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条评论
收藏
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永远不要亏钱
作者: 沧海一土狗
2018-10-20 17:38
投资者们喜欢用巴菲特的话表达了自己的理念,更喜欢用理性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非理性。

引子

巴菲特说过很多话,其中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是

投资的第一原则是永远不要亏钱,第二条原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规则。

当然,他还说过一些跟这句话矛盾的话。譬如说,“我们做的是长期投资,短期一两年的市场走势是可能背离价值的”——这句话的意思貌似是,对于我们认定有价值的股票,可以越跌越买。

关于这种不一致,我们也不必惊讶。一个人会在不同的场合说不同的话,而他的这一生足够漫长,以至于他会说出很多自相矛盾的话。

他的粉丝们总归会从他的话语中找出一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会归结到老巴头上,因为用的是他的方法。然而,事实上,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只不过借老巴的说过的话表达出来罢了

今天,我们就借老巴的口引出“不要亏钱”这一重要原则。

前后不一致的人性

为什么一定不要亏钱?这其实属于风险控制的领域——因为人在赚钱的时候和亏钱的时候,风险偏好不一致——在赚钱的时候,人们是风险厌恶的;但是,在亏钱的时候,人们是风险偏好的。所以,我们会看到,一旦人们被套牢了,他可能会满仓不动,甚至补仓,美其名曰“摊薄成本”。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R9krbX73kFvvJpAmoBr4TwEC6ObOJTKMhNRicqib9eiclrwJ8IibC9T8a2Y19xudTlu8DuL4IXfG7enPxE721NKlhw/640?wx_fmt=png

行为经济学家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在他们的“前景理论”里,构造了一个价值函数曲线,全面描述了人们对于收益的非线性反应:在盈利的时候,函数体现的二阶性质是厌恶风险;但是,在亏损的时候,函数体现的二阶性质是偏好风险。

账户是否亏损是人们风险偏好和风险厌恶状态(二阶性质变化)的分界点,而“不要亏损”的风控基础也恰恰在这个分界点上。

麻痹神经的捕食者

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来说,疼痛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就拿恐龙来说,一只感觉不到疼痛的恐龙,会直到被啃光了尾巴,掏空了身体,才发现有动物在咬自己,这样的物种注定要被大自然淘汰出基因库。所以,疼痛是很烦人的,但是,它有利于生存。

在资本市场里,我们也面临这样的问题。熊市期间的市场像一只巨大的饕餮,吞噬一切资金,他吞噬资金的方法很像自然界中捕食昆虫的植物——先是用巨大的折扣把资金吸引过来抄底,然后,用某种毒素麻痹猎物,直至把猎物身上的养料榨干。

这种毒素就是账户的细小亏损。根据价值函数曲线,当一个人亏损的时候,厌恶亏损的非理性动机就开始起作用,这个人开始想着翻本,开始变得偏好风险,甚至他会有狂躁化的倾向,不断地加仓放大风险敞口。所以,这种毒素起先麻痹人的痛觉,然后让人狂躁致幻,跟饕餮决战,最终使得整个人被吞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的猎手们以饕餮的饵料为生,饕餮以猎手们的尸体为生。

——土狗按

救命的疼痛

注定要在这个市场上搏杀的猎手们,都是勇士;然而,饕餮自有其卑鄙的手段——麻痹致幻的毒药。所以,如果一个猎手要避免自己被自然淘汰,必须心存恐惧和敬畏,保持自己敏锐的疼痛感。

在这样的一种局面下,避免亏损,控制亏损的金额就很重要,在中毒不深的情况下,我们尚且有救;等病入膏肓的时候,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因为疼痛只有一瞬间,之后就是无尽的麻木,甚至是搏杀的快感。

风控对抗的是什么

古希腊神话里,有一则关于海妖塞壬的故事,古老的智慧伴随着这则故事贯穿千年,

遥远的海面上有一岛屿,石崖边居住着唱魔歌的海妖塞壬三姐妹。半人半鸟的塞壬姐妹们坐在一片花丛里,唱着蛊惑人心的歌,甜美的歌声把过往的船只引向该岛,然后撞上礁石船毁人亡。过往的海员和船只都受到迷惑走向毁灭,无一幸免

奥德修斯遵循女神喀耳刻的忠告。为了对付塞壬姐妹,他采取了谨慎的防备措施。船只还没驶到能听到歌声的地方,奥德修斯就令人把他拴在桅杆上,并吩咐手下用蜡把他们的耳朵塞住。他还告诫他们通过死亡岛时不要理会他的命令和手势。

不久石岛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奥德修斯听到了迷人的歌声。歌声如此令人神往,他绝望地挣扎着要解除束缚,并向随从叫喊着要他们驶向正在繁花茂盛的草地上唱歌的海妖姐妹,但没人理他。海员们驾驶船只一直向前,直到最后再也听不到歌声。这时他们才给奥德修斯松绑,取出他们耳朵中的蜡。这次塞壬海妖们算是白唱了歌。三姐妹中的老大帕耳塞洛珀深深地爱慕着奥德修斯。当他的船只走过后,她就投海自尽了。

——摘自《百度百科》

人是理性和非理性的综合体,在人处于非理性的状态,理性是很难发挥作用的。所以,我们需要提前设想到这种情况,努力避免进入非理性的状态,即便进入,也要想办法绑住自己的手脚。

我们只能依赖理性状态下的理性,非理性状态下的理性根本就不值得信任。所以,风控就是理性状态下制定的一系列规则,它可以有效地避免我们在非理性的状态下被干掉

致客观的理性主义者们

这时候坐在后排的理性主义者们站了起来,他们认为,自己的框架足够完美,身段足够灵活,他们的行动都是根据客观指标做出的,可以避免非理性行为的干扰。

对于这一点,我想说的是,你们过于高估自己客观的程度,低估非理性的权重。事实的真相更可能是,非理性操纵了理性的证言——当它想买入的时候,拿出一套理性分析;当它想卖出的时候,又是另一套分析。这跟巴菲特的拥趸们用巴菲特的名言投资一样,他们不是巴菲特,他们只是他们自己。所以,非理性状态下的理性证言都是值得怀疑的。

综上所述,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亏钱,小亏时及时把握住那一丝痛感(极其稀缺)带来的清明,及早抽身。

听,远处又响起了塞壬的歌声。

——土狗按

本文作者沧海一土狗,授权华尔街见闻独家首发,转载授权请联系安婷(微信号:anranwallstreet)。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华尔街见闻立场。

欢迎更多优秀的财经作者加入华尔街见闻“顶级作者计划”,文章将有机会发表在华尔街见闻首页和微信上,感兴趣者请微信联系小助理安婷(微信号:anranwallstreet)。

28条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沧海一土狗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