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条评论
收藏
蔚来汽车一度暴涨90%,这是李斌的故事
来源: 深响
2018-09-14 08:04
美股圈彻夜未眠,不少投资人在群里发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毕竟蔚来汽车的模式充满了质疑……

本文作者项一诚,来自深响,原标题《蔚来汽车一度暴涨90%,李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令人难以置信。

蔚来汽车在上市第二个交易日迎来暴涨,盘中股价一度飙涨超90%,刷新盘中历史高位至12.69美元,市值也一度达到130.1994亿美元。截止收盘,蔚来汽车股价大涨75.76%报收11.60美元,市值为119.02亿。

美股圈彻夜未眠,不少投资人在群里发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

毕竟蔚来汽车的模式充满了质疑,不同于其他互联网项目或者科技项目,电动车不是三五个人宅在居民楼里就能做出来的东西,也不算一人一台电脑,几行文字几个程序就能跑出来的业务,从设计到量产,每一个环节都险象迭生。

这是一场勇敢者的游戏。

马斯克“敢爱敢恨”,贾跃亭“为了梦想窒息”,入局电动汽车这场游戏的玩家们莫不都是以“疯狂”闻名。他们在台前激情论述希望和梦想,在幕后左手资本右手科技,扬言要改变世界。

李斌显得与他的前辈们有些格格不入。

他白面秀才的形象与人们心中的冒险家相去甚远。他一直都是朋友口中的好好先生,投资人心里的靠谱青年,他精明、圆滑、稳重,善于管理、长于经营,但确实让人感觉少了些许天才的偏执、极端,灵光乍现。

在“电动汽车”这片领域,没有太多的案例可以参考,甚至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个惊天骗局,未来毫无定数。李斌清楚这场游戏的门槛,也清楚战争的代价:巨量资金投入,一旦战败,必定遭人白眼,从此再无人敢信。

但他还是开车上路了,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01

李斌对旁人说起他的商业启蒙时,经常会提到自己的外公。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李斌在安徽西南部大别山脚下的一个偏远山村出生,他的童年几乎是与外公外婆一起度过的。

外公是太湖县当地的一个农村商人,除了种庄稼,偶尔也会带着小李斌做些生意。李斌人生的第一个商业活动很接地气——放牛。为了能让牛在集市上卖个好价钱,他每天都要去找好草坪,把牛喂饱。李斌做事很认真,后来外公做烟草、贩酒生意的时候,还会叫他帮忙记账。

小时候的李斌

图片来源:《波士堂》访谈节目

从小到大,李斌很少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到了小学五年级,李斌终于不用再放牛了,因为他上学开始住校。告别了“放牛娃”日子的李斌,又变成了“留守儿童”。童年的经历让他很早熟,也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

不过,不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上,李斌都不太需要家人操心。他乖巧、独立、性格温柔,极少犯错,经常成为邻居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乖孩子”的第一次发飙,发生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那一年,在中专和高中的升学考量中,家人为他选择了中专,李斌则选择了反抗。

家人的想法很容易理解,在那个年代,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中专显然是比高中更稳妥的选择。首先,中专、大专这类学校,毕业后大概率分配工作;其次,农村户口也会转为城市户口,时间短,见效快。而读高中,农村来的学生十有八九考不上大学,出来工作又没有一技之长,得不偿失。

家人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的“乖小孩”,这次竟这么极端。李斌甚至最后以绝食相逼,要家人动用所有手段,把自己的学籍再调回高中这条线来。

也许是对自己的成绩足够自信,也许是看到了家人目之不及的世界,也许只是单纯地想反抗一直以来的性格......不管怎么说,李斌那次赌对了。

后来他考到了北京大学,成了李彦宏、李国庆们的师弟。自此,李斌从大别山走到了北京城,告别了蓝天白云,走入了花花世界。

02

当李斌去北大社会学系报道时,二十公里外的人大,一个叫刘强东的少年也走进了社会学的教室。

同样出身于农村的刘强东,深知生活的不易。在开学的时候,他将亲戚们凑的500块生活费都缝在内裤里,决定以后独立生活,不再要家里的一针一线,壮怀激烈,斗志昂扬。

于是,从大一开始,他就频繁地参加兼职赚外快,收入很快有了起色。大四时,已经尝到了做生意甜头的刘强东,为了自己的“连锁餐饮”梦,又拐回头向父母亲戚借了不少钱,结果毕业时赔得精光,不得已只能先去企业上班。

与东哥这种呕心沥血地追求麻雀变凤凰不同,李斌虽然也缺钱,但是他进大学一开始想的还是求稳——李斌想当公务员。

他当时在班里被选为副班长,李斌非常高兴。为了完成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他玩了命地安排各种活动:爬长城、看升旗、做集体劳动.......结果没过多久,把自己撂倒了。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李斌回来发现,得,班里再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李斌考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图片来源:《波士堂》访谈节目

这之后,李斌也想明白了,屁颠屁颠地为组织忙前忙后,不如扎扎实实为自己赚点真金白银。他走上了跟刘强东同学一样的路,兼职打工赚外快、编程码字开公司。

在大学期间,李斌打过五十多份工作,不过都跟互联网没什么关系,大多是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李斌做得最好的一份工作是推销员,向白领们推销办公用品,他说新世纪饭店周边都是自己的地盘,他还把货推销到了苹果公司。

李斌非常聪明,学东西很快,除了推销办公用品,也会做点写代码的工作。高中时,李斌由于迷恋街机,曾自学过Apple II 的 Basic 编程。到了北大后,虽然学的文科,但他是当年全校唯一一个文科生取得国家计算机系统分析师考试的人。

高二时,李斌就接触了编程

图片来源:《波士堂》访谈节目

1996年,还在读大三的李斌觉得,做了这么多工作,还是写代码来钱最快。于是他拉着另外 4 名和他一样通过考试的系统分析员,创办了南极科技,主要做互联网虚拟主机租赁和注册域名的生意。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流水有十几万,比赔了饭店的刘强东,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03

被学长李国庆“忽悠”,可能是李斌初入中国互联网学到的第一课。

大四毕业的时候,李国庆拉着李斌说要一起创业做电商,主打互联网图书出版,许诺了股份和总经理职位。公司名字叫做科文书业,也就是当当网的前身。

干了不到一年,李国庆的老婆俞渝当了董事长,李国庆自己则出任总经理。夫妻店式的管理让李斌最终选择了离开,又回到了自己一片狼藉的南极科技。

后来他不死心,想拉着另外一个北大学长创业,把美国的 e-Bay 复制到中国来。结果学长面上说着“好的”,转过身后却和别人合了伙。又留下李斌一个人了。

“好孩子被忽悠”貌似是一件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发生概率极高的事件,年轻的李斌吃了不少亏。但是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吃亏就是占便宜,李斌一定比谁都深知这个道理。他逐渐在圈里树立起“老实的聪明人”形象,他行事低调,做事稳重,吃亏了也没有怨言,对谁都赤诚一片。

如果说至此,大家对他人品的看法还有所保留的话,到“兜底易车”时,已经没有人再质疑李斌的人设了。

千禧年,李斌创立了他的第二家互联网公司——易车,主营汽车垂直领域的媒体业务。在硅谷互联网泡沫破裂后,投资人突然决定撤资,霎时间,易车面临的资金缺口高达四百多万,已处于危急存亡之秋也。

李斌这时候做了一个让很多人吃惊的决定:自己举债全资收购投资者股份,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让投资人安然退出。

“欠着四百多万的债,公司仅剩七个人,兜里每天只有十块钱”精确描写了他当时的窘境。这种看似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在商业世界则着实是一个堪称愚蠢的决定。在易车当时的经营没有出现明显问题的情况下,投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撤资,而让创业者独担风险,李斌完全有理由拒绝。

对于一向理智的李斌来说,这次却仿佛在赌气一般,破釜沉舟地压上自己的一切,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但是冲动没有给李斌带来惩罚,带来的是纳斯达克的鲜花和掌声。

2010年,李斌率领易车在美国上市,成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车互联网企业,目前市值近17亿美元。

易车网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

易车后来的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说,他正是看中了李斌这种经历过公司从生到死、再到生的拼劲和精神。

李斌不是那种骨子里天生弥漫着赌性的企业家。在 99% 的时间里,他稳重、精明、内敛;一旦他决定要赌,在那 1% 的时刻到来之际,他将倾其一切,梭哈上场。

而电动汽车,就是李斌的 1% 时刻。

 04

2017年底,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上万人冒着寒风前来,见证李斌向全世界宣布自家的电动汽车 ES8 正式发布。

这一天,五棵松体育场人声鼎沸,绚丽的布景和奢华的场面让人们大开眼界。李斌甚至邀请了国际当红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 (梦龙)为自己的发布会助兴。大家心中都有个疑问:李斌把一场产品发布会,搞得像奥运开幕式似的,得花多少钱?

答案是:八千万。

李斌从来没有这么阔气地举办过产品发布会。当年李斌创立易车的时候,他不过是在北京建国门外大街一号的中国大饭店租了一个场子,开了个简单的新闻发布会。之后他还感觉自己膨胀了,因为易车很快就遭遇了危机。

现在,他豪掷千金,包下了9架飞机,邀请了超过5000位 ES8 的选号车主来参加活动,甚至在上海机场设置了专门的“蔚来登机口”。活动当天,五棵松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更是一房难求。

台上的李斌意气风发,台下的看客却不胜唏嘘。

一年多以前,五棵松体育中心还叫“乐视生态中心”;站在台上说生态、讲未来的人还叫贾跃亭。

贾跃亭

虽然 FF91 可能是辆好车,但是电动汽车这块业务却成了压倒乐视生态的最后一颗稻草。随着乐视资金链的断裂,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了一地鸡毛。(不过贾跃亭还没有放弃,自从接受了许家印的投资后,他的FF91电动汽车梦想,依然有延续的可能。)

当孙宏斌跳出来收拾乐视的烂摊子时,他说什么都不愿接手贾跃亭的汽车业务。他说:这(电动汽车)是一个高风险的资本密集型行业,他还看不懂。孙宏斌连乐视都敢接,却不敢接电动汽车,这块山芋有多烫手,可想而知。

电动汽车从那时起在中国互联网圈里的名声开始下跌——投资大、周期长,以及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回头钱”等一系列造车难题,摆在了每一个创业者面前。

有了贾跃亭这个前车之鉴后,不论是投资人还是媒体,也都对那些擅长用PPT讲故事的中国互联网造车新玩家“不怀好意”。

但是李斌还是来了,而且,是高调地来了。

李斌在电动汽车上的高调,比起当年的贾跃亭,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斌觉得,只是花八千万搞一场发布会还不够,钱还得继续花,继续大手笔地花。

于是,我们看到李斌在全国几大一线城市花重金,在最好的地段为蔚来汽车租下了体验店(位于北京王府井东单广场的Nio House,年租金约八千万元,蔚来一口气租了六年);花大价钱从全世界挖人、建立欧洲、北美等全球办公团队;号称要在全国建立1100个充电站,以及为偏远地区用户配备充电车........

媒体把这种行为解释为“烧钱”,但是李斌说不是的,他是在投资。

当然,当年贾跃亭也是这么说的,乐视也是在投资。贾跃亭认为,当自己的这套生态开始运转起来时,乐视的所有链条就会有联动效应,产生极好的化学巨变,影响人们的生活,这就是所谓的“生态化反”。而建立生态所需的一切,都要有巨额投资。

现在看起来,贾跃亭暂时还没成功。那么李斌呢?

05

其实很多人认识李斌都是从摩拜单车开始的,“出行教父”的名头也是那个时候喊起来的。

虽然名义上,摩拜单车是源自汽车记者胡玮炜的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但为摩拜做主的背后投资人,是李斌。他经历过共享单车去年那个疯狂的夏天。

那时候,全国有几十家共享单车创业公司,为了抢占市场,大家疯狂地“投资”——补贴,相互厮杀;那时候,共享单车还有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大家还揣着谁持彩练当空舞的情怀。但是很快,冬天来了,熬过18年严冬的单车颜色,已经不多了。

李斌试骑刚生产出来的摩拜原型车

图片来源于网络

摩拜不是滴滴,“补贴”大法失灵,“投资”就变成了“烧钱”。李斌及时地踩下了刹车——卖掉摩拜。2018年4月3日,美团以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当时摩拜的估值大约在36.7亿美元左右。

很多人觉得李斌这次输了,贱卖了摩拜这个2017全国最火的共享经济项目。

实际上呢?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后来透露,在李斌主导的这次收购案当中,摩拜的股东中没有人亏损,收益大约都在20%以上。另外,除创始团队外,所有投资人都拿到了一部分美团股票。

据《财经》杂志估算,摩拜股东之一的愉悦资本前后共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美团收购后,它的回报在8倍-10倍之间。摩拜管理团队和外部股东拿的差不多,CEO胡玮炜和王晓峰都变现了超过1亿美元。

于是,当月朋友圈被刷屏的文章标题叫做《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这是李斌比贾老板高明的地方,虽然都是借钱办事,但李斌能让投资人的钱变成落袋为安的放心。李斌因此而有了更多的钱、更多的朋友,多到可以支持一个电动汽车公司的野心。

06

龙宇是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创始及管理合伙人。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龙宇依然领投了李斌的易车网D轮的融资,后来成为了易车的董事、李斌的好朋友。

据钛媒体报道,2011年的冬天,一天晚上两人约在龙宇家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饭闲聊,李斌突然认真地说,自己将来的兴趣是造车。

龙宇当时没有把这个话题往心里去,就随便开了个玩笑,回答他:“车做出来,第一辆送给Audrey吧。” Audrey是龙宇的女儿,当时才五岁。

李斌立刻满口答应下来:“那必须的”,然后像个暖心叔叔一样补充道:“不过不能是第一辆,还得看前两辆有没有什么问题。”

六年后的一天,龙宇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Dear Audrey,你的朋友William(李斌)在蔚来给你注册了一辆汽车,限量特邀号是0003。” 当时龙宇的女儿刚刚过完11岁生日,这是李斌为Audrey准备的生日礼物。

在打理自己的人际关系上,这是李斌的常规操作。

2012年元旦的时候,当时的“钻石王老五”的李斌还上了访谈节目《波士堂 Boss Town》,吐槽自己的单身问题;结果七个月后,他就结识了如今的妻子,原央视 CCTV-NEWS 的英文主播王屹芝。

在王屹芝之前,李斌仿佛对女生有亲密恐惧症。易车网总裁绍京宁给他介绍过两三个女朋友,李斌总能天南海北地聊,但就是不进入正题,最后让人家觉得他没诚意;遇到王屹芝后,李斌这个平常可以连续三天不休息的工作狂,也会写诗了,也会体贴地接送下班了,最后在北海道求婚,抱得美人归。

李斌和妻子王屹芝相吻于纽交所门前

可能是靠着自己小体贴、小浪漫、小真诚,也可能还有上市公司老板的身份,李斌娶到了王屹芝这个贤内助。后来,当李斌开始做蔚来汽车的时候,王屹芝也从央视辞职,和他一起创业。两人也作为创业夫妻,开始频繁地登上电视节目等舞台,为蔚来宣传、造势。

安置好了自己的小家,就要照顾蔚来这个“大家”了。

在电动汽车这场俄罗斯轮盘式的赌局中,李斌在上桌之前,做了两件事:第一,化敌为友,减少玩家数量;第二,联合土豪,高筑墙、广积粮。

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本来是李斌易车网十几年的竞争对手。但是李斌在筹办蔚来汽车的时候,第一批想到的合伙人里就有李想,而李想那时正在考虑筹备自己的车和家电动汽车项目。

引入雷军也是如此。在蔚来的早期融资阶段,其实并不缺钱,但李斌还是积极接触了雷军。当时据说黎万强已经去了硅谷,正在筹备小米系自己的汽车项目。后来,雷军还是入了李斌的局。

刘二海说,“这就是李斌的特点,从来不会觉得别人是敌人,要把他们干掉,他和谁都聊得来。”

创立三年间,蔚来汽车共开放进行了五轮融资,总额约150亿人民币,腾讯、京东、高瓴资本、红杉中国、联想、百度、IDG等56家大佬悉数入局。马化腾、刘强东、雷军、沈南鹏等这些在中国互联网圈叱咤风云的角色,都站在了李斌的造车阵营中。

马化腾坐在李斌送他的EP9跑车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李斌的朋友圈仿佛有一种引力,能够吸引资本和人都向自己靠拢,即使他们知道李斌要做的,是一场不成功便成仁的梭哈赌局。

07

李斌常常被拉来跟马斯克做比较。

与特斯拉一样,李斌的蔚来汽车也是首先推出了一款电动赛车,在赛道上打出品牌;接着把首批量产车定位在中高端,随后再逐步拓展低端产品线。做一个不严格的对比,蔚来的 EP9 就是特斯拉的 Roadster,ES8 就是 Model X,正在研制 ES6 就是 Model 3。包括厂家直销、在线下开设体验店等等,马斯克过去所有已经被验证过的商业打法李斌似乎都用了。

但李斌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不期待成为下一个马斯克、或者乔布斯。比起那些硅谷明星,他说自己更喜欢星巴克的灵魂人物舒尔茨。

两个人都是家境普通,通过教育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后来创业也都不精于技术,而擅长市场和营销;他们都注重细节,有着对用户体验极致的把控,以及对自己所做事业的旺盛精力和职业精神。

李斌从不觉得电动汽车是一个多么先锋、科创性的行业,在李斌看来这更像是餐饮业——它早就存在,但只有强者才能分一杯羹。特斯拉的元老级创始人斯特劳贝尔也常说:其实制造一辆电动汽车的机会一直存在,并没有最好的时机可言。

但在经历了特斯拉的“成功”后,人们很容易就忘记,制造电动汽车从一开始就是一门不被看好的生意,菲克斯汽车、BetterPlace乐土等大量造车公司最终出局,成功者不过寥寥。

现在,李斌也来了。

17条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蔚来汽车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