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病症”

来源: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0年前,百度年会,电子商务团队拿的是最佳团队奖。但李彦宏悄悄地将奖项升级为百度最高级别的总裁大奖。他告诉晚会的执行人,“你可千万别走漏了风声,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到时候,希望是全场人都不知道这个大奖是谁,然后让灯光在人群中搜索到他们!”

李明远当时负责电商,拿到这个奖项,感动得稀里哗啦,现场跟李彦宏紧紧拥抱。这段感人的CP故事就记录在《壹百度》一书中。这本书由李彦宏亲自审阅,时间久远,介绍了百度文化和李彦宏管理哲学。

一年前,陆奇进入百度,李彦宏赋予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陆奇拿着秘密清单,那单子上写着李彦宏所认为的十大挑战。双方甜蜜,互相欣赏,信誓旦旦,新气象马上就要开始了。

事情走向意外,太子李明远,“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因为经济问题引咎辞职。接着,李明远又写了一段增加疑窦的话,大意是,我没有贪污,贪污百度就会报警,我就会被抓,你们能不能动动脑子?而陆奇,干了一年多就辞职了,自称是家庭个人原因,但媒体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这就是另一面的百度,内部提拔的年轻人才、外招的顶尖人才留不住。李彦宏越辨越黑,百度这个黑洞也越来越黑,吞噬着各种秘密。

这两人的离职,有可能会刷新李彦宏的认知。李明远之后,李叫兽、吕骋两位空降的90后年轻高管离职,李彦宏有可能对年轻人会有新的看法了。陆奇的离职带来的负面效应更强大。李彦宏一直不相信职业经理人,如今,让他稍微改变看法的人走了。百度的COO估计又要空缺多年。即使未来李彦宏想招个COO,那对方还要考虑一下:牛逼闪闪的陆奇都呆不下去了,我干嘛找苦吃?再想招这样的人,难。

除了显眼的业绩掉队,李彦宏在BAT中的另类特征也愈发明显。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以创始人为核心,但另外两家公司正在输出其他权势人物。说起阿里,大家可以谈论那个创造了“双十一”概念,将天猫做强的张勇,说起腾讯,大家可以讨论那个创造了霸王级应用微信的张小龙,但百度,人们谈论的还是李彦宏,以及它的丑闻。

“我是创始人、CEO,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肯定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魏则西事件时,李彦宏接受《财经》采访时这么说。百度生病,百度人才流失,根本原因是创始人生病。

李彦宏最明显的病症,那便是道歉的坦诚度。当年血友吧、魏则西事件,百度发了几篇公关文,之后,李彦宏开始在真人秀节目中树立坚强,爱家的人设,但他始终没有在公开场合说出“对不起”三字。

《财经》记者问他百度为何走到如今人人指责的地步,他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十几年百度搜索没怎么变过,至少在用户的感知上是这样。从百度的角度,我们近几年没有给用户提供一个真正创新性的新产品,没有给用户带来惊喜。虽然是很好的、免费的东西,用的时间长了,他就习以为常了。这个时候当你出现一些不好的东西时,他不会想起来其实我还从百度获益了呢,不去想的原因是因为时间已经太长了。”

这话跟吴亦凡的粉丝一样,你跟她谈吴亦凡的说唱水平,拿事实说话,还说到点子上,但对方大吼一声: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企业家的根本职责是盈利,盈利的基础是创造价值,这是底层基本操作,是最最渺小的共识和标配。

作为一名管理着约4万名员工的老板,李彦宏如同一个帝王,必须对各种礼仪照章办理,借助仪式感的活动,去传递意志。普通员工只有在每年8月举办的夏日狂欢节,才能近距离接触李彦宏。约4万名员工对李彦宏的了解,可能还不及一个商业记者。

一个领导者,通常拥有两种影响力,一种是强制性的法定赏罚权力,一种便是由领导者自身素质所塑造起来的非权力性影响力。非权力性影响力的来源,是模范作用,是具有合乎社会道德的良好品质。如此,员工则会尊敬他、敬佩他,跟随他。

一句道歉,其实是稳定军心,传递价值观的最好方式。

“商业人物”以此举例,无外乎是想弄清楚李彦宏对这些丑闻的坦诚程度,进而试着去理解李彦宏。在媒体面前的李彦宏是一个说话滴水不漏,温柔软语的人物,但种种迹象又表明,他是一位专权、骄傲的领导者。

在陆奇到来之前,李彦宏是不相信职业经理人的。2013年,李彦宏在深圳IT峰会上谈到,创始人离开,公司就会出现问题,“从微软到Google、Facebook、甲骨文,美国的都是这样的。我觉得创始人做管理的时候跟一般的职业经理人在风格上肯定不一样,有时候也违反一般的管理理论,比如乔布斯,所有管理理论都是对着他干的,他做得很成功。”

陆奇到来之后,李彦宏说,“我的管理风格是总体比较放权,我跟下属有不同意见,先按他的意见,对了领导有方,错了按照我的方法,放权不放权,百度高管从来没遇到问题。”

李彦宏采取的是仁慈——权威模式,其本质还是一种专权模式,领导对下级有着屈尊俯就的信心,态度谦和,一副家长式的姿态。这是当前中国互联网界的一种普遍管理模式,但到李彦宏这里,模式却失控了。

他对云计算新瓶装旧酒的点评,对移动互联网认识的迟缓,最终让百度慢慢掉队。误判时机,是因为专权者对下属意见的无视,或者说是一个专权者难以超越的局限。追赶者开始慌乱加入战局,当O2O兵败时,李彦宏的麾下并无将才脱颖而出,这是否有用人方面的失误,战略的偏执?当贴吧事件发酵时,分管大市场体系主管EStaff张亚勤,被通报批评,并被扣除部分奖金,为何李彦宏被免于处罚,哪怕是一丁点形式上的处罚?

但其人专权,却又有疑惑之处。专权,通常是自上而下发布命令,包括对价值观的强势传递,它与风口和时机并无关联。2012年,李彦宏特意写了封信给百度员工解释“简单,可信赖”的文化含义,但百度却又在两年前遭遇巨大的危机,沉渣泛起,新病袭来。

如果是因为量化KPI考核等制度催生出价值观扭曲的不良风气,那么制度的制定、把关者李彦宏应该承担责任,如果如他所说,是新进来的高层做不到有效示范,带偏队伍,那么高管引进者李彦宏应该承担责任。深究下去,李彦宏究竟是对那些违反价值观的人与事佯装不知,抑或是他真的不懂管理?

陆奇在入职百度不久的一次访谈上说,他一直试图改变百度的工程师文化,使之更侧重“以产品为中心”,组织变革存在阻力。陆奇认为,大组织有“肌肉记忆”。这个词,指得是人重复多个动作后,肌肉就会形成条件反射,遗忘速度非常缓慢。对于百度这个错综复杂,利益纠缠的组织体来说,也存在肌肉记忆。

所以,当陆奇出人意料的宣布离职时,很多人解读为陆奇的变革将进入深水区,难以撬动板结的利益团体。若这个猜测属实,那就不是陆奇与百度文化之间的冲突。关键先生还是李彦宏。他愿意,陆奇就是一把龙刃,他不愿意,陆奇就是一把铅笔刀。

即使李彦宏开始发力AI,但是从目前看,广告这项传统的业务还是它的现金牛。这个在商业领域的典型病人,目前还要靠着医疗广告输血。

那些强调改变,靠话术堆起来的公开信毫无价值。与竞价排名、医疗广告有关的危机不会再次发生在百度,李彦宏的病才会有好转的迹象。

陆奇离开后,李彦宏的退休梦变得遥远。三年前,他说,他很想像柳传志那样培养出一个好的接班人,自己就会变的轻松很多,李彦宏还畅想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

百度的文化、价值观问题不解决,哪怕有了接班人,用户们只怕还会批评李彦宏。

*头图购自视觉中国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