建立联合授信机制”,我们提取存量债发债主体,筛选最新未使用授信额度时间在2017年5月30日之后的主体,共得到1661家,其中830家未使用额度大于50亿,830家中有115家是民企。暂不考虑授信家数,仅以这些数据简单测算,则至少一半的信用债发债主体是联合授信制度的实行目标企业,而民企只占约七分之一

由此可见,该机制试行初期,主要还是针对信用债市场,且民企只占其中一小部分,并不是“重点攻击对象”。联合授信机制是从大型企业开始实施,但往往小企业有更多的动力去过度融资,因而制度并不会直接作用于再融资困难的企业,不会激化当前风险。此外,大型企业融资额度的腾出,或将被动流向部分优质的小型企业,反而能缓解部分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可以说是对一些小微、民企的间接帮扶。

三、《办法》中提及的其他风险类型值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办法》中除了过度融资带来的再融资风险,也提及了许多其他类型的信用风险。其中部分风险的识别具有一定的难度,更容易触发突发性的事件,也需要进一步的关注,对此我们梳理如下: 

四、力图改善银企关系,促进债市理性发展

联合授信制度的出台,除了是对企业融资行为进行监督控制,同时也是对金融机构信贷业务的方向性指导,其核心是促进金融机构理性对待与企业关系,避免一刀切,避免发生挤兑踩踏事件,从而促进债券市场稳定、理性发展。

具体来看,《办法》条目中我们认为包含两方面的指导:其一是规范银行信贷政策的执行。例如,《办法》第十条中:“成员银行应按融资合同和相关协议的约定向企业提供融资,满足企业合理融资需求;成员银行调低对企业授信额度时应提前1个月告知企业;成员银行在与企业约定的联合授信额度内向企业提供融资”,这些都是为了避免出现“事前放松审核,出事时断贷抽贷”的情况发生,以进一步提高信贷政策的执行效率。其二是加强信贷的事后跟踪与提前预警。例如,《办法》第四章中则详细描述了风险预警的形成标准、应对流程、消除标准,意在强化银行风险意识,引导风险的缓释,同样也是为了避免突然断贷抽贷的情况发生。

五、防风险扶小微,但实质是去粗取精

目前受到民企风险上升的影响,市场风险偏好明显下降,许多机构甚至实行一刀切,这使得部分优质民企可能也会陷入困境。而根据答记者问,《办法》的意义包括:通过约束少数大型企业过度融资,释放银行低效运作的存量信贷资产,将其配置到小微企业、创新企业、“三农”等领域,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经济整体运行效率。无独有偶,同一天发布的央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的政策,也明确道: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的债券。可见在防风险的同时,帮扶小微企业的意愿也是较为明显。

防范风险、帮扶实体经济、稳定债市,这些目标其实相辅相成。但值得注意的是,帮扶小微企业,并不意味着政策层面要实行无差别救助,以此来降低当前再融资风险。归根结底,《办法》的出台,是为了在当前普遍受困于再融资问题的小型企业中,进行去粗取精;让优秀企业受益于制度带来的融资空间,让恶化的企业在市场与机构监督中逐渐被淘汰;降低系统性风险的同时,有序释放个别风险,实现资源的合理分配。因而我们认为,再融资风险未来仍将存在,但更多是会体现在自身资质较差的小型企业或民营企业,企业之间的分化仍将继续,风险定价的差异也将增大。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