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如何逆转财政下行压力?

作者: 见闻阅读
美国增长的起落……

《美国增长的起落》一书将经济学与历史学相结合,既有对历史的生动叙述,也有对经济现象的深入分析,既从普通民众视角考察家庭日常生活和工作的细节,又以经济学家视角在经济增长这一更广阔的背景下解释这些细节,为读者呈现了一个“特殊世纪”的全景图。

  • 1970年前后创新流的节奏是美国增长起落的基本原因。近年来,来自四个方面的阻力对增长率产生了向下的压力,正在缓慢地抑制美国增长的动力。包括日益增长的不平等、受教育程度增速减缓从而减缓了生产率的提高,人均工时的减少、预期寿命延长导致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下降和退休人员比例上升。
  • 对发明家、企业家而言,除狂热而活跃的市场之外,当代美国还有许多健康的特征。研发占GDP的比例一直较高,医药产业的新药开发也由美国企业主导。页岩油、页岩气的开采与生产方面的发明使美国的进口依赖持续下降,下降之快超过几年前才预测的结果。
  • 一些基本问题的性质从根本上制约了支持增长的政策发挥其潜在效应。政府政策干预并非加速创新的理想手段,因为美国的创新机器自我运转得非常健康。鼓励投资的政策也没有多大空间,因为多年来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和高利润提供的投资资金比企业想用的还要多。
  • 财政阻力是由没有劳动收入或不支付所得税的退休人员对有劳动收入或支付所得税的劳动人口的比率上升造成的。政策解决方法包括移民、增加纳税工人数量,加上有利于增加财政收入、促进税收公平的税收改革。基于保护环境、减少碳排放设立的碳税,也有增加财政收入、缓解财政阻力的附带作用。

在节目中,你还会听到:

  • 不平等的政策为什么将面临功能性不对称问题?
  • 10种解决阻力和生产率缓慢增长的政策方向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