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条评论
收藏
“影响力博弈”:亚马逊游说政府费用五年猛增400%,赶超一众巨头
作者: 祁月
2018-06-22 16:32
当20多年前贝佐斯创建亚马逊时,他希望公司能远离政府。但如今的亚马逊却与政府的关系盘根错节。他们建立了全美最大游说团队之一,规模超过埃克森美孚、沃尔玛等一批巨头,过去五年游说开支猛增400%。

美国商界有一句名言:“如果你不能战胜对手,那就加入他们。”亚马逊(Amazon)就是这么做的。

不过,亚马逊瞄准的当然不是竞争对手,而是美国政府——为了避免被政府过多地影响,他们干脆把自己变成了一支能够给政府施加影响的庞大力量。

华尔街日报发了一篇长文介绍了亚马逊在游说政府方面的巨大改变:

20多年前,当贝佐斯(Jeff Bezos)创建亚马逊之时,他希望这家网上书店能远离政府,还曾为了避税而考虑过把总部设在一个印第安人保留地区。

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亚马逊已经从小小的网上书店长成一个庞然大物,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也盘根错节。贝佐斯在华盛顿建立了全美最大的游说团队之一,其规模超过埃克森美孚、沃尔玛等一众巨头。

彭博社称,亚马逊针对政府机构的游说行动超过任何一家同行业科技公司。从美国国会和白宫到美国航空航天局,它的存在感高到令人震惊的程度,因为除了谷歌之外,它超过了所有同行。

过去五年,亚马逊的游说开支增长了400%,增速远超同行,仅去年就接近1300多万美元,前一年为1100万美元。相比之下,谷歌母公司Alphabet去年的游说支出总额为1800万美元。

曾在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担任高级信息政策制定官员的Bruce Mehlman是这么形容的:

短短几年时间,亚马逊悄然从一只吉娃娃成长为了大丹犬(也称德国獒)。

华尔街日报评论称:亚马逊已经从一家不起眼的创业公司变身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之一,许多业务都可能受到大力游说的影响,也可能通过游说改变业务甚至政策,因为他们有一些业务就把政府列为主要客户。

事实上,不只是亚马逊,美国科技巨头全部都在加大游说开支,比如Facebook 、谷歌、Twitter。而在这场有关影响力的“无硝烟的战争”里,在那些云集在白宫政权周围的游说大军中,亚马逊无疑是其中实力最强劲、力度最猛的一员。

亚马逊甚至考虑把第二总部设在白宫所在的华盛顿地区,那将意味着亚马逊有望成为美国政治圈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20年,第二总部将带来超过50亿美元投资。

游说之战:拳打同行,脚踢特朗普

在“作战场地”集中在华盛顿政权中心的这场游说战争里,亚马逊必须双线作战。

一方面,亚马逊与同行业竞争对手打得不可开交。他们需要与谷歌、甲骨文和微软争夺利润丰厚的政府云计算业务,还要与家得宝(Home Depot)等巨头抢夺政府的办公用品业务,并且必须与沃尔玛、eBay等公司围绕税收政策问题展开激战。

另一方面,亚马逊必须面对的最大挑战正是美国总统本人——特朗普。

特朗普经常攻击贝佐斯和亚马逊,痛陈他们避税、逼迫传统零售商倒闭,还把美国邮政总局(USPS)当成送货小弟。他想让USPS对亚马逊的收费翻倍。华尔街见闻曾提到,今年3月末到4月中旬,亚马逊遭遇特朗普猛发Twitter的怒火五连击,市值大举蒸发200多亿美元。

但《纽约时报》称,USPS一直经营不善,财务状况岌岌可危,正是亚马逊带来的巨大业务量令其免于破产境地。

为何特朗普死死揪住亚马逊不放呢?贝佐斯在2013年出资2.5亿美元收购了《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这份报纸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就动不动曝出一些关于特朗普的负面猛料。

今年3月,《华盛顿邮报》发文介绍了特朗普政府在审查官员任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此后又发文称,特朗普越来越特立独行,与时任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和其他“调和力量”的关系变得疏远。这些只是负面报道的一部分,其余还包括质疑和调查特朗普的慈善捐款,当时那篇报道甚至获得了新闻界最高奖普利策奖。

特朗普毫不掩饰他对于《华盛顿邮报》的厌恶。他经常高调抨击这家报纸,说他们大肆制造“假新闻”,还在乘坐空军一号从西弗吉尼亚州返回华盛顿时对随机记者称,亚马逊并不是在公平竞争,他们做出了大量游说努力,《华盛顿邮报》就是其中一名说客。

有一些国会议员也对亚马逊不满。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批评亚马逊对待雇员的方式。

为此,亚马逊通过国会官员发起魅力攻势,向外界展示自己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好处。去年,亚马逊近20年来首次游说美国司法部,后者负责管理反垄断、国家安全和企业不当行为等事宜。

亚马逊招募了十多家外部游说公司,总计动用近100名说客,在多个领域展开游说,包括: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和航空货运;网络安全、数据隐私和知识产权侵犯;云计算和五角大楼采购;以及税收和食品补助券等。英国金融时报4月份称,亚马逊的内部游说雇员数量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翻了一倍,增至28人,超过谷歌(13人)、Facebook和苹果(各为8人)。

金融时报称,从前任总统奥巴马执政的最后几年开始,亚马逊用于外部和内部的游说支出急增。从2014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四季度,相关支出增长了三倍。

与此同时,贝佐斯也在积极打造个人关系网。

2016年,贝佐斯斥资2300万美元购买了华盛顿Kalorama社区最大的住宅之一,面积超2500平方米。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一家和奥巴马夫妇就住在附近。今年1月,他参加了媒体、政界和企业精英俱乐部Alfalfa Club举办的正装晚宴,其他嘉宾包括伊万卡、前总统小布什、国防部长Jim Mattis和罗姆尼(Mitt Romney)等人。

贝佐斯和亚马逊的高管一直没有公开回应特朗普的抨击。华尔街日报援引一名了解亚马逊策略的知情人士说:

就算熊咬你的手臂,也不要去戳它,因为它可能会吃掉你的头。

成效显著

亚马逊的游说行动应该说颇有成效。

2012年总统选举期间,奥巴马连任竞选活动中所使用的技术就来自亚马逊旗下云计算部门Amazon Web Services。亚马逊还赢得了从中央情报局(CIA)到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等政府部门客户的合同。

如今,亚马逊希望政府能批准其利用无人机远距离投递包裹。贝佐斯拥有的火箭公司Blue Origin LLC则希望赢得NASA和国防部的合同。

华尔街日报称,据美国顾问公司GBH Insights测算,亚马逊约有10%的收入和利润来自政府合同。此人预计,今年亚马逊与政府的云计算合同规模将为28亿美元,明年将进一步增至46亿美元。而就在2015年,这一数字还不到3亿美元。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wallstreetcn.com,或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5条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无敌”亚马逊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