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牛散章建平也难逃被割韭菜的命运

来源: 阿尔法工场
“精彩的对决,只有在不同风格的群体相撞,而且双方都有强劲实力时,才能擦出如此火花。” 这是8年前,...

“精彩的对决,只有在不同风格的群体相撞,而且双方都有强劲实力时,才能擦出如此火花。”

这是8年前,超级散户章建平与机构巅峰对决长电科技(SH:600584)时,时任某信托公司操盘手李明(化名)给出的评价。

尽管事情已过去8年之久,但李明至今仍记忆犹新,根据他的回忆:“当时的情况是,在对决中,机构主动挑衅章建平,令其头脑发热,不计后果,拼命抢食。”

李明口中的章建平,正是有着“游资中北斗人物之称号、浙江股市第一盟主、资金规模超百亿、被称为与徐翔齐名”的大佬。

就是这样的一位大佬,却正在遭遇流年不利:还未从乐视网(SZ:300104)“踩雷”事件阴影中走出的他,如今又折戟于中兴通讯(SZ:000063)。

章盟主的遭遇似乎可以证明,在我大A股中,被割韭菜的,不只是小散,即便是牛散,也会被割韭菜。

01

高位接盘中兴通讯

和国内许多游资一样,章建平同样拥有着N多交易席位和“马甲”账户。

早些年的申万宏源上海闵行区东川路营业部、中泰证券上海建国中路营业部、国泰君安上海福山路营业部;近些年的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都被视作章建平的分仓。

而这些交易席位背后的“马甲”账户,除了他本人和妻子方文艳的账户外,其老丈人方德基、丈母娘李凤英的账户,随着中兴通讯曝光度的提升,也陆续浮出水面。

去年四季度,章建平借助老丈人方德基的账户买入中兴通讯4545万股,用丈母娘李凤英的账户买入2257万股,合计买入6802万股。

按照去年年末36.36元的收盘价估算,章建平仅在中兴通讯上就豪掷了24.7亿元。

今年一季度,随着市场的大幅回调,中兴通讯股价随之调整。

1月29日,中兴通讯几近跌停。

5大机构席位大举卖出5.2亿元,章建平所在的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则逆势买入1.67亿元。

2月1日,中兴通讯跌停,四季路的1.67亿资金,悉数被套。

从此后中兴通讯一季报披露的情况看,章建平老丈人方德基的账户在减持328万股后,仍持有4216万股,而他丈母娘李凤英则彻底退出了十大股东名单。

尽管做了减仓操作,但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章建平仍间接持有逾12亿市值的中兴通讯。

其实,早在今年一季度的一次小范围交流会上,章建平就曾表示,自己最近参与了半导体,小股票参与不多。

虽然没有明说,但结合已知信息来看,中兴通讯应该就是他口中所说参与的“项目”,只是那次会议召开于中兴通讯暴跌前。

6月13日,中兴通讯终于复牌了,逾30万股东夺路而逃,章建平也借助通道优势,含泪割肉出货。

根据随后几天的龙虎榜数据显示,被视作章建平分仓的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悉数上榜,出现在卖方席位。

02

高位定增乐视网

其实,在章建平豪掷中兴通讯的同时,他还持有着近5000万股的乐视网,并深套其中。

随着今年一季度乐视网的复牌,在连续11个跌停板后,章建平卖出所持的一半股份。

关于章建平“结缘”乐视网,恐怕还要从2016年的定增事件说起。

2016年8月,包括财通、嘉实和中邮基金在内的三家基金公司,以及牛散章建平参与了乐视网定增,增发价达45.01元,合计动用资金48亿元。

对于选择乐视网定增的初衷,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财通基金选择乐视网定增,是基于与公司高层交流、以及乐视网是创业板龙头股的判断。

中邮基金则是因为,乐视网备受前任基金经理任泽松的青睐。

而章建平参与其中的原因,在今年一季度的一次小范围交流会上,也找到了答案。

“也在反省乐视的问题,之前贾跃亭在赌博,我也跟着赌博,现在觉得还是不能这样跟着走。”这是时隔近两年后,来自章建平的反思。

他与上述前两家基金公司的区别在于,他是用自己的钱在赌,而财通和中邮基金是拿着投资者的钱在赌。

03

当大佬沦为韭菜

“章建平遭遇‘水逆期’看似偶然,却传递着一种信号:散户的韭菜已经割的差不多了,开始割大佬的韭菜了。”一位资深投资人士谈了自己的看法。

放眼望去,被称为私募界“广州三杰”的新价值投委会主席罗伟广、曾任创势翔董事长的黄平与曾任穗富投资董事长的易向军,已然尽数“坠落”。

这标志着以赌重组、打听消息甚至操纵市场等剑走偏锋形式进行投资的时代已经走向末路,依靠资金优势或者信息优势等进行投资的群体正在被迫离场。

这是一个时代的退场,A股投资生态已然发生巨变,千亿级别私募巨头的崛起,就是最好的答案。

疯狂药师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