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网页浏览器版本过低。更新您的浏览器,以便在该网站上获得更安全、更快速以及更优质的体验
建议升级浏览器: firefox 火狐浏览器 download chrome 谷歌浏览器 download

可口可乐与汇源婚约被撕毁后,朱新礼经历了什么?

来源: 商业人物
2018-08-01 20:33
“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本文来源于商业人物,原文标题《可口可乐与汇源婚约被撕毁后,朱新礼经历了什么?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于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朱新礼正在经历比09年收购案被否更糟糕的事情。

据汇源年报数据,自2014年开始,汇源果汁负债规模逐年攀升。2014~2017年汇源果汁的负债规模分别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和114.03亿元。其中,2017年公司负债率为51.77%,相比2016年末的48.86%,上升2.91%。114亿里,有84亿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拿来的借款。如果债务处理不好,将直接关系汇源的生死存亡。

除此之外,还有一座大山压在朱新礼心头。今年3月28日,汇源上市公司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没签协议也没有及时对外披露的情况下,向朱新礼为实控人的非上市公司、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这起极具复杂性的借款因涉嫌香港上市规则,导致汇源果汁自4月3日起停牌至今,根据汇源日前发布的公告,若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盘条件,汇源有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十年前的9月1日,朱新礼中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躲进一个小山村“木了三天”。等他回到现实后,迎接他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之声。

事情起因于他把一手带大的“儿子”卖了出去。8月31日下午,朱新礼与可口可乐签署股份出售协议,交易完成后,朱新礼将所持有的汇源集团38.45%股份悉数转让给可口可乐。在当时,这是属于可口可乐122年历史中的第二大收购案,也是我国最大的一笔外资收购内资企业控股权的交易。

此前两月,双方谈判低调且迅速,此番卷入舆论与国际政治经济旋涡实数意外。9月3日,交易对外公布当日,新浪随即推出“是否赞同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网上调查,超55万参加网民中,近八成反对,六成以上不看好。此前美加净、乐百氏、大宝、小护士在外资收购后被雪藏的命运,挑起了民众心中的“保护民族品牌”情绪,外界盛传,一旦可口可乐掌控汇源果汁,势必在行业内形成垄断,国内现有果饮品牌势必重新洗牌。财经界人士对此发出“可惜”、“遗憾”,甚至“丢人”的评价,极端网友甚至评论,朱新礼可以拿着可口可乐的钱买棺材了。

“谁说卖了个企业就是卖国啊?”向来淡定的朱新礼被谴责之声淹没,不得已在9月6日专门召开小型记者见面会解释,“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为什么呢?这是市场行为,你算得账要去做,算不得账你不要去做。”

这种“品牌无国界”论在当时的环境中得到的效果适得其反,不利的舆论环境让这起镁光灯下的交易引来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局的调查。

可能是意识到事情越拖越没有希望,渴望交易获批的朱新礼与某国企高管打赌“批不了”。近200天的漫长等待后,朱新礼在截止日期前两天获知自己“赌赢了”的败局,商务部2009年3月18日发布,禁止可口可乐收购中国汇源。

这笔经济危机前签下的交易,在日益恶化的国际经济环境面前,并非没有引起朱新礼的担忧,此前,他曾试探过可口可乐的态度,除了压力大、内部反对声音更多外,直到最后一刻,可口可乐都希望交易获批。

2009年春节前后,可口可乐已经开始为汇源筹划经营班子,为了配合可口可乐的任命,部分汇源高管离职。虽没有拿到股权转让款,朱新礼及其实控的非上市公司北京汇源已经与许多地方政府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开始积极向上游布局。

双方还是忽视了交易的复杂程度,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交易,最终还是被否决了。这起案件成为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以来首个被否决的案例,也是商务部反垄断局成立十年来被否决的两起案例之一。

意料之外的结果,突然让汇源和朱新礼失去了方向,汇源内部无不惋惜,就在商务部发布公告当天,双方还在讨论新的经营班子,基本各就位,就等最后任命了。即使多年后谈起,朱新礼仍旧心有不甘,“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朱新礼1952年出生于淄博市沂源县东里东村,跑运输发家致富后顺利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因为带领村民发家致富,成为县领导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1989年完成山东省经济管理学院的进修后,被任命为县外经委副主任。

受创业思潮感召,1992年,朱新礼辞职,从政府手中申请到沂源县经营能力“最差”的县办罐头厂,作为自己的创业试验田。这家停产三年、负债千万的企业,成为汇源的前身。为了提升企业品牌、拓展销售渠道,1994年,朱新礼带领队伍来到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仅十余年,汇源果汁发展为中国最大的果汁生产商,快速的企业扩张使资金需求成为汇源的最大困扰,引进可口可乐之前,汇源还引进过德隆、统一、达能三家外部投资者,均以失败告终。

朱新礼一直以“硬汉”形象示人,勤奋、坚忍、抗压力强。与德隆的合作,让外界窥见他的铁腕。2000年前后,规模的快速扩张一度让汇源资金紧张,而此时正是德隆的最辉煌时期,唐万新带领的德隆成为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帝国,因其产业整合梦,成为朱新礼的最佳合作对象。2001年,双方合资成立北京汇源,德隆以5.1亿现金持股51%,汇源以技术和设备投入,持股49%。

正当合作如火如荼开展时,德隆危机显现,为了护盘,2002年底,唐万新已经累计从汇源借走资金3.8亿元。不甘愿做提款机的朱新礼,2003年初开始筹划回购事宜。谈判初期,对方态度含糊,出尔反尔,今天同意,明天又反悔了。之后又被突如其来的“非典”搅了局。为了打破僵局,朱新礼当机立断,提出与德隆对赌,“要么你买我的49%,要么我买你的51%。一个星期,谁拿得出现钱谁来买!”

在外界看来,朱新礼对这笔险象环生的交易,冒了很大风险。之前,德隆靠一系列资本运作成功吃下许多公司,唐万新也声名在外,筹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与之相比,朱新礼只是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农民企业家,玩资本,还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新手。

朱新礼心中却很笃定,德隆控股的5.1亿资本中,仍有2.1亿没到账,加上后来借走的3.8亿,自己只要筹到2亿元就可以。提出对赌时,朱新礼其实已经摸透对方底细,深陷资金链危机的德隆,已很难在果汁这一副产业上抽身。背水一战的他,在协议签署后第二天,就从北京顺义县筹得所需资金。

汇源也成为唯一一家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

学会“与狼共舞”的朱新礼,在2006年引入达能、美国华平等机构作为汇源战略投资者,并在2007年初成功将汇源送到港交所,上市当日,汇源股价大涨,成为港交所当年规模最大的IPO。因“融汇天下资本,将源自沂蒙山十六年的果香,凝成可口的国际佳酿”,朱新礼当选为2008年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随后的可口可乐并购案,将他送到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意料之外,身后等待他的,将是更大的危局。

朱新礼一直把上游作为产业制高核心点,如果当时将下游果汁生产和渠道卖掉,这将是他回归上游的最好时机,按照计划,他将集中精力和财力放到上游,发展水果品种改造及深加工。

双方协议签署后,朱新礼及其实控的北京汇源已在湖北钟祥、河北隆化、宁夏平罗等地建立果蔬基地。这些项目均以集团名义签署,大都“预支”转让的上市公司股权收入。交易否决后,公司财务压力徒然增大。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汇源撤回了部分上游农业基地投资,全面暂停了尚未开建项目。

可口可乐的并购被否决,对汇源可谓打击深重、元气大伤。除了既定的上游计划无法达成以及接下来的资金压力,交易被否后,朱新礼还要继续面对渠道下游的激烈竞争,以及此前并购整合遗留下的种种管理、产品、搭建营销体系等问题。

获知交易被否的结果后,朱新礼很愤怒,他曾对媒体坦言,“可乐并购案以后,将近两年,可能是我17年创业史上最辛苦的两年。劳心劳力,太辛苦了。”但他也在做着最迅速的调整,交易被否决当日,两点钟发布消息,他们4点钟就在全国召开了电话会议,之后就是几乎每天一次的电话会议,持续了近半年。

可口可乐收购被否后,汇源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负债总额也在逐年增加。朱新礼不得不以此为原点,重新规划一切。

“尽管很艰难,但咬紧牙关,还是一步步挺过来了”,朱新礼说,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哪里疼,哪里有病。

一直将并购作为生产力的朱新礼,在可口可乐收购被否后,仍继续为汇源寻找新的买家。2010年,朱新礼为汇源找到了新的股东。赛富基金以每股6港元受让第二大股东达能所持汇源全部股权。危机逐渐缓解后,2011年,朱新礼开始有精力谈论有机农业,眼尖的观众在《乡村爱情4》中看到了他,剧中,朱新礼饰演了在象牙山中建分厂的自己。

朱新礼是位宗族观念深重的企业家,公司大多员工为沂源乡亲,朱新礼的孩子、兄弟、亲属等在汇源担任要职。这种创业初期的凝聚力,对创业后期的掣肘越来越明显。接班人计划一直是朱新礼的心病。儿子是特种兵,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不愿接手企业,女儿有自己的家庭,不忍心让她到企业受苦。2013年7月,苏盈福接替朱新礼担任汇源总裁。苏曾任李锦记总裁,有在菲利普-莫斯利烟草、卡夫食品等跨国公司就职的经历,在去家族化方面经验丰富。

“哪怕汇源被我新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朱新礼做了破釜沉舟的决定,对苏盈福十分信任,在其上任之初,就给员工打了预防针,“老员工跟着汇源一路走过来,都是有功之臣,但不准居功自傲,要谦虚求教;新员工,不论出身,到汇源是一个新开始,也不要当救世主,否则立刻给我走人。”

虽有朱新礼的尚方宝剑,大刀阔斧的改革还是让苏多次与山东籍元老产生冲突,多名元老因为他的到来被迫辞职,而苏盈福本人,也在上任一年零一月后,辞任汇源果汁总裁。

朱新礼不得不回归掌局,他的女儿朱圣琴也被提名为执行董事,权力中心再次回归朱家。这段时间,汇源先后任命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出任汇源果汁高级副总裁、原常务副总裁于洪莉任职执行总裁。

汇源的人事动荡一直持续至今,2017年接任执行总裁一职的崔现国今年6月悄然离职。因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调整,深交所7月12日公告,将汇源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接下来四天后,停牌中的汇源发布公告,任命原苏州金螳螂集团联席总裁吴晓鹏为新行政总裁。吴的到来,也被外界视为临危受命之举。

如果并购成功,在朱新礼看来,自己创造的财富可以十倍、二十几倍增加,2013年,回顾起与可口可乐的交易,朱新礼对媒体称,“当然这些事就叫命中注定,我一点都不埋怨。”

朱新礼就等于汇源,根本无法脱身,即使如今,他已66岁,头发花白。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