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2018:20位总经理转身离开,留下这一箩筐好故事

作者: 苏宏波
人来来往往,本属正常。2018年的公募基金业,与热闹市场相映成趣的是,基金公司掌舵人的更替也频繁许多。

2018年,公募基金业尤为特殊的一年。不仅因为今年的市场寒冬,也在于2018,流行着说“再见”。

2018年至今,20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总经理离任,另谋高就者有之,升迁者有之,不幸病逝者有之。较之往年,这个数字高的令人心生惊讶。

其实这些曾经的掌舵者们,并不缺乏故事。

2018年:20位总经理转身离开

2018年,流行“告别”,公募基金业也无例外。

2018年至今,20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总经理放下权杖,转身离开。较之往年,这股卸任之风强劲许多。

20家公司中,17家是地地道道的公募基金公司,既有“老字号”华夏基金,也有“次新公募”中科沃土基金;既有曾经的“成长股灵魂捕手”中邮基金,也有一以贯之的“军工迷”华商基金;既有“银行系”主咖建信基金,也有“银行系”小生民生加银基金。

大佬的转身离开,留给吃瓜群众的多是朦胧的背影。从公告公布的信息看,“个人原因”最为常见,仅个别交代了后续去向,如景顺长城许义明被调回外方股东单位工作,中加基金夏英、建信基金孙志晨转任公司董事长,中邮基金周克因病过世等。

即便“个人原因”离职说法过于含糊,不过总结过往案例,所谓的“个人原因”大致也可分为“另有高就”、“股东方变更后带来总经理更换”、“因公司治理未达目标而被更换”等类别。

就业小年:大佬跳槽不愁去处

2018年,国内经济增速下滑,证券市场惨淡,金融业就业难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各大金融机构普遍保持原有编制,不再大幅扩招,其中更有券商曝出裁员。金融寒冬,当然也是就业寒冬。

站在“金融业食物链顶端”的基金公司总经理,对此却并不敏感。券商、保险资管、其他公募基金,这些老总能在各类角色中切换自如。

宋小龙在太平基金总经理任上尚不足两年,华宸未来基金就向其抛来橄榄枝。2018年5月,宋小龙从太平基金闪电离职,随后在7月份就任华宸未来基金总经理一职。回顾宋小龙的任内表现,虽然太平基金的公募资管规模从不足1000万元迅速升至100多亿元,不过后续规模长期停滞,再无明显增长。而其跳槽至华宸未来基金,似乎也说明着一些东西。

而年内最大牌的跳槽,当属华夏基金总经理汤晓东。在加入华夏基金前,贴在汤晓东身上的标签是“证监会从华尔街引进的金融高级人才”、“为加入证监会放弃了美国国籍”。2014年8月,其加入华夏基金任督察长,一年之后转任华夏基金总经理一职。汤晓东离开华夏基金后,选择加盟广发证券,在香港开拓国际业务。

吴剑飞在掌舵民生加银基金3年多后,2018年11月宣布离开这家服务了整整7年的公司。据媒体报道,吴剑飞的下家是某保险资管。

情怀老总突然辞世

2018年,诸多“明星人物”逝去,令人扼腕。3月16日,中邮基金灵魂人物周克,因突发心脏病去世。周克也是今年唯一一位因病去世而卸任的基金公司总经理。

2006年5月,中邮基金创立伊始,30岁刚出头的周克就是掌舵人。其多年经营,并将中邮基金打造成业内颇具风格的基金公司。从“满仓一哥”彭旭到“创业板灵魂捕手”任泽松,中邮基金的极致风格也体现地淋漓尽致。

即便中邮基金的风格颇受诟病,令诸多同行不解甚至轻视,浸淫公募基金业10多年的周克仍旧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赢得了些许口碑。2015年,中邮基金登陆新三板,成为首家挂牌的公募基金公司。

“如果我死了就算了,但凡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要把投资者的钱赚回来。”这句话在基金业流传多年,正是出自周克之口。

“任何行业都不能缺乏社会责任感,若没有社会责任感,任何梦想都是缥缈的,站不住脚的。我宁愿做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负的基金经理们的铺路石 。”周克也曾对媒体如此情怀而语。

作为业内风云人物,周克的离去,曾让中邮基金一时不知所措。如今,中邮基金仍在慢慢适应“后周克时代”的一切。

壮志未酬先离任

基金公司总经理任上,有些人名利双收,有些人则迟迟未达预期。金元顺安基金前总经理张嘉宾的离任,伴随着些许遗憾。

在执掌一家基金公司之前,张嘉宾曾长年扎根于市场业务,先后在深业美国公司(新泽西)、瑞银华宝(纽约)、富国基金、中信保诚基金、中国光大资产管理(香港)、民生加银基金任职。2011年5月,张嘉宾从易强手中接下了金元比联基金(后更名为:金元顺安基金)的总经理一职。

新任金元比联总经理不久,由于股东方承诺向其放权,张嘉宾斗志昂扬。在接受《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是自己敢于到公司的底气之一。公司管理层给的目标是,在自己的第一个三年任期内,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实现100亿元,其中不仅包括公募基金资产,也包括其他能给公司带来收益的资产。与此同时,未来三年公司实现盈亏平衡。”

这一目标几乎是金元比联基金当时资管规模的10倍。截至2011年二季末,金元比联的公募资管规模仅为8.5亿元。不过三年时间过去了,金元比联的管理规模不升反降。截至2014年二季末,其公募资管规模不足7亿元。

时任总经理张嘉宾,也曾想过借助股东优势,把公司打造成保本基金的行业领袖。不过随着股东的变更,以及政策的转变,梦想再次破碎。

即便目前金元顺安的资管规模已在百亿元之上(200亿元左右),却与当初的豪言相距甚远。2018年11月,因个人原因卸任,张嘉宾颇有几分壮志未酬。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VIP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4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4 条评论
castio

公募基金才是这个市场最大毒瘤。

0
回复
飞翔的旋翼

就是这种倒霉的市场里,除了空仓又有谁能做好

0
回复
MobileUser6820

嗯,话说作者还需要跟基金圈里的同业小伙伴多聊聊

0
回复
资管姬

读者交流请加小编微信cpt20180918,备注“读者进群+昵称”~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