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绝地挣扎:“分手”加多宝,牵手中植系

来源: 市界
编辑 ✎ 邢昀 10月9日,A股“老油条”中弘股份在自救之路上又迎来重要转折。 在股价连续低于1...

编辑 ✎ 邢昀

10月9日,A股“老油条”中弘股份在自救之路上又迎来重要转折。

在股价连续低于1元/股的第13天,中弘股份和加多宝正式分手,并同时宣布了和中植系的“重大喜讯”。

和加多宝有缘无份的中弘股份,此时需要面对的是另一个问题:退市倒计时前,中植系能否带领中弘股份走出深渊,重新振作?

10月10日开盘,中弘股份直线拉涨停,股价重回1元,报1.02元/股。截至收盘,中弘股份报0.98元/股,上涨5.38%。虽然股价上涨,但这已经是中弘股份第十四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1元/股,距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

01

与加多宝“分手”

深陷债务泥淖、负面缠身的中弘股份,处在退市边缘求生欲极强,但却又屡屡重组失败。其与加多宝的“姻缘”从“牵手”到“分开”,仅仅维持一个多月时间。

8月27日,中弘股份刚刚宣布和加多宝的“盟友”关系,称加多宝将对中弘进行债务重组 。隔天一早,加多宝立马“打脸”,急匆匆发布声明,表示对协议内容全不知情。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但真正公开“分手”则是在10月9日。10月9日晚,中弘股份发布声明,宣布早在9月30日,公司及中弘集团就与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签署了终止合作协议。

此前,中弘集团发布了加多宝财务数据。2015年-2017年,加多宝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70.02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1.89亿元、14.89亿元、-5.83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资产总计127.15亿元,负债131.68亿元,净资产-3.5亿元,已经资不抵债。

中弘股份过于“耿直”的这一操作,惹恼了加多宝。“分手声明”显示,加多宝认为,中弘股份披露的加多宝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引发双方产生分歧,最终导致原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经协商一致,各方同意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各方不再履行任何权利和义务,且互不承担违约责任。

中弘股份遭打脸,不过加多宝这位“骑士”也的确自身难保。

一位加多宝内部人士向市界证实,加多宝资金链确实出现了严重问题。他说,“2018年3月至今,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拖欠工厂员工工资、物流、原材料供应商款项,导致工厂工人罢工,供应商封门。”

此外,9月上旬,市界实地探访加多宝巢湖代工厂——安徽金皇品食品有限公司,发现此处早已经人去楼空,偌大的厂区内仅有一位值班人员。这位值班人员告诉市界,工厂原本有200多名员工,但现在仅剩他一人。

真真假假,答案恐怕只有加多宝自己知道了。

02

3600万元请来新“骑士”

“祸兮福所倚”,告别了加多宝的中弘股份又开始新一轮“相亲”?相比之下,新“接盘侠”或许更有实力。

10月9日晚,中弘股份披露了和宿州国厚、中泰创展签署的经营托管协议。

协议显示,宿州国厚将对中弘股份实施托管经营;中泰创展同意在国厚方面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债务重组、尽早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委托事项的委托期限为36个月。

为了促成这次协议的签订,中弘股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中弘股份每月需要向宿州国厚支付不少于100 万元的托管费用。也就是说,在未来长达3年的委托期限中,中弘股份最少需要支出3600万元。

这笔委托费对于中弘股份并不轻松。因为截至2018年10月9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 55.87亿元。此外,公司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并且,这一协议堪称“不平等条约”。宿州国厚、中泰创展有权单方解除协议。但反之,中弘股份并不享有这一权利。协议履行过程中,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宿州国厚、中泰创展的手中。

10月10日中午,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质疑相关协议的签署是否有利于保护中弘股份利益及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能否实质性化解公司的资金链风险。

如此苛刻的条件,中弘股份为何还是爽快应下?或许中弘股份看中的是新入局者身后并不简单的关系。

宿州国厚是由国厚资本、宿州城投和陕国信托共同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而国厚资本是经安徽省政府批准设立,并经财政部备案和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公布的国内首批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此外,中泰创展的背后则是中国民营资本系族之一的“中植系”。

中泰创展官网介绍,公司创建于2008年,是中植企业集团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

协议显示,解茹桐持有中泰创展78.51%的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市界查证发现,解茹桐为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中植系”实际控制人解直锟之女。解直锟的侄子解子征也在公司担任董事一职。

03

曾对簿公堂

不过,今天的合作伙伴,昔日也曾对簿公堂。

市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发现,案号为(2018)京03执298号的中泰创展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裁定书称,中泰创展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弘卓业、弘轩鼎城、中弘地产、中弘股份、王继红、王永红、何礼萍尚未归还的五亿元及利息、违约金。

执行过程中,法院依法查询了被执行人在金融机构开设账户情况、房屋所有权情况、车辆登记情况和工商登记情况;并轮候查封中弘地产、王继红名下房产;冻结中弘卓业、中弘股份持有股权;查封中弘地产名下房产;查封弘轩鼎城名下土地及其未售房产;冻结中弘卓业持有股票。

经调查,法院已经依法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不过,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曾公开表示,“一般来说,当债权人用尽一切办法都不能将欠款执行回来的时候,才会考虑让债务人上黑名单,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对上市公司实控人来说,不让他坐飞机、高铁、入住高档酒店,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从之前的对簿公堂,到牵手合作,不知道双方后续合作能否顺利进行?10月10日,中植企业集团对中国证券报回应,对中弘股份的托管和经营将以宿州国厚为主,旗下公司中泰创展将主要配合宿州国厚托管工作,将视情况对中弘股份提供适当的流动性支持。

04

胜算几何?

处在退市边缘的中弘股份,自救之路走的相当曲折。

先是在2018年初,找来中国港桥,最终重组失败。

6月28日,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和新疆佳龙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将自己持有的26.55%中弘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

2个月后重组以失败宣告结束。经双方协商一致,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签署了《< 股份转让框架性协议>终止协议》,同意终止该股份转让事项。

紧接着的是,刚刚入局又不欢而散的加多宝。虽然,目前中弘股份再一次化解危机,迎来新一任“白衣骑士”宿州国厚、中泰创展,但留给中弘股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深圳证券交易所 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上市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10月9日,中弘股份第四次提示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而截至10月10日收盘,中弘股份股价仍低于1元,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1元/股。

未来的6个交易日内,新上任的“白衣骑士”能给中弘股份带来奇迹吗?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你觉得中弘股份这次能成功“获救”吗?

Recommendation

推荐阅读

01

券商寒冬季,长城证券上市能否筹资买到皮袄

02

贾跃亭的坑里都埋了谁?

本文由市界资本圈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eeker2019

/

欢迎爆料

市界newsseeker

我们关心资本,更关心你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