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的用户!这家企业针对囚犯推出付费邮件服务,已获千万美元营收

来源: 猎云网
..
本文来源于猎云网,原文标题《被囚禁的用户!这家企业针对囚犯推出付费邮件服务,已获千万美元营收

0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99字)
2018-08-08 14:18:42 被囚禁的用户!这家企业针对囚犯推出付费邮件服务,已获千万美元营收
无论通信成本有多高,犯人和家属都会想办法支付。
【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8月8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过去十年中,每逢儿子Tim过生日,Dianne Jones都会坐45分钟公交去沃尔玛挑选生日贺卡。去年七月,她挑了一张深棕色的卡片,上面印着一些大树,还有一句“送给全世界最优秀的儿子。”
10年前,17岁的Tim犯下入室抢劫罪,被判刑30年。贺卡买回来之后,Jones动员全家人在上面签了名、写了字,包括她的女儿和三个孙子。随后,便把贺卡邮寄出去了。她想让Tim知道,全家人都很想他。
但没想到,几天后,贺卡又被退回来了。于是,感到非常困惑的Jones,给监狱官员打了电话。对方告诉她,相关机构已经颁布法令,禁止向监狱中邮寄贺卡。如果她还是想要寄贺卡的话,必须要使用JPay提供的电子服务。这家公司专门针对全美范围内监狱系统,提供家属与犯人之间的电子邮件传送服务。
众所周知,一直以来,监狱都是一个无法使用高科技的地方。但在JPay这类私有公司的推动之下,全美范围内的监狱都已经开始使用全新的电子消息体系。这是一种最为基本的电子邮件形式,当然与更广范围内的外部网络是无法连接的。现阶段,美国国内几乎有一半的监狱系统,都采用了这种电子邮件形式的消息传送体系。就拿JPay来说,它的服务范围涵盖美国20个州,其中包括路易斯安那。
初步看来,这种电子邮件形式的消息传送体系,确实更加便捷、更加高效,能够代替传统的纸笔信件让家属与犯人之间保持顺畅沟通。消息传送系统的所有安装成本,都是由JPay这类公司承担的,监狱方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而且,还有人认为,如果犯人在监狱中能够与家属保持健康沟通的话,对他们本身以及监狱都是一件好事。Holly Kramer是密歇根惩教部门(Michigan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的通讯代表,该部门已经从2009年2月开始与JPay达成了合作。Kramer介绍说:“对有些犯人来说,以后是要重新回归社会的。因此,如果能够在狱中形成一种积极健康的支持网络,那会对他们日后取得成功起到重要作用。而电子邮件形式的消息传送体系,恰恰能够促进这种网络的形成。”
在现实生活中,提供免费邮箱服务的公司数不胜数,包括谷歌和雅虎等等。但同样的服务放到监狱里,那就要收费了。JPay将这种费用称为“邮票”,每发一次邮件都需要一枚邮票,而且内容只限一页纸。如果想要发照片,那还得额外支付每张一枚邮票的价格。视频短片就更贵了,需要额外支付三枚邮票。而且,JPay的邮票价格是不断变动的。我们都知道,正常情况下,邮政的邮票价格都是固定的。举个例子,如果临近母亲节的话,那么邮票价格就会由每张35美分的价格上涨到每张47美分。虽然犯人也可以花上几百美元的价格买一部平板电脑,以免一直排队,但对他们来说终究还是有点贵,所以还是得使用JPay的服务。
所以,在监狱体制内,这些提供电子邮件形式消息传送服务的公司,几乎能够在一种毫无 商业 竞争甚至可以说完全垄断的环境中赚钱。而在现实的外部世界,这种行为肯定是无法存在的。而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毫不费力地赚钱,主要基于这样一种原则:无论通信成本有多高,犯人和家属都会想办法支付。而且,犯人在监狱中想要与家属取得联系的方式越少,这些公司能赚到的钱就越多。除了这些公司,犯人每发出一封信,监狱也会从中抽取一定比例作为佣金。也就是说,无论是监狱还是JPay这类公司,都是在从被隔离、孤立出去的弱势群体身上赚钱。虽然犯人在监狱中劳动也可以赚钱,但通常情况下每小时只有20美分到95美分左右。这样一来,他们与亲朋好友之间的通信费用,大多都要由后者承担。
于是,今年儿子生日的时候,Jones决定不再从JPay提供的24种电子生日贺卡中进行挑选,而是等儿子给自己打电话,向JPay的母公司Securus支付每分钟21美分的通话费用。因为在电话中,她能够听到儿子的声音,也能够和他说说话。Securus专门为路易斯安那州的监狱提供电话通讯服务。
其实,除了电子邮件消息传送服务,JPay还从2002年开始为犯人和家属提供汇款服务。虽然该服务的速度比较快、效率比较高,但代价也比较大。平均看来,每笔汇款交易的中间费用高达11.95美元。2004年,JPay推出电子邮件消息传送服务时曾经表示,自家公司是为犯人提供了一种与亲人家属以及外部世界建立更为亲密联系的方式。公司品牌营销和社交媒体部门的高级经理Jade Trombetta介绍说:“我们JPay的一大使命,就是为暂时遭到自由监禁的犯人提供必要的技术,帮助他们享受教育工具带来的便利,同时帮助他们更好地实现心理康复,以便未来更好地重新融入社会。”但是,对于公司的服务定价以及价格波动,她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2011年,JPay向美国国家采购官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ate Procurement Officials)以及多州惩教采购联盟(Multi-State Corrections Procurement Alliance)推广了自家的服务。这两个机构专门以州政府为服务对象,其中就包括监狱系统。按照JPay对自己的定位,它是一家提供独一无二 商业 服务以及行业领先技术的初创企业。用它自己的话说:“JPay不是一家业务繁杂的公司,也不是一家针对犯人提供电话服务的公司,而是一家专注于各种服务应用程序的创新型软件公司。”
当时,公司已经与全美范围内的21个州惩教机构以及无数座监狱达成了合作,为超过120万的犯人提供了服务。根据《赫芬顿邮报》拿到的一份文件显示,那一年,JPay的营业收益大约为3040万美元。而三年后,该数字已经成功翻了一番,达到7040万美元。
但可惜的是,JPay所提供的技术很难让人将它与一家紧跟时代潮流的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相反,它给人营造出了一种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老旧感觉。服刑中的犯人想要发送一则消息,需要在为数不多的消息亭跟前排很长时间的队。而且,根据相关规定,消息的内容也只能是一些再简单不过的文字。登进电子邮件系统之后,犯人可以在侧边栏中点击编写新消息、接收并阅读消息、查阅已发消息等选项。除此之外,侧边栏还会显示登录用户共计能够发送的消息数量。也就是说,你花了多少钱,买了多少邮票,就能够发送相应数量的消息。所以,侧边栏中还会显示支付更多邮票、购买更多消息的选项。
过去,监狱会通过 销售 信纸、信封和邮票来赚钱。但在电子邮件消息系统投入使用之后,企业和监狱能够从中赚取的利润就更多了,毕竟这种通信方式几乎不需要什么经常性成本。2014年,通过电子邮件形式发送出去的消息共计有1420万条。在这些消息赚取的利润中,监狱收取每则5美分的中间佣金。算下来的话,使用JPay的那些监狱系统,光是靠电子邮件消息系统就能够赚上71万美元的收益。而且,随着使用这种系统的犯人和家属越来越多,监狱能够从中赚到的钱也就越来越多。举个例子,在密歇根,犯人平均每个月使用JPay发送的消息数量,大约有80万到100万条。
从过去的案例中,我们也不难看出,确实有些企业试图通过监狱通信业务来开拓固定的收益渠道。多年来,从监狱向外界打出的电话,都是不受严格监管的,导致有不少私有运营商甚至将通话价格定到一分钟一美元之高。因而,在随后多年的犯人权利倡导组织的努力之下,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终于在2013年投票决定对州际通话定价进行限制,算得上是为结束犯人家属通话乱收费现象迈出的第一步。两年后,该委员会又颁布条令,对同一个州之内的通话定价进行限制。但可想而知,专门为监狱提供通话服务的运营商就不满意了。包括Securus在内的五家供应商,分别针对委员会的决定提出了申诉意见。到最后,条令遭到了废止,通话定价权利又一次回到了私有运营商手中。一通时长20分钟的电话,收费价格从98美分到18美元不等。
对此,犯人权利倡导组织表示,这些专门针对惩教机构提供的电子邮件消息传送服务,根本走的就是同一种价格欺诈之路。监狱政策倡议(Prison Policy Initiative)负责人Peter Wagner表示:“其实,发送一封电子邮件的成本,根本就没有那么高。”虽然这些电子邮件消息传送公司,都会在将自家业务与邮政的邮票通信服务进行比较之后宣扬自己的便捷,但其实传统的信件邮寄更为划算,因为寄信人可以花同样的价格寄上五、六页纸,或者放进去几张照片。用Wagner的话说:“JPay就是一家服务定价不透明的公司,而监狱由于无需支付任何费用,所以也就不需要考虑任何价格问题。”而且,说白了,监狱也是会从中获取利润的,因此它们就更没有理由去进行监管限制了,只想着如何能够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在美国某些州,比如密歇根,监狱从中获得的收益都会统一放进犯人福利基金中去,采购一些狱中娱乐设备。
不仅如此,JPay还在一些州的监狱提供了免费使用的平板电脑,以缓解犯人在消息亭跟前排长队的问题。这样一来,也会促进犯人选择它的服务。在密苏里州,该公司甚至还计划向多达3.3万位犯人提供人手一台平板电脑。今年二月,它又宣布针对纽约州多达5.1万位犯人提供相同的福利。从纽约州惩教部门、社区监督部门以及该公司签署的合同内容来看,JPay会针对自己提供的电子邮件消息传送服务向犯人和家属收取费用。就单单是与纽约州这一个州在接下来五年的合作,JPay就能从中获得高达880万美元的利润。
另外,虽然现阶段普通手写信件邮寄服务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但在某些州,电子邮件消息传送服务的出现,已经对前者造成了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
2017年4月,印第安纳州的惩教部门,通过了一些全新监管制度,正式取缔了纸质贺卡、彩色信封以及电脑打印文件的邮寄服务。至于原因,Basinger表示,主要是彩色纸中存在浸泡有毒品和芬太尼这类药物的可能性。因此,为了防止毒品通过邮寄的形式渗透进监狱,只有在白纸上写字的信件才能够通过邮寄方式进入监狱,以方便检查和扫描出其中潜藏的非法物质。
监狱印第安纳州的监狱管理体系最为严苛,所以不少其他州的监狱也开始采用它的做法。2017年10月,密歇根监狱系统通过了自己的全新监管机制,禁止所有非白色的邮寄信封进入监狱。而且,信件内容只能用蓝色或黑色墨水书写。纸质贺卡的尺寸,必须要保持在长8英寸、宽6英寸的范围之内。同样是去年,爱达荷州的监狱系统,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
可其实,换一种角度想,这些全新监管制度也导致监狱对JPay产生了更强的依赖性。举个例子,近期刚从印第安纳州一所监狱获得假释的Nicole表示,这些监管制度切断了自己与姨妈之间的联系。因为在过去几年中,她的姨妈总是会在Nicole生日、圣诞以及她每完成一个狱中项目时,邮寄来彩色的贺卡和信件表示鼓励。对于Nicole来说,姨妈的这些信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是,随着全新电子邮件服务带来的限制越来越多,Nicole与姨妈之间的通信往来也越来越少,因为今年87岁高龄的姨妈并没有电脑。根据Nicole的介绍,在她服刑的那个监狱,JPay提供的通信设备放置在日间娱乐室中。通常情况下,日间娱乐室也就是大家共同娱乐的地方,可以使用微波炉,也可以看电视。当然,想要打电话,也在这里排队。可以想像,房间中的人有多少。用Nicole的话说:“它就像是圣诞节期间人进人出的商场,后面总是有人在排队等候,也总是有人会打断或催促你。一言不合,就可能出现因插队而打架斗殴的现象。”
在美国的13个州中,当然,如果不包括即将纳入的印第安纳州,那就是12个,服刑犯人可以通过购买平板电脑的方式,来避免在公共娱乐室中排队等待的问题。至于价格,也是因州而异。比如说,在加州,犯人狱中劳动的报酬是每小时8美分到95美分,平板电脑的价格是160美元。这还不包括音乐、游戏、播客或电子书。在密歇根,最新款JP5的价格是40美元。其中,有10美元是放进犯人福利基金的。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与JPay合作的,自然也就有反对的。在一些州,JPay业务的拓展已经催生了一些激进活动,旨在反抗限制条件越来越多的信件邮寄政策。2017年,印第安纳州的两名犯人,就针对惩教部门提起了诉讼,说是邮寄限制政策违反了第一修正案和第十四修正案中的规定。今年,经由一名联邦法官的裁定,两名犯人的诉讼不仅得到了受理,更是可以归为集体诉讼。也就是说,他们将会代表该州2.6万位犯人申诉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对于Jones来说,这些权益申诉行动来得太晚。通常情况下,她每个月要花40美元来购买JPay的邮票,所以每次都只能给儿子寄去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想办法给儿子买了一台平板电脑,为能跟儿子保持通讯心怀感激。
AD: 8月30日,猎云网2018年度“智慧+新服务”企业服务峰会落地上海!携手众多行业先锋领袖,共同探讨企业服务行业新风向。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