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台酒业退市40天:再穷再困难,借贷款也要让大股东先上岸!

来源: 市值风云
A股铁帽子王这次可能真的要走了。
本文来源于市值风云,原文标题《皇台酒业退市40天:再穷再困难,借贷款也要让大股东先上岸!

作者 | 长风

流程编辑 | 派派

我大A股市场历来有很多讲究,其中有一个说法叫茅台魔咒,指的是一旦某只股票的股价接近或超过贵州茅台,那么接下来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调整,如果该股票进行高送转,主动降低股价,那么跌幅还能少一点,否则的话,基本都是跌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举几个栗子:2007年的中国船舶,2010年的海普瑞,2015年的安硕信息和全通教育,2017年的吉比特……,都是曾经风靡一时的高价股,在一亲茅台的芳泽之后,均、悉数倒下。

在A股市场上有这么一家公司,胆子大到敢无视茅台,虽然股价上连茅台的一根毛都没摸到过,但是嘴炮上却非要“骑着茅台跑”,直接和茅台叫板,喊出了“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响亮口号。

茅台面前,岂容皇台蹦跶?

公司未能打破茅台魔咒,现如今公司情况很糟糕,拄着拐拖着杖,披着星戴着帽,在退市的边缘上欲仙欲死,已然沦落为A股市场市值第一低白酒股。

没错,这家生产皇台酒的公司就是*ST皇台(000995,SZ),披星带帽之前的股票简称为皇台酒业。

风云君自从当上写字狗之后,对皇台的关照就一直没少过,写过皇台老兄的多篇“小黄文”,比如2016年7月14、18日连载的市值故事,(皇台酒业退市进行时(上):凉州城内父子兵皇台酒业退市进行时(下):折戟沉沙铁未销),写了皇台酒业一堆狗血往事;以及去年8月30日写的《皇台酒业沉浮录 | 财务造假股民发怒,番茄扑街又双叒转型,详细介绍了*ST皇台存在信披违规大股东遭谴责,愤怒的股民将之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公司番茄业务扑街,试图转战教育的狗血故事。

时隔一年,曾经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去年才摘掉帽子的皇台酒业,今年正如风云君在上文中所料,又双叒戴上了ST的帽子。

今年年初,公司董事会提出了“保净利润为正、保净资产为正”的双保目标——其实就是保壳嘛。

祝我大A股“世袭罔替永不退市”的铁帽子王们,在注册制大潮下,保壳成功哟。

一、铁帽子王

*ST皇台已在退市边缘挣扎多年。

自2000年登陆A股市场以来,*ST皇台成功错过了白酒行业难得的十年黄金发展期,却沦落到今年已经是第四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了,成为名副其实的戴帽专业户。

上市之初,公司的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变更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公司因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年亏损迎来了第一次戴帽,2004年靠着一千万的净利润成功摘帽;过了两年后,2007年和2008年再度陷入连续亏损,又戴上了帽,公司2009年成功扭亏,又实现摘帽。

2010年2月,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丰投资)以2.21亿元受让*ST皇台部分股份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新控股股东的入主没能使公司更上一层楼,而恰恰相反,公司2013年和2014年两年又陷入亏损,因而第三次戴帽,2015年扭亏为盈,帽子又被摘掉了。

2015年4月,公司控股股东厚丰投资的全部股权被转让给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信通),后者变更为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

这一次公司控股权的变更同样没能给公司带来起色,公司2016年再度陷入亏损泥潭,巨亏1.26亿元,2017年经营情况继续恶化,巨亏1.88亿元。

因为连续两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负,而且最近一期净资产为负,帽子又被扣上了。

公司上市这十几年,经营业绩一塌糊涂,却偏爱玩起了“帽子游戏”,戴了摘,摘了戴,不断重复着,玩得那叫一个溜。

然鹅,最近这一次戴帽,似乎有点不一样了,要成功实现摘帽可能有点悬了。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2018年1至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仅为950.40万元,净利润亏损却高达4,190.84万元,而且截止9月底,公司净资产为-1.85亿元,已经是负资产了,离公司年初提出的双保目标还差之甚远。

屋漏偏逢连夜雨,公司今年过得并不顺利,可以说是很窝心,烦心事是一件接着一件。

二、银行账户被冻结

2018年10月9日晚,*ST皇台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与武威润森彩印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润森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事件,公司的基本银行账户遭司法冻结。

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下——看得那叫一个狗血啊:

润森公司于2012年以来陆续跟*ST皇台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向*ST皇台销售白酒箱子、盒子等包装物,润森公司都是依约向*ST皇台交付了货物,但*ST皇台却迟迟未能支付所欠下的货款,润森公司不甘心货款就这样打水瓢了,随即将*ST皇台告上法庭;

 

2018年5月,*ST皇台收到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要求*ST皇台偿付所欠润森公司的货款及违约金合计352.74万元,*ST皇台表示不服,提起上诉;

 

2018年9月,*ST皇台收到法院的二审判决书,法院维持原判,*ST皇台败诉。但*ST皇台却未执行法院的判决决定;

 

然后就是上述*ST皇台的基本银行账户被冻结了,该银行账户被冻结时仅仅只剩下1144.50元。

看完这家上市公司银行账户余额之后,风云君再看自己的银行账户时有信心多了,出去跟姑娘相亲也不怕了,可以放心大胆地露出淘宝买的H头大皮带,很谦虚地告诉姑娘:我的存款余额大概相当于十家上市公司的资金量吧。

*ST皇台称,目前公司经营结构的调整已完成,公司业务主要由甘肃皇台酒业酿造有限公司等各子公司来承担,本次被冻结的账户为母公司的基本银行账户,对母公司的资金周转有一定的影响,但暂时不会对公司主营业务的日常经营活动造成重大影响。

说嘴就打嘴。没过多久,公司子公司甘肃日新皇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新公司)的基本银行账户也被法院冻结了。

2018年10月26日晚,*ST皇台发布公告,由于日新公司未按民事调解书确定的期限履行义务,经法院裁定,对其银行账户予以司法冻结。

*ST皇台这次有点慌了,在公告中再也不嘴硬了,很谦虚地说,该子公司的基本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公司的正常运行和经营管理造成了不便。

三、官司缠身,诉讼不断

2018年11月13日晚间,*ST皇台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厚丰投资因未履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相关生效法律文书规定的义务,且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情形,被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另外,厚丰投资所持上市公司3477万股股份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至此,公司的大股东成了法律上的老赖,以后大股东的主要负责人要想出个远门,所能乘坐的交通工具被严格限制,比如不能乘坐G字头动车,也不能坐灰机。

风云君的信心再一次膨胀了起来……已经敢点开高铁12306买票了。

*ST皇台因为前两年的虚增利润事件,多名公司股票投资者以因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事受到损失为由将公司告上法庭。*ST皇台已经多次收到与该案件相关的民事判决书,可谓是官司缠身。

*ST皇台因管理混乱和市场低迷,导致销售不振,公司向银行的借款逾期,因严重失信,贷款银行和供应商不断通过诉讼手段催债。

根据*ST皇台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公司披露存在十多起重大诉讼案件,涉案金额共计约1.43亿元;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就未决诉讼事项,共计提预计负债合计4953万元。

四、葡萄酒业务扑朔迷离

2018年11月12日晚,*ST皇台发布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凉州皇台)100%的股权,以象征性对价人民币1元的价格出售给公司第一大股东厚丰投资,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但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不需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

公司出售凉州皇台的目的是为了调整业务结构,改善经营情况,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预计获利1284.78万元,会对年度经营状况产生积极影响。

该公告同时称,公司正在与厚丰投资筹划共同设立控股子公司甘肃唐之彩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之彩)。

唐之彩的主业计划从事葡萄酒生产及销售,葡萄种植,注册资本暂定为1亿元,其中公司以4416亩葡萄基地、葡萄酒车间机器设备等出资,厚丰投资则以现金100万元出资;唐之彩设立后,公司必须在3个月内将持有的唐之彩超过51%的股权出让给厚丰投资,厚丰投资将成为唐之彩的控股股东。

一手贱卖原先的葡萄酒公司,一手又筹建新的葡萄酒公司,风云君反正是搞不懂*ST皇台想干嘛,不明白公司布置着怎样一盘保壳的大棋局。

五、转战教育?天不遂人愿

2017年7月23日,*ST皇台与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幼教育)签订了《关于投资中幼教育集团的框架性协议》,拟投资不超过2.5亿通过增资或股权受让的方式取得中幼教育的控股权,该事项涉及重大资产重组。

而中幼教育成立于2013年8月8日, 中幼教育及其下属企业是一家致力于打造幼儿教育产业互联网生态圈的幼教集团,拟通过“一体两翼”战略布局,将幼教产业的供应端资源与消费端资源(幼儿园、家庭)有机整合,形成立体的幼教生态服务系统。

然而,时隔一年过去了,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现如今仍在筹划中,仍需交易各方对重组方案进一步的协商沟通,交易协议内容也仍在磋商及论证中。

一个卖白酒的公司,想要去跨界做教育,且不说最近几天发生的重大政策变化,咱们就假设没有这个最新政策,又有几个人能看好皇台去搞幼教的?在座的有几位相信的?有的话举个手,风云君会因为你们的智力而再次膨胀的。

这本来就是一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事情,而公司迟迟未能敲定重组方案的最终结果,似乎预示着该重组事项进展并不顺利。

再过一个多月2018年就结束了,留给*ST皇台重组的时间不多了——就让我们一起为皇台酒业倒计时吧。

六、寒酸的财务家底

公司的资金缺口比较大,可以说已经是朝不保夕了。

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ST皇台账上货币资金仅剩余为45.22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78.51%,已经资不抵债;流动比率为0.24,速动比率为0.02,流动负债远远大于流动资产,欠银行的贷款和供应商的货款已无力支付,外部融资失信严重。

虽然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了,但欠公司实际控股股东的钱一定要想办法还上,即使是通过用公司的土地做抵押向银行借钱,也在所不惜。公司仅剩下的这点诚信还是要有的。

谁都可以吃亏,大股东是万万不能吃亏的。这是一家A股上市最后的体面,和做人的信用。

公司与控股股东的资金拆借主要是通过其他应付款科目核算的,下面我们来具体看下。

2015年,润信通成为*ST皇台的间接控股股东,公司向润信通借款金额为0.94亿元,公司通过其他应付款科目核算。

截止2016年底,公司账载其他应付款金额合计为1.52亿元,其中向控股股东润信通借款金额为1.03亿元,占其他应付款比例为67.56%;而截止2017年底,公司账载其他应付款金额合计为0.54亿元,向控股股东借款剩余金额仅为225万元。很显然,公司是向控股股东还了款,只剩下一个零头没还了

那么巨额还款的钱从哪里来呢?可以从公司公开的年报信息找到些蛛丝马迹。

(数据来源: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

*ST皇台截止2016年底账载货币资金金额为1,915.35万元,而截止2017年底账载货币资金金额为177.25万元,可以得知,公司账上的钱并不多。

那么,没有那么多钱,还要向控股股东还钱,只有一条路可走,借,向银行借!

但银行也不瞎啊,凭什么借钱出来啊?

公司只能以自己的四千多亩农业用地做抵押了。

钱是借来了,马上就向控股股东润信通还了款,控股股东算是先行一步上了岸。

至于上市公司嘛,那是大家的,而且公司的净资产已经是负的了,救不救得活那得纯靠运气了。

(数据来源: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

2017年12月20日,*ST皇台发布签订重大合同的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1月19日与高诚集团控股子公司尊驾酒业在武威市凉州区签署了皇台文化酒销售合同,合同标的为9200坛皇台文化酒,合同期限自2017年12月18日至2018年12月31日,合同金额为1.48亿元。

签订的合同金额为*ST皇台2017年销售收入0.48亿元的三倍左右,但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合计销售收入仅为950.40万元,显而易见,该合同尚未实际履行。

令人费解的是,为期一年的合同马上快到期了,为啥还没实际执行?难道非得要等到年底才供货么?

或者是公司压根已经没有实际执行该合同的能力了,毕竟公司后来盘点时发现价值7139.34万元的成品酒存货竟然不翼而飞了。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数据来源: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

七、结束语

从目前来看,留给*ST皇台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仅仅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公司却仍然深陷内忧外患之中。

所谓外患,比如官司缠身,诉讼不断等;所谓内忧,比如资不抵债,银行账户遭冻结,重大合同尚未执行,经营业绩黯然失色,葡萄酒业务的整合扑朔迷离,转型教育的重组事项又一拖再拖,希望很渺茫。

在*ST皇台保壳的道路上,可谓是困难重重、道阻且长,而离另一边暂停上市的悬崖,却只有一步之遥。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mvlegend@163.com / 微信:yangfeng562933 

市值风云APP

 买股之前搜一搜!

                                                                                            
大侠,文章看完了吗?
点赞的意思是朕已阅

已阅,已阅,啊哈哈哈哈……

点个赞再走呗

谢谢您嘞~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