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条评论
收藏
新光违约:中国民营经济的艰难时刻
作者: 月颜如玉
2018-10-11 17:22
作为一名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周晓光无疑是成功的,甚至可以认为,新光是中国民营经济的真正象征之一。但激进的多元化成长造成新光悲情的违约。

中国义乌,这里有天下闻名的小商品市场。义乌地处浙江中部金衢盆地,三面环山,改革开放以前都是浙江最穷的地方之一。这里自清朝年间就流行“鸡毛换糖”的传统,也就是用义乌生产的红糖,偶尔带一些脂粉针线类的小百货,换取村里人家的鸡毛。好的鸡毛回来绑成鸡毛掸子换钱,次品则拿回地里埋着沤肥。

种地不成,只能经商。1982年,时任义乌县委书记的谢高华宣布开放“稠城镇小商品市场”。1983年,义乌县政府投资58万元,建造起一个占地220亩的摊棚式市场,是当时中国最先进的小商品市场,从此,义乌就和小商品一起,远征世界。

义乌第一次被媒体报道,源于上海《文汇报》的记者沈吉庆,他的那篇《小山沟里的大市场》讲述了义乌小商品的创业历程:一位商贩听说太阳帽的生意好,就自己去杭州买了一顶,钻研三天就仿制出来,价格比外面低了一半。

这个故事生动的说明义乌小商品创业的两大法宝:仿制和廉价。

一、创业艰难

1986年,义乌小商品城迎来了一对勤劳的夫妇,丈夫叫虞云新,妻子叫周晓光。周晓光出身于重男轻女的农村,在她后面有6个妹妹,第8个孩子才迎来弟弟。在这样的农村家庭当老大姐,吃苦是第一位的。改革开放以后,17岁的周晓光走南闯北,做起来小商品生意。早期的周晓光,由于一直在东北辗转,做些绣花和针头线脑的生意,为仅让她攒出了第一桶金,也让她和东北结了不解之缘,日后东北特别是大连的金融机构们对周晓光的发展均给予了大力支持。

1992年,中国人的改革激情被激发出来,整个中国都处在一种兴奋当中。富起来的中国人,消费升级,对饰品的需求快速膨胀。此时的周晓光,正在做进口饰品的生意,然而由于中国当时没有相应的设备,只能从台湾地区客户采购,经常出现断货的情况。

周晓光夫妇看到了饰品行业的巨大潜力,于是夫妻二人一合计,决定创业,他们从彼此的名字里,各取一个字,成立“新光”饰品,周晓光当家,虞云新逐步走向幕后,中国日后饰品行业的老大就此诞生。

早期的义乌小商品市场,更多的“前店后厂”的模式。也就是前面的店铺卖东西,后面的加工厂在生产,这种小作坊式的生产模式适合夫妻店,但是不适合大规模现代化生产经营的需要。周晓光能从众多的饰品作坊里脱颖而出,除了商业上敏锐的直觉外,更多的是对现代商业规律的尊重。

在扩大经营规模的同时,她做了几件重要的事:

一是从家长式管理脱离出来,重视产品质量,引入职业经理人队伍,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

二是在仿制的同时,建立自己的设计团队,使得新光在站稳低端产品的同时,能够有实力向中高端进军;

三是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新光所具有的国际视野,是新光在数次世界金融危机中能够挺下来的原因。

1995年到1998年,新光的饰品规模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中国饰品行业的龙头之一。

二、多元化之困

如果新光沿着饰品的专业之路走下去,可能做不了这么大,但是肯定比现在活的要好。但是,民企对高速增长的渴望,是掩饰不住的。

2005年,对新光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周晓光做了两个重要决定。

第一是改变新光的发展模式:逐步从批发商向零售商转型,从制造商向品牌运营商转型;

第二是组建富越财团,以3亿的代价收购了上海文化用品龙头老牌国企业上海美丽华集团。

商人有一种天生的嗅觉,新光改变发展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是革自己的命。因为2005年的义乌,做批发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周晓光还是看到了风险。义乌做饰品企业过多,市场分散,做品牌、做高附加值的产品是新光惟一的选择。这个选择,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真正救了新光的命。

而收购上海美丽华,则是看重了美丽华旗下重多的老字号(张小泉刀剪、汇丰纸业、百新、王星记等),其网点70%分布在南京路、金陵路和福州路等上海繁华的黄金商业地段。

在做饰品之余,房地产的火热,没能让新光忍住,新光的房地产业务,主要是虞云新操盘。2003年,新光集团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收购了浙江万厦房地产集团,开发浙江东阳、义乌两地的房地产市场。

2006年,新光又在生态农业、观光农业、度假酒店、物业、装饰材料等领域四处出击。

这一时期的新光,总体而言并不是很激进,负债率很低,相对保守的经营风格使他们挺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可惜的是,这种保守未能延续。

三、借壳之路

到2014年,新光集团实现营业收入70.73亿元,净利润40.18亿元,资产总额为353.63亿元。走向辉煌的新光,上市成为理所当然的事。用周晓光自己的话说:“‘新光’有400亿资产,却因没有资本运作平台,资源整合中常感到掣肘。

周晓光原本打算控股武汉的中百集团,做资产注入,但遭到武汉国资委的狙击,最终功亏一篑。因为违规买卖中百集团股票,2012年11月、2014年8月,新光集团证券账户两次被深交所处以限制交易措施。直到现在,新光集团还持有中百集团6.23%股份。

周晓光转而选择了借壳这条路,于是,2015年资本市场富有戏剧性的一幕诞生了。

2014年底,新光集团启动了借壳金路集团的工作。金路集团,开始由赫赫有名的川内大佬刘汉实际控制,刘汉案发后,四川德阳市国资委成为实际控制人。经过多轮谈判,新光集团与德阳国资委确定了主要的重组路径:新光集团保证不裁员,不剥离现有业务,并且向金路集团注入新光旗下的房地产资产;重组完成后,德阳市国资委仍在金路集团董事会拥有席位;新光集团与德阳市展开更多的战略合作等。

2015年1月19日,金路集团停牌。1月30日,德阳市国资委与新光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书》。

6月10日发布重组预案的公告:金路集团拟以5.45元/股、发行20.58亿股股份作价112.14亿元(预估值)购买新光集团旗下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并同时募集不超过40亿元配套资金。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9月7日金路集团公告,公司董事长张昌德因违纪问题已予立案调查,董事局秘书、总裁助理刘邦洪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德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操刀这次重组的西南证券保荐人童星,也被德阳市公安局带走。

一系列的事件,使得周晓光心力交瘁,最终2015年12月1日,金路集团与新光集团等签署《终止资产重组协议书》,半路杀出的刘江东一跃成为金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成为最后赢家。只是他的日子也没好过多久,2018年5月,刘江东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当然,既然是借壳,那就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仅仅二十几天后,12月26日,新光火线跟马鞍山方圆支承签署协议,转而借壳方圆支承。

2016年1月12日,重组方案公布,方圆支承拟以11.54元每股的价格,向新光集团、自然人虞云新发行9.69亿股,作价111.87亿元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各100%股权。

同时,方圆支承还将以不低于15.36元每股的价格,募集不超过32亿元配套资金,拟用于义乌世贸中心、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及附楼、新光天地三期等项目的开发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停牌半年多的方圆支承复牌。仅仅半个月,就通过证监会审核。

新光上市时,周晓光激动的说道:为了借壳上市,我们承诺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2016至2018年度累计净利润不低于40亿元。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房地产形势如此,只有拜托大家多买新光的房子。

如果房子卖不动,新光圆成就要现出原形了——不过也不要紧,100多亿市值的股票一抵押,什么窟窿都填上了。

朋友们,是A股拯救了新光地产,也拯救了相关银行、及与新光有资金业务往来的朋友们。今晚,让我们一道举杯庆祝,不醉不休!

从这个发言中,我们依稀看到了中国股民们的无奈。

四、激进的多元化成长

除了起家的饰品业务,新光还涉足了房地产、农业、旅游和金融业务。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新光的业务呈现两大特点:

一是主营业务饰品及贸易业务占比越来越大,房地产业务快速萎缩;

二是多元化业务与主业协同效应较小,而且开展并不顺利。

我们看一下新光主营业务饰品相关贸易业务的毛利情况:

导致新光饰品毛利率快速下行的原因很多,但是如果要说核心原因,就是并表了以有色金属贸易为主业的子公司希宝实业。

整个新光集团2017年营业收入138.6亿,希宝实业就贡献了76.1亿,但是希宝实业资产负债率达到了92.58%,毛利率仅为0.34%。

也就是说,作为新光重要的收入来源子公司,希宝实业并不贡献利润,却有着沉重的债务负担。

从新光的自产饰品业务来说,其业务实际是相当稳定。2017年国内外销量占比分别为51.22%和48.78%,前五大客户占全处销售额仅为0.6%,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新光的客户国内外比较均衡,而且分步非常散,对于批发零售行业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事,因为客户群体分散而稳定,对业务的稳定性是大有益处的。

新光将房地产注入上市公司后明显放缓,农业项目几乎可以忽略,倒是新光的旅游业务逐渐成为支柱,2018年一季度,利润占比甚至达到了41.93%,超过饰品及贸易业务,成为第一大利润来源。

金融业务是新光重要的板块之一,投资南粤银行21.45亿,持股17.28%,成为第一大股东,投资百年人寿9.65亿,持股10.26%,为其第二大股东,投资浙江创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8.5 亿元。

新光的多元化,主要是从2015年开始发力,也就是从这年开始,新光的融资逐渐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五、悲情的违约

实际上,仅仅从资产负债的角度出发,即使到了今天,新光的资产负债率在民营企业里也不是非常高的,近10年以来一直在60%上下浮动。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新光的违约呢?个人以为有三个,一是新光负债结构不合理,过于依赖短期融资;二是新光资产抵押过多,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比较差;三是命不好,在需要钱的时候赶上了民营经济融资最难的时候。

新光的短期负债占比过高一直是个问题,但是挺过08年金融危机的新光,也许觉得自己能对付一切危机,事实证明,任何时间,都不要自我感觉良好。

新光的资产抵押情况也比较严重。公司下属新光饰品90%股权、新光金控100%股权、新光贸易100%股权、新越控股35%股权以及新太农林果100%股权均已质押;2018年5 月末公司下属唯一上市公司新光圆成的95%股权已质押。另外,2017 年末公司受限资产312 亿元,占总资产的40%,占净资产的95%,其中可变现价值高的房产(投资性房地产、固定资产)受限金额282 亿元、受限比例高达86%。

也就是说,如果遇到抵押融资问题,新光能动的资产,已经很少了。从募集说明书看,新光最大的金主是浙商银行、恒丰银行以及东北的吉林银行和大连银行。

最终,新光还是违约了。

上清所9月25日晚发布公告称,2018年9月25日是17新光控股CP001的付息兑付日。截至今日日终,收到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第一期短期融资券部分本金及全额利息资金,已按发行人指定的方式于今日代理完成了本期债券部分本金及全额利息的支付工作。

义乌小商品的女旗手,最终倒下了。

坦白说,作为一名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周晓光无疑是成功的。我甚至认为,新光是中国民营经济的真正象征之一。

尽管新光们犯了很多错,但是你必须承认,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最大成果之一,对于这种成果,我们更应该多一份谅解。

本文作者月颜如玉,授权华尔街见闻独家首发,转载授权请联系安婷(微信号:anranwallstreet)。

欢迎更多优秀的财经作者加入华尔街见闻“顶级作者计划”,文章将有机会发表在华尔街见闻首页和微信上,感兴趣者请微信联系小助理安婷(微信号:anranwallstreet)。

1条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月颜如玉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