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者利,食者健”在中国式农业生产中该如何实现

来源: 每日粮油
2018-10-06 10:20
所谓“耕者利,食者健”,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年代,我们不但对自己国内的粮食价格比较清楚,对国外粮食价格也了解
本文来源于每日粮油,原文标题《“耕者利,食者健”在中国式农业生产中该如何实现

所谓“耕者利,食者健”,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年代,我们不但对自己国内的粮食价格比较清楚,对国外粮食价格也了解的越来越多,渐渐的我们就发现,我们的粮价不说全球最高,但至少能排到前几位,但我们农民收入却并不高!

 

作为对比,我国粮价缺乏国际竞争力

今天我们不说产量的事,我们来看下我国的粮价和国际粮价比较一下:

先说玉米价格,目前进口的玉米到港成本约为1600元/吨,而我国玉米在东北地区收购价格约为1700元,运到南方港口后价格约为1900-2000元/吨。

再说大豆价格,目前进口大豆到港成本约为3400元/吨,而我国大豆在东北地区收购价格约为3200-3400元,运到天津港口后价格约为3600-3700元/吨。

再说小麦,目前进口优质软冬小麦加征25%进口关税后到港成本约为2500元/吨,而我国小麦在黄淮地区收购价格约为2300-2400元,运到华南地区后价格约为2500元/吨。

最后说下大米,目前我国南方产区进口的越南大米成本约在3000元/吨左右,而我国目前的大米价格普遍在3500元/吨以上。

与国际粮价相比,我国粮食价格确实普遍较高——而这还是这两年我们坚持供给侧改革,粮价出现下行的态势下的差距。

 

我们的粮价比国外的粮食价格高在了哪?

此前,每日粮油发表过一篇文章,文章中引用刘定富博士的研究数据显示,我国与美国的农作物单产方面,除了小麦、油菜外,大部分产量远远低于美国水平——这是我国粮价高于国际粮价的原因之一,但并不是主要因素!

与国外的规模化农场种植相比,我国农业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实行的是一种小农经济模式。以单一家庭种植为例,除了东北三省及内蒙古外,绝大部分主产区户均耕地数量不足10亩,在农业生产中除了在农资、化肥、农药采购方面没有议价能力外,还要添置一系列的农用工具,生产成本是国外规模化农场的几倍。

除此之外,小农经济还导致了企业收购成本的增加。目前我国粮食收购全部是现金交易,企业收购需要各地分派收购人员,一家一户的议价收购,吃穿住行和花费的时间导致企业收购成本高,粮食的综合成本远高于国际粮价——需要注意的是,这也使得企业在收购过程中不得不压低粮食的直接收购价格。

 

粮价高却没有让种植者获利,也没让消费者满意

但我们也注意到,虽然我国粮价比国际市场高,但在粮食品质方面并没有优势,从我国这几年进口的大米、小麦就能看到(有人会说到大豆,其实此前以我国东北大豆为主的日本、韩国,现在已经因质量问题放弃了我国转向了美国市场)。

因此,我国现在的粮食问题是“价格不具备优势,品质不具备优势,低端的拼不过价格,高端的拼不过质量”。

与此同时,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生产成本高,因此即便我国粮价高于国际粮价,但种植者却并没有得到额外利益,相反农资价格的上涨还在不断蚕食种植收益。

这是个很尴尬的局面。

 

又是流转又是优质粮工程,这样对吗?

目前我国也在对农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一方面是推行优质粮工程,提高粮食质价标准;一方面则是推行土地流转,满足大规模生产需求。

很多地方将土地流转和优质粮工程合而为一来进行了,并且在我们政策支持中,也显然更喜欢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模式”。

但每日粮油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的!

土地流转解决的是工业化生产的问题,满足的是大宗消费,在目前我国粮价本身就偏高的情况下,大量的土地流转之后种植的是更高价的所谓“优质粮”,将来我们的粮价要走向何方?或者说我们自信自己生产的粮食全部都是泰国香米级别的?

要知道,就连一直卖高价大米的日本,每年也需要进口几十万吨的低价大米——有些消费领域,如酿酒、饲料等不需要那么高端。

 

 

“耕者利,食者健”在中国式农业生产中该如何实现

当然,从农业资源和消费来看,日本与我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毕竟我们的国土面积在那放着,我们本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的!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我国粮食连年丰产,但因存在结构性矛盾,未来的粮食供给侧改革将会进一步深入下去:

一方面通过规模化种植,提高低端商品的价格竞争力,保障国内的基本供应问题;

另一方面则是引导地方推行特色农业种植,加大高端粮食的供给能力,满足国内的高端需求。

 

这场变革中我们的角色和责任应该怎么定位

在这种变革中,对于种植者而言,完全靠国家托市收购的时代已经过去,要及时转变观念,结合自身情况去调整种植方向:低端粮就选产量高的,以量取胜;想卖高价就选品质好的,做好精心管理。

对于管理者而言,则必须在这个变革时期,给予种植者足够的生存保障!

以土地流转为例,目前谁都清楚,靠一亩三分地种地是很难致富的,但我们又关注到,由于我国相关体制的问题,很多农村劳动力在转移的时候是临时工,没有相关的医疗卫生养老保障,因此,当前很多农户对土地流转是有些排斥的,他们认为,有了地,至少在年老的时候有口饭吃,一旦失去土地就意味着老无所依——如何让农村人能够在这个时代的大变革中找到归属感和安全感,才是当前我们农业的最大的问题。

注:每日粮油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每日粮油独家专稿”字样,否则一律视为恶意抄袭!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