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女商人高俊芳的财技

作者: 马程
在疫苗事件爆发前,长生生物在高俊芳带领下,曾多次入股投资基金,试图通过投资布局更大的医药产业。财务出身的她自从长春高新(000661)私有化长生生物以来,资本运作野心和能力彰显,哪里该花钱,哪里该省钱,她自有一套逻辑。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马程  编辑 | 安心

7月22日,假疫苗事件刷屏朋友圈,继2016年山东疫苗造假事件之后,再一次引发公众的恐慌和愤怒。

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国内狂犬疫苗第二大生产企业——长生生物(002680.SZ)借壳上市未满三年就惊爆“黑天鹅”。

近日,国家药监局检查发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长春长生”)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品GMP)行为。长春长生是上市公司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7月16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相关的《药品GMP证书》已被监管部门收回,并对造假事件深表歉意。

7月19日,长生生物又发公告称,因此前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受到地方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问题药品批次生产数量共25万支,基本上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该批药品的违法所得共86万元。除了没收违法所得之外,长春长生还被处以258万元罚款,所以一共处罚344万元。

两次疫苗事件,让长生生物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7月16-7月20日,长生生物股价经历了连续5个一字跌停,市值跌去近百亿。

据媒体报道,近两年,长生生物频繁通过投资方式布局医疗健康产业链,其中除了直接的股权投资,它还多次以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身份参与一些医疗健康相关的股权投资基金,从而实现产业布局的目的。

有VC投资人表示,医疗行业不是遍地黄金而是遍地雷区。对此,长生生物大股东、董事长高俊芳似乎要乐观的多。

频繁投资布局医疗健康行业

这次疫苗事件爆发前,长生生物和多家投资机构合作,在医疗健康领域进行投资布局。

长生生物2016年和2017年年报均提到,公司发展的重要战略是要以资源整合为抓手,加快健康产业布局。在强化内生增长的基础上,积极寻找符合公司战略发展的标的资产,加大外延式拓展力度,推进公司健康产业布局加快完成。

2016年,长生生物向无锡鑫连鑫制药有限公司增资2000万元,同时以4215万元受让长春长生持有的无锡鑫连鑫33.72%的股份。通过此次调整,长生生物累计直接持有无锡鑫连鑫53.72%股权,成为无锡鑫连鑫的控股股东。

长生生物称,该次交易的目的是通过加强与无锡鑫连鑫的合作,丰富公司产品组合,增强公司研发能力。

同样是在2016 年,长生生物在 2016 年出资 4000 万元,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北京重山远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目的是为了在医疗大健康领域寻找具有良好成长性和发展前景的项目进行投资。

北京重山远为投资中心成立于2015年,参股近20家医疗、金融领域公司,包括上海孕动力医疗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福祉之家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百川彬海医疗咨询有限公司、南京维力志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

图为北京重山远为投资参股公司。

2017 年 4 月 24 日,长生生物又发布公告称,其拟以自有资金出资2000 万元,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认购医疗产业基金——华盖信诚医疗健康投资成都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华盖信诚”)。

公告称,报告期内,这项投资旨在借助专业机构的投资能力、投资渠道及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助力公司在医疗大健康领域寻 求具有良好成长性和发展前景的项目进行投资。

华盖信诚为华盖医疗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旗下管理的基金之一,从事股权投资管理业务,主要投资于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生物医药领域;基金管理人员为许小林、曾志强、鹿炳辉。

华盖信诚参股的公司包括北京宝岛国际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诺康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华盖资本是业内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医疗健康是其投资领域之一。据投资界2016年的一篇报道,许小林自2007年开始操刀医疗投资,他和团队另一位医疗投资合伙人过往十年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总额近50亿元,总投资收益超100亿元,曾投资拜博口腔、科伦药业、三生生物等代表案例。

根据长生生物与华盖信诚签署的合伙协议,该基金募集规模以20亿元为限。在基金架构方面,华盖医疗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承诺出资不低于1000万元,其余资金由其对外募集。

此外,2017年4月12日,长生生物曾披露公司拟与常州京湟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长生创信生物医疗产业投资基金,并拟向吉林省股权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出资。该投资基金的目标规模也高达15亿元。但2018年1月,长生生物又发公告称该交易已经终止。

借资本运作“暴富”

在2017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高俊芳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

根据长春高新2001年和2002年报,彼时的高俊芳作为国企高管,年薪先后只有5.98万元、8.4万元(含税)。

高俊芳及其家族的暴富源于她一系列高超的资本运作。

“天眼查”资料显示,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高俊芳同时兼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三职,手握重要权力。

从1994年接任长生生物总经理至今,高俊芳一直担当公司的“一把手”。

2003年12,上市公司长春高新(000661)决定把公司持有的子公司长生生物私有化,并将34.68%的股权转让给了高俊芳,价格是2.4元/股,合计转让价4161.6万元。此前,高俊芳当过长春高新的总经理、副董事长,同时也是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多家媒体报道,这背后是高俊芳不顾云大科技、福尔生物等多家第三方报价3元/股的价格下,以2.7元/股的低价受让了长生生物34.6%的股权。这一操作被指“自买自卖”,涉嫌廉价出售国有资产。

之后,高俊芳又通过资本运作手段,将长生生物变成了一个由其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

2015年7月,上市公司黄海机械(002680)披露了收购报告书,拟置入高俊芳家族控制的长生生物,实现公司由岩土钻孔装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向前景广阔的生物医药产业的转型,转变成为一家国内领先的民营疫苗生产企业。长生生物由此完成借壳上市。

上市之后,高俊芳本人持有上市公司1.76亿股,占总股本的18.1%,与其配偶张永奎、其子张洺豪一起持有长生生物33.7%的股份,高氏家族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显示,目前,高俊芳实际控制的公司还包括深圳豪言生物科技、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长春万信投资管理等近10家公司。

目前,长生生物的主要股东中,还有两位原有机械、房地产行业背景的股东——虞臣潘和刘良文;另有三家投资基金:芜湖卓瑞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合伙)、北京华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长春市祥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家分别占股6.77%、4.71%和3.02%。

上市以来,长生生物在A股表现一直强劲,年初至事发前,股价一度上涨近70%。

但是,与股价飙升相对的是,主要股东纷纷减持。2月,长生生物公告披露,北京华筹分9笔减持325.35万股,套现5322.73万元。4月-7月,另一大股东芜湖卓瑞亦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743.44万股,合计套现约3.33亿元。

投入重金搞销售,而非研发

除了资本运作方面显示出高超的财技,高俊芳在长生生物的企业经营上,对于哪里该大笔投入,哪里该控制成本,也自有一套路数。

根据2017年长生生物年报,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为疫苗销售收入。按照中检院同品种批签发量计算,长春长生年签批发量达到355万人份,已经跃至国内第二,市场份额仅次于辽宁成大,排名前列的还有宁波荣安和广州诺诚。

疫苗销售占营收收入99.10%。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便属于二类疫苗,属于自费接种。而二类疫苗约占营收比重为91.68%,二类疫苗的毛利率达90.86%。

此前,长生生物董秘赵春志在回应中国证券报时称,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销售收入占长春长生总收入的一半左右。

长生生物在对于狂犬疫苗的投入,多体现在扩大生产规模和销售上。

根据2017年财报,销售费用达5.83亿元,比上年增加了152%,解释是“主要系营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推广费、市场服务费、会议费和运输费增加所致”。

同时,长春长生投资7.5亿元的狂苗和水痘技改车间原定于2018年底完工,技改完成后,该公司狂苗年产量将达到1000万人份。

与高企的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针对疫苗的研发费用相形见绌。2017年,长生生物投入的研发费用仅为1.22亿元,但相比2016年4336.60万元,已经同比增长182.01%。2016、2017年,其研发投入占营收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6%、7.87%。

同样以疫苗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天坛生物2017年报显示,其年度营业收入17.65亿元,而销售费用为1亿元,研发费用为1.42亿元。

相比之下,长生生物销售费用明显高于同行,而研发投入则比较吝啬。

同时,2017-2018年间,长生生物曾发布10多条闲置多余资产管理公告,前后涉及金额超过50亿。年报显示,仅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就达到20亿元。

今年3月,高俊芳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称,疫苗行业拐点已经来临,长生生物将斥重金布局成人疫苗、治疗性疫苗等四大领域,挖掘新的增长点,她给自己设定的新目标是——营收做到20亿。

如果没有这次假疫苗事件爆发,高俊芳今天一定还在财富之路上狂奔,不晓得接下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8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8条评论
关东伍孚
背后的利益勾结,毒害整个下一代!请问当时谁是主管这方面的领导,可以问责吗?
回复
举报
俺是一只九零后
投资不过山海关
回复
举报
sandoasis
吃人不吐骨头。
回复
举报
路人甲
接下来等待她的是监狱风云
回复
举报
jkingson
其实都知道医药行业是个巨大的染缸,销售环节尤甚,问题出了,根结就在一个人身上吗?!
回复
举报
手机用户4949
处罚太轻,难怪造假。
回复
举报
喋喋不休的博卡
可以学习欧美国家——政府与企业的“巨额赔付”,从经济面上强迫政府完善审查、监管、招标制度,杜绝失职。从违法成本上迫使企业不敢造假。这条造假利益链上一切获利者都应该受到惩罚,主要负责人和获利最大者应该负主要责任和重点处罚。
回复
举报
喋喋不休的博卡
百白破疫苗也造假,毒害儿童的行为天理不容,我就不信公司实际控制人一点都不知道。我国法律对食品药品监管下的造假行为处罚太低,违法成本低,这些无良奸商才愿意铤而走险。
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