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评论
收藏
四问美国中期选举
作者: 覃汉
2018-09-18 07:45
国君固收:在临近中期选举前,贸易谈判进程受到美方内部政治环境较大影响。

国君固收 | 报告导读:

近期中美更高级别对话可能要开启,但特朗普的行事作风又为此蒙上一层阴影。作为重要政治筹码之一,在临近美国中期选举前,中美贸易谈判进程受到美方内部政治环境较大影响。

昨日,债市情绪受到MLF操作提振而小幅收涨,但股市成交量进一步萎缩,上证综指创下近期新低,显示市场风险偏好仍弱。上周,美方主动提出磋商,随后9月13日,商务部确认,中方已经收到美方邀请,并表示对此持欢迎态度,双方正在就一些具体细节进行沟通,但之后特朗普忽变的行事作风又为谈判重启蒙上一层阴影。作为重要的政治筹码之一,中美贸易谈判进程受到美方内部政治环境较大影响,而美国11月开始的中期选举无疑是年内牵动各方神经的最重要政治事件。

问题一:什么是中期选举?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每四年举行一次选举,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在总统任期中间进行的国会选举被称为中选举。中期选举定于偶数年份的11月的第一个周二(2018年中期选举为11月6日)。

一般而言,中期选举将就下列5项议题进行投票:改选全部435个众议院议席;改选参议院1/3席位,即改选100名参议员中的34名;通过特别选举选出另外3个参议员席位;37个州选举新州长;选举地方各州、县举行的立法和行政机构。

而参众两院选举则最为关键,原因在于美国宪法赋予其制衡的权利。众议院可弹劾联邦官员,并通过简单多数表决通过弹劾;有权批准税收等相关财政法案;在选举团出现争执时,有权决定总统人选。参议院对总统起到监督作用,总统签署各项文件、人事任免(如内阁、最高院法官)等需要先得到参议院通过,仅部分国际协定除外。

问题二:为什么关注中期选举?

如上文所述,宪法赋予美国国会较大的制衡权利。从施政的角度,美国总统可通过发布总统令,或者提出议案交由国会通过两个途径实现自己的权利。因此,可以理解为如果总统所在的政党能够在国会占据多次席位,那么白宫提出的各项政策将更容易得到国会通过,反之,则总统及内阁的权限受到很大限制。此外,中期选举得利将加大总统连任的概率,比如小布什以及奥巴马,在第一任期间中期选举均保住了所在党派的国会多数党席位,成功实现连任。

然而,来自历史数据的统计显示,历次中期选举对于总统所在政党多数为不利。对于这一现象的可能解释:

①中期选举很大程度上可以看做选民对总统任期前两年政绩的一个反馈,而民众往往对当选总统赋予较高的期望值,在其执政的过程中则慢慢趋于不满。

②从投票率来看,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并不高(总统选举50-60% V.S.中期选举40%)。而相对于中立和支持立场的选民而言,对现任总统或执政党不满的民众有更大的倾向性参与投票。类似这样选票的“selection bias”也会导致总统所在党派会失去优势。

根据Wikipedia的数据,总统所在的党派在中期选举中平均流失31个众议院席位和4个参议院席位。参众两院席位均增加的例外的情况发生过两次,其一,1934年罗斯福;其二,2002年的小布什。这两次执政党优势扩大尤其特殊性,前者因“罗斯福新政”推行,美国经济从大萧条中恢复,在治理经济方面政绩使得罗斯福及民主党获得较高的民众支持率。后者则是在“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及共和党对待恐怖主义的“硬气发声”以及对应的危机处理能力,获得了美国民众的认可。

如果总统所在政党在中期选举前有着较大领先优势,那么即便中期选举失利却也不一定意味着失败。较好的结果为,执政党多数席位均减少,但仍保持了多数党的优势,那么其影响并不大。然而,历史上也出现了不少“跛足”总统,即国会多数党派与总统所属党派不一致。

比如,最近一次的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间的2010年,其使得超过3100万美国人获得医疗保险的医改法案,虽受到共和党多次阻挠,但仍旧在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下得到通过,并得到最高法院裁决批准。而第二任期间,2014年中期选举失败后,其移民改革计划遭到国会强烈反对,之后以行政令的方式推进但遭到很大抨击与阻挠;其清洁电力计划被共和党认为“过于苛刻”,将给美国经济带来“破坏性后果”而未得到国会通过,也只能通过行政令进行实施。而行政令很容易被后续继任的总统推翻。

问题三:为什么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政府重要?

如果中期选举失败,那么特朗普将成为“跛足”总统。考虑到其庞大的大选承诺清单,目前仅有税改法案通过实施,其余政令推进均遇到重重阻碍。而即便是较先兑现的税改法案,也是仰仗了共和党的多数党席位,在国会两院民主党人投反对票的情况下得到通过。而医改法案在面临争议的情况下,有共和党多数的“加持”还是陷入难产。可以想见,如果特朗普中期选举失利,那么其较为激进的措施,如医改、削减社保福利等议案很大可能将“流产”。

政府与国会相互掣肘加大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如果中期选举失利,失去参议院或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则共和党将丧失向总统提交法案的权利。然而即使民主党“翻盘”,同时获得两院的多数席位,总统仍可以行使否决权,同样不利于民主党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案。这样的相互掣肘将加剧美国的政策摩擦,两党可能更加需要在某些议题上达成利益协同。

特朗普被弹劾的概率增加。此外,由于宪法赋予了众议院弹劾总统的权利,而近期特朗普则陷入“通俄门”风波。一旦中期选举后,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特朗普及相关人士或遭到更为密集的传召与调查。若有足够的证据众议院可触发弹劾程序,经参议院2/3投票同意,这样的极端情况下,特朗普将被逼下台。参考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经调查后遭受国会的弹劾,最终在国会投票之前选择辞职。

内阁及其他重要人事任命权不再随心所欲。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内阁的组建有其相当大的个人主意发挥作用,而其他的重要任命也几乎都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获得了通过。如前文所述,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有权提名候选人,但候选人需要经过参议院获得简单多数(1/2)通过。同样,如果民主党获得参议院多数席位,则可能在后续诸如最高院大法官的任命上对特朗普施加影响,进而更降低其政令通过司法程序成为法律的概率。

此次中期选举还将对每十年一次的众议院选区划分产生重要影响。具体来说,参议院议会席位为每州两席,与人口数无关;而众议院则与人数挂钩,因此美国人口普查局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其结果将成为后续划分选区的基础。在划分的程序上,一般为州议会执行具体程序,而政党倾向于利用职权为自身谋取较为有利的选区划分。如,州议会将反对党的选民集中在少数几个选区里,从而浪费这几个选区的多余支持票数;而将自己的选民安排在多数选区,使得本党派在多数选区内,以微弱多数获胜,最终在票选中得到多数。

民主党在重压之下可能更加激进。对于2011年就失去众议院多数党席位的民主党而言,中期选举对他们也是至关重要。目前共和党在参众两院均为多数席位,在众议院435个席位当中,共和党占236;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共和党以微弱优势胜出,占51席;民主党则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占199席,49席。

参议院虽然改选1/3,但此次改选的35个席位中有26名来自于民主党,而共和党仅有9个席位面临选举挑战。总体上而言,民主党争取多数席位的压力更大。众议院全部改选,虽然目前民主党在众议院仅199席,比共和党少37席,但共和党有36名议员不谋求连任,对于民主党而言,其扭转差距的希望更大。

问题四:如何理解美国政治生态对资本市场可能产生的影响?

情景一,共和党以一定优势胜出,继续掌控参众两院多数席位。那么特朗普当前的执政线路大概率延续,其扩大赤字实施经济刺激的计划将继续推行。资本市场表现也将呈现连续性,美元、美股大概率延续强势。但若考虑到在这样的执政思路下,美国经济可能面临一定过热风险,从而导致美联储加快加息节奏,那么更加利好美元,而利空美股。两种情景推演下均利空美债。在国内强大的经济增长支持下,特朗普对外立场可能更为强硬,与多国贸易摩擦可能升温。

情景二,共和党失去一定席位,但以微弱优势胜出。从上文分析中来看,民主党在众议院的改选中压力要小于参议院改选,那么若民主党仅获得众议院多数,对其提出制定符合本党利益的议案的利好并不足够。由于这一情况基本是延续历史的情景,市场反应可能不会太大。

情景三,民主党“翻盘”,同时获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一方面,这表明了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前两年的执政效果并不满意,加大了其连任的不确定性,也导致市场可能对其政策连贯性提出质疑。特别是参考奥巴马案例,即便最后使用总统行政令推进,其效果也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历来“跛足”总统其政令获得通过并推行的概率大大降低,两党的政策分歧可能导致内部摩擦加剧,加大各项政令的立法障碍。资本市场可能呈现与情景一相反的走势,大概率利空美元、美股,而利好美债。对于新兴市场而言,美国强劲经济前景削弱,自身面临的资本流出压力减轻,对于部分经济体而言,贸易战也将受到美国内部政治环境掣肘而难以继续大面积展开。

我们的心愿是…消灭贫困,世界和平…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覃汉/刘毅/高国华/肖成哲/王佳雯/肖沛

GUOTAI JUNAN Securities FICC Research

覃汉/王佳雯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覃汉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