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条评论
收藏
七位美联储高官齐亮相 看好美国经济 对今年加息次数仍存分歧
作者: 杜玉
2018-10-04 05:34
周三共有六位地区联储主席/美联储理事,以及前“二把手”费希尔出席活动并讲话。参与置评了美国货币政策的官员普遍认为经济强劲适合进一步加息,但对今年是否需要加息第四次存在分歧,通胀、贸易、经济分化和收益率曲线都成担忧。

周三(10月3日)是美联储官员公开活动行程非常满档的一天。参与置评了美国货币政策的几位地区联储主席,普遍认为美国经济强劲适合进一步加息,但对今年是否要加息第四次存在分歧。

Mester:债市变动不足为惧,风险是美国与其他经济体分化

2019年有FOMC投票权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James Bullard一直是“鸽派”,今日出席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举办的“21世纪社区银行研究/政策会议”时没有置评货币政策。

一同出席会议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今年拥有FOMC投票权。她主要谈论了应修改1977年颁布的美国《社区再投资法》,结合最新的科技和银行实践变更,适当降低小微银行负担,增强法律灵活性和针对性,帮助不同规模银行更好地服务贫困社区的家庭与小企业借贷需求。

虽然演讲稿没有评价美国经济或货币政策,但Mester在问答环节评论了周三长短端美债收益率齐涨的现象,称债市单日走势不足为惧,市场本来就是波动的,也不担心美债收益率曲线趋平。

她进而表示,不存在美国通胀急剧上升的高风险,加息速度将取决于通胀走势,目前渐进式加息仍是适宜的。美联储的政策制定更为接近一个新阶段,即非常依赖最新经济数据来调整前景。她也指出了需要密切监控的风险:

“尽管美国经济势头正常,就业增幅保持强劲,未来风险存在于美国与其他经济体的分化,可能会传导至美元和其他市场。这一因素应当被纳入货币政策考量,分化本身需要被密切监控。”

Evans:财政刺激“择时”不对 遏制通胀需加息超过中性利率

2019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周三在英国伦敦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和彭博社的采访,直接谈论美国货币政策时立场略微转向“鹰派”。

他认为,美联储的政策立场依旧略偏宽松。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相当强劲,就业增长、收入和消费支出提升。美国通胀率也攀升至美联储目标2%附近,失业率若进一步下滑将为物价带来上行压力,因此:

“美联储应逐渐加息至政策温和偏紧,需要有轻微限制经济发展的政策,来允许劳动力市场和通胀调整到更可持续的路径上。”

Evans表示,他对预期的利率路径和今年12月再加息一次感到“非常放心”;相比于过去几年,现在对通胀更有信心;美国经济已经回到“周期中的正常阶段”,不需要进一步的宽松政策支持。而在一个更正常的货币政策环境中,有必要关注下行风险,例如不好的贸易政策或限制移民等。

他预计美国长期中性利率在2.75%,并认为美国基准利率会加息至3%-3.25%区间,但仍大幅低于此前经济周期的峰值水平。除了为应对下一次衰退做准备,基准利率不会涨至5%高位,是因为生产率增速更为疲软,而且公众的通胀预期锚定在2%,导致薪资不太会强劲增长。

Evans支持继续加息的理由也与美国财政刺激政策有关,他认为推出刺激政策时点不对,给已经很强劲的美国经济增加了动能。他指出,财政刺激也需要“择时”,在经济周期的不同发展阶段,“雪中送炭和推波助澜是不一样的”,因此应该值得担忧,为了遏制通胀需加息超过中性利率。

三位地区联储主席:加息方面可以不用着急

费城联储主席Patrick Harker在2020年有FOMC投票权,今日他在巴尔的摩演讲时敦促“缓慢”加息(go slow),更倾向于2018年只加息三次,主要理由是想避免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

但他对未来几年的整体加息次数预期,与美联储9月FOMC会议点阵图大体一致。最新点阵图预计,2018年共加息四次、2019年加息三次、2020年加息一次;Harker则认为今年加息三次、明年和后年分别加息两次。主要理由是没有证据表明通胀加速上行,不必着急政策正常化。

Harker表示,他依旧尊重最经典的两年/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是经济衰退的先导指标,希望避免过快加息带来的倒挂风险。目前两年/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已收窄至20个基点附近,曲线屡次刷新2007年以来最平。

他认为,虽然美国经济整体繁荣,一些少数族裔社区仍挣扎在结构型的壁垒中,种族财富鸿沟、不断增长的城郊贫困、阿片类药物流行和房租负担不起等分化现象,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尽管美国整体失业率为3.9%,非裔美国人失业率是白人的两倍,中位数家庭财富仅为后者的1/10:

“美联储的工作是质疑系统是否继续令种族分歧永久化,最终限制美国的经济潜力。”

今年有FOMC投票权的里士满联储主席Tom Barkin在出席“西弗吉尼亚经济前景会议”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支持逐步加息路径,担心收益率曲线倒挂的风险。他还谈到了更多经济的潜在问题,包括薪资增速不及预期,贸易争端导致的不确定性令企业界感到紧张,因而暂停了一些资本开支活动等。“英国硬脱欧”和“政治危机”可能对经济造成潜在的冲击。

2020年有FOMC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也表示,他心中的基线场景是2018年共加息四次,但2019年加息两次,中性利率应为2.50%-2.75%。随着美国财政刺激效果消退,明年美国GDP增速会从3%降至2.5%,通过大肆举债带来的经济增长未来将形成反噬。

前“二把手”费希尔:放松金融监管值得担忧

除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华盛顿特区接受采访外,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今日在芝加哥出席了“联储支付改善社区论坛”,不过并未置评美国经济或货币政策。

Brainard表示,美联储正在寻求公众评议开展银行间的“实时全额支付系统”,24/7的全天候支付系统将帮助风险最小化。她也提到,虽然不认为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是理所当然,但当前这一地位非常强大,一系列因素会继续支持美元成为全球重要的储备货币,这需要继续维持美国金融系统的稳健、流动性和开放。

去年卸任的美联储前“二把手”、副主席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同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捍卫了美联储的独立性。他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猛击”只会对美联储造成“微弱影响”,美联储不会因为政治人物的批评就停止加息,这与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观点一致。

但费希尔表达了对放松部分金融危机后监管的担忧,认为目前已经开始远离危机后制定的安全框架,“如果走得太远,会导致下一个危机,目前还没有这种风险。”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理事夸尔斯周二还表示,随着美联储继续审查监管规定,资产超过2500亿美元的银行面临的监管将被放松,美联储正在重新设定“系统重要性”的标准。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2条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关于美联储的一切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