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那区别到底在哪里?就是一个国产,一个进口

来源: 灰鸽叔叔
老太太问医生,是副作用小?医生摇摇头,差不多。老太太再问:是疫苗功能强?医生也摇摇头,应该都一样。老太太说,那区别到底在哪里啦? 医生仔细想了想说,就是一个国产,一个进口。

孩子出生后,就要经常去地段医院打预防针。一本小儿疫苗接种本,记录了各种需要操心的时间段和疫苗品类。

尽管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但我还记得医生的多次征询:

“打国产的还是进口的?”

区别在哪里?国产进医保价格低,进口自费价格高。

“要自费三百多块哦。”医生说。

“进口的。”我说。

后来排队的老太太哂笑:有啥区别啦,你三百块钱买点好吃好喝的再买点玩具,儿子不要太开心哦。

老太太接着问医生,是副作用小?医生摇摇头,差不多。老太太再问:是疫苗功能强?医生也摇摇头,应该都一样。老太太说,那区别到底在哪里啦?

医生仔细想了想说,就是一个国产,一个进口。

老太太更得意了,说你们医院啊,就是专门骗这些年轻爸妈的钱。我们,打国产的。

我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冤大头。

我回家后对孩子他妈说,这种问题不能让男人回答。就像在商店,如果你拿两件衣服问我,是买贵的还是买便宜的?众目睽睽下,我硬着头皮也得说买贵的。

孩子他妈倒是很坚决:我们也不差这几百块钱啊。我除了打进口疫苗,还可以再拿出三百块钱买好吃好喝的!

简直豪气冲云天。

孩子他妈接着说,也许没什么差别。但至少我们心里会舒坦一些。就算挨宰,就当买个舒坦。

我看了看家里堆积如山的明治奶粉罐,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

当时三鹿奶粉事件过去了没几年,整个国产乳业哀鸿遍野。有家长说,这是买国产奶粉最好的时机——因为没人敢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造次。当时还有媒体邀请我写评论,要“客观公正地挽回消费者对于国产乳业的信心”。

我说得了吧。也许现在确实是买国产奶粉的好时机,但我就是没信心。因为这件事情不是突破底线的问题,是突破想象力的问题——我始终认为,没人敢拿那么多孩子的生命健康开玩笑,你又不是不挣钱,你挣这种黑心钱,将来男的要世世为奴,女的要代代为娼的。

就算没有宗教信仰,不信什么来世报,不信什么十八层地狱,但身为人,人性总是要有的。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国产品牌会出现这种反人性的状况。我必须选择人性。

这些事情多少击溃了我的“国产品牌观”——如果这个商品是给我自己用的,我确实也肯为国货鼓与呼,但如果是给孩子用的,尤其是涉及到健康安全的,我依然优先选择进口产品——因为它们在我的想象力范围之内。

一旦突破过想象力,我就觉得这事儿可能超过了我的认知边界,最好的选择就是敬而远之。可能会显得有些不理性不科学,但再低的概率,我也赌不起。

奶粉都能这么干,疫苗为什么不能呢?

也许99.99999%的可能没问题,但我不想遇到那0.00001%。

没想到,它的概率并不是0.00001%。

就在药监局说“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之后一个月,国产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冲击了人们的想象力。

我突然想回到那个在地段医院的时光。

我相信,如果在今天,当医生问“进口还是国产”的时候,老太太可能会比我更着急地说,“进口的进口的。”

如果她还记得当年的场景,或许她会感慨,前面那个年轻人做的对。

如果她愿意,我还可以对她说一些特别有意思的故事:例如,2009年,一位叫孙咸泽的官员因为三鹿奶粉事件被记过,当时他的职务是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2018年,他的职务是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

可能还会有媒体约稿,希望有识之士告诉公众,大多数国产疫苗质量有保障,大家要保持理性。

从理性角度来说,或许这个角度是对的。但遗憾的是,这件事情本身还是突破了我的想象力。

人性总是高于理性的。它太不人性。

可能会有一些合规、认真的国产制药企业也因此受到牵连,最终整个行业垮塌;可能公众会纷纷选择进口疫苗增加开支,甚至有人会去香港澳门打针;可能境外还会有医院挂出牌子“一天只接受十个内地孩子打针”……

这是多么荒诞的故事。就像2008年前,内地人在香港抢奶粉一样荒诞。

但现在,它不荒诞,而是现实。

一个背景声

“地狱空荡荡”

您也许还想阅读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