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庆民:私募基金仍需加强行业治理体系建设

作者: 陈圣洁
阎庆民:我国私募基金仍然存在管理粗放、支持创新能力不足和投资生态不健全等问题,要加强专业化投资管理能力建设、行业治理体系建设、长期资本制度建设。

1月11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中国私募基金行业高峰论坛上发表题为《完善私募基金治理,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讲话称,我国私募基金仍然存在管理粗放、支持创新能力不足和投资生态不健全等问题,要加强专业化投资管理能力建设、行业治理体系建设、长期资本制度建设。

私募基金业存在的若干问题

阎庆民指出,尽管取得不菲的成绩,我国私募基金仍然存在管理粗放、支持创新能力不足和投资生态不健全等问题。具体来看,

第一,“小、散、弱”,即私募基金规模小、数量多、专业性不强。截至目前,在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44万家,备案私募基金7.46万只,管理资产规模达到12.8万亿元。其中,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人8787家,管理规模在5亿元以下的机构占比达93.4%,单个管理人平均管理规模2.46亿元;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377家,管理规模在5亿元以下的机构占比达82.1%,单个管理人平均管理规模6.06亿元。部分机构股权架构复杂,存在交叉持股、多层嵌套;部分机构出于规模扩张或内部管理需要,登记多家同类私募基金管理人;部分机构虚假出资或抽逃资本,扰乱行业秩序;部分机构股权代持,规避重大关联交易披露,导致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部分产品滥用备案信用非法募资,分散募集、集中运作,变相开展“资金池”业务,等等。

第二,“短平快”,即资金来源和投资行为短期化,追求快速回报。从资金来源看,我国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基金的资金来源多样,长期资金占比较低。境内机构、银行理财以及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出资占比高达83%,但养老金、保险资金、社会公益基金等真正的长期资金合计占比仅为3.1%。而在美国等成熟市场,各级养老金计划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中的出资占比高达32.7%,构成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最重要、最稳定的资金来源。从被投资项目所处阶段来看,我国私募股权基金更倾向于投资变现快的应用层项目,对基础层和技术层投资很少。实践中,多数私募基金甚至早期投资均将产品的可落地与明确的市场化场景作为筛选项目的重要指标。

第三,“募、投、退”不通畅。私募基金行业多样性不够,“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问题时有凸显。虽然《基金法》为统一规范契约型、合伙型、公司型基金提供了法理依据,但实践中,市场、监管各方对私募基金认识不一,导致在监管、自律等方面,针对私募基金制定的规则缺少内在一致性,在有些方面不符合私募基金的本质要求。

私募基金业的三大改善方向

针对上述问题,阎庆民指出,私募基金业有三大改善方向。

第一,加强专业化投资管理能力建设。尽管我国私募基金总体上还存在小、散、弱等不足,但相当一部分私募机构已经走到专业化全球竞争的路口,依赖关系融资和资源整合盈利的市场机构将不适应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要求。私募基金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必须更加专注于长周期投研和投后管理能力建设,不断完善内部治理,优化组织架构、绩效考核、人才管理、风险控制,保持高效的决策和组织运作机制。只有不断专业化,才能持续提升机构声誉,提升募资能力,吸引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等基石投资人,改善募资结构,形成募、投、管、退良性循环。

第二,加强行业治理体系建设。要在《基金法》框架下完善行政监管底线标准,提高登记备案透明度,为市场提供清晰的展业标准。在此基础上,探索落实中央—地方双层治理机制,构建自律-行政-司法相互协调、相互补充的现代治理体系。要推动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信息和地方政府相关信息互联互通,基金业协会与地方行业协会分工合作,完善中央—地方两级风险处置与协作机制;推动行业自律、行政监管与司法有效衔接,在风险监测、行刑衔接、查处违规违法犯罪等方面形成处置合力。

第三,加强长期资本制度建设。从美国经验看,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捐助基金、家族信托、保险公司、银行等成熟的机构投资者是私募基金的出资主体,为私募股权投资的长周期运作提供了坚实基础。这种资金的来源和长周期运作离不开成熟的养老金投资体系、发达的基金会与家族信托力量,以及对长期投资有激励作用的税收优惠和递延制度。就我国而言,应当进一步完善一、二、三支柱养老金市场化投资管理制度,建立长周期考核机制。推动资金转化为长期资本,既要借鉴西方好的经验,更要把中国的特色、中国的国情结合起来,传统文化的管理思想在我们私募行业尤为重要。只有建立有利于资金长周期运作的激励制度,才能从根源上改善投资基金的跨周期投资和逆周期监管的能力,解决跨市场、跨行业、跨周期发展问题。

此外,阎庆民特别提到当前,中国证监会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精神,持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和对外开放,尽快推动上海科创板试点落地,统筹推进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基础制度改革;同时深化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优化再融资制度,深化市场化并购重组改革,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致力于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私募基金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重要组成部分,必将与资本市场共同成长,在服务科技创新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线索和反馈请发邮箱 am@wallstreetcn.com原付费产品“主编精选”已升级为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开通后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